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阿富汗 > 喀布尔

终于来到喀布尔

    喀布尔真的很难去

    要去喀布尔不是很容易。从伊斯兰堡没有直飞的航线,我们只好搭乘联合国救援机构的飞机。这是一架小飞机,只有40多个座位,而前往阿富汗的人却很多,所以一周前就得递交申请。联合国办事机构的人很“牛”,不管能不能去成,先要把机票费交了,然后才有申请资格。申请表里的条款写得也很不客气,几个条款只有一个意思,坐这个飞机是出于自愿,飞机飞临战区上空,如有意外,概不负责,然后签字画押。

    我们本来订的是周日的飞机,但周五去确认机票时,工作人员称,喀布尔下雪,当天的飞机延误,我们的航班顺延到周一。2月4日,我们终于登上了飞机。一看机上乘客,差不多都是背着卫星电话和电脑的记者,一堆年轻人。

    飞机起飞后十几分钟,就可以看到北部的雪山。从伊斯兰堡到喀布尔,不过50分钟的飞行时间。很快,飞机就开始下降高度,俯瞰地面,很多已经被炸毁的建筑历历在目。喀布尔国际机场里更是残骸四散,一些飞机有头无尾,还有一些已经被烧成一堆堆黑铁,不过许多残骸排列整齐,估计是在停机坪上被一次性摧毁的。机场跑道的边上,很多地方拉着铁丝网,里面注明是雷区。许多飞机的零部件就散落在蒿草丛中。

    出了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几乎每50米就有一个士兵,应该是北方联盟的队伍。他们手持冲锋枪,有些士兵看上去还是孩子。在市里,可以看到多国维和部队的巡逻装甲车,身着戎装的西方小伙子倒也威风。

    洲际饭店,有房无顶

    原本以为住不上喀布尔的洲际饭店,因为那是喀布尔最高级的饭店,这里云集了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就连临时政府的很多办公机构也设在这里,房间很紧俏。不过到了之后还算幸运,真有房间。前台明确地告诉说,有电,但没有水,住就住,不住悉听尊便。没水总比没电强,喀布尔市区每天只供几个小时电,而洲际饭店全靠自己发电。有电,工作至少能够保障,而且门前几道岗,看着心里也踏实。

    到了房间,吓了一跳。房间四壁还算干净,墙上还挂了一幅不错的画,但一抬头,没有顶棚。一块块的水泥板,各种钢筋、管道清晰可见。房屋四处漏风,喀布尔夜间温度为零下五六摄氏度,屋里能感到飕飕的冷风。于是赶紧用窗帘把窗户封住,找服务员要来取暖的炉子,就这样,也要穿上棉袄,才觉得有些暖和。最可怜的是屋里惟一的一个台灯,里面的电线接触不良,桌子一晃,灯就熄。因此,我们都不敢碰桌椅,一切必须小心谨慎。

    不过,遭罪的何止平民小记者。据说当天俄罗斯的外交部长也下榻在这座星级饭店,而前来喀布尔主持中国使馆复馆仪式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毅也住在这里,不知道部长们的房间是否有顶棚。

    喀布尔,失火的天堂

    一位诗人在17世纪曾这样描写过喀布尔:喀布尔是天堂/起伏的山峦是你的裙裾/蜿蜒的城墙守卫着古堡/每一块砖都珍奇如宝/……没人能数清夜空有多少美丽的月亮/也没有人能知道城内隐藏着多少灿烂的太阳/……是真主保佑她躲过了恶人的目光。300多年后,喀布尔已经是废墟连片,成为一座失火的天堂。

    喀布尔有近3000年的城市历史,这座城市有过繁华,也不断受摧残。在近代,老牌殖民帝国英国先后两次占领喀布尔。到了1979年,苏联军队又开进了喀布尔城。苏军撤走后,阿富汗内战不停,在1992到1996年间,仅在喀布尔就有5万人死于战火。去年10月,美军开始军事打击1,喀布尔首当其冲,成为美军重点轰炸的城市。如今走在喀布尔的大街上,踏着残留的积雪,我们看不到一条平整的路、一幢完整的楼。

    但应该说,喀布尔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些。据开车的司机介绍,去年美军轰炸时,几乎没怎么轰炸喀布尔的城中心,而主要是轰炸城市外围1的军事基地和设施。很多居民小区规划得都很合理,许多四五层的楼房和我们国内的住宅楼大体相仿,阳台上也是挂着花花绿绿的晾晒衣服。不过,不同的是,很多楼可谓千疮百孔,表面全部是枪弹留下的痕迹,有些楼甚至半面被炸塌。

