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蒙古 > 蒙古

中央广场

  乌兰巴托市的中心广场,大型的政治活动及三军检阅活动均在这里举行。广场矗立着苏和巴托纪念碑、苏和巴托墓及国会大厦。市中心广场有中央政府、大学、邮电局、剧场、影剧院等排列整齐的现代化建筑物。

  

  广场宽敞整洁,北面是科布多省政府机关办公楼。广场西侧矗立有蒙古卫拉特部落噶尔丹铜像,这个铜像是在2004年建的,以此纪念噶尔丹诞辰360周年。噶尔丹在中国的历史上是相当有名气的人物,不论是在蒙古史中,还是在电视文学创作中经常能看到噶尔丹的名字。噶尔丹生于1644年,是巴图尔珲台吉的第六子,噶尔丹的童年充满传奇色彩,富有灵性神威。根据蒙藏文史资料《秦边纪略》记载,噶尔丹是被指定的呼图克图的转世灵童,这里有一段故事,1635年,温萨呼图克图对噶尔丹的母亲玉姆夫人许诺,他死后将在她的怀里转世,在温萨呼图克图去逝后的第二年玉姆夫人