    在城里,集市还很热闹。水果蔬菜摊和食品小店紧密相连,卖肉的把整个羊剥了皮,挂在案板边。有些楼别看不能住,但底层收拾一下还是很好的门面房。街边的小餐馆里,有可口可乐、雪碧等罐装饮料,有从巴基斯坦进口的矿泉水。还可以在这里买上一份烤鸡,要点蔬菜,用手抓着吃上一顿。当然,价格不菲。不过,新颖的是,街上店铺里不停地放着当地的流行音乐,更有的地摊上摆着不知从哪里进口来的美女画像。这在1时期,想都别想。

    值得一提的是喀布尔的妇女,1虽然走了,但妇女几乎还是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的。穿着高跟鞋、直筒裤,但脸仍然蒙得严严的。许多妇女在店铺前乞讨,偶尔有一个人跑到我们的车跟前撩起面纱,苍白的老脸倒吓人一跳。当地人也承认,妇女的这身装束已经成为习惯,怨不得1了。越往喀布尔城外走,建筑被毁坏的程度就越厉害。在旧城的边上,整个城区已经完全是废墟。断壁残垣里偶尔有几个难民模样的家庭在里面居住,扯上几片布帘遮风挡寒,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走动。

    不过,喀布尔市民的精神状态现在却很好,街上行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1走后,各种清规戒律先后被废除。大街小巷里,很多地方悬挂着北方联盟前领导人马苏德的画像。很多地方写着标语:我们将沿着你(马苏德)指引的道路继续前进!而当地人提起马苏德,都会自豪地问我们,知道吗?他是潘杰希尔山谷的雄狮!

    对中国人很友好

    喀布尔人对中国人很友好。与巴基斯坦人一样,在当地的语言里中国的发音都是“秦”。坐在小餐馆里吃饭,对面的一个人用手向我比划着,指指我,指指他自己,然后把两个食指并在一起,并和我的翻译说了几句话。翻译对我说,那个人称自己是阿富汗的哈扎拉族人,和我是同一个民族的后裔,手势的意思是我们是一家人。

    哈扎拉人据说是蒙古族的后代,大概这位哈扎拉人以此断定和我有亲缘关系。

    在很多政府部门,不论外交部还是内政部,为我们办事的1们都知道中国使馆马上就要复馆,这让我们感到一种友好的气氛。在政府部门,我们办理签证也是一路绿灯,几乎不用等待。不过,办签证等手续是要美元的。亲兄弟,明算账,要钱的时候,毫不含糊。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位置很好,与联合国驻阿总部相邻,离阿富汗外交部也不远。到目前为止,使馆本部仍不能使用,但大门和主楼的门面已经粉刷一新,弹坑已经被填平,院落也已经被打扫干净。目前使馆工作人员住在使馆外面临时租用的两套房间里。房间里的摆设很多都取自使馆本部。尤其令工作人员大为感叹的是使馆留下的一辆老奔驰车,经过了将近9年的废置,加点油,收拾一下,竟然开得不错。

    不过在阿富汗工作面临着很多实际的困难。由于空运不便,工作人员们从国内带来的很多行李物品目前仍然滞留在伊斯兰堡,还无法运到喀布尔。而当地很多物品价格昂贵,这给工作人员的衣食住行都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另外,喀布尔目前供水供电极其不正常,如果不能发电,热水喝不上,屋里的电暖气也不能使用。面对喀布尔的寒冬,工作人员经受着严峻的考验。通讯设施被毁带来的问题也影响着日常工作,使馆政务参赞告诉我,不要打他名片上的电话,那个五位数的号码是个摆设,平常只能靠卫星电话和对讲机联系。通讯不畅,就更不要说上网了,很多信息只能通过架设卫星天线接收外国新闻媒体的新闻报道。喀布尔,是座被现代科技和文明抛弃的城市。

    驻阿使馆恢复工作

    阿富汗临时政府主席卡尔扎伊在5日下午会晤到访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毅时表示,阿中是友好邻邦,阿富汗人民感谢中国多年来对阿和平进程的支持,期待并欢迎中国积极参与阿战后重建。卡尔扎伊祝贺中国驻阿使馆复馆,并表示将为中国使馆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

    当地时间2月6日下午,阿富汗临时政府派出20多名警察维持中国驻阿大使馆门口的秩序,使馆主楼正面悬挂着“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复馆仪式”的标语。15时零8分,使馆内奏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毅和中国驻阿使馆临时代办张敏一起升起了五星红旗。王毅在随后的讲话中表示,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中国驻阿使馆复馆标志着中阿友好掀开了新的一页,是中国对阿富汗临时政府的支持,我们对阿临时政府充满信心。▲

  

上一篇:迪拜旅行攻略
下一篇:欢迎来到喀布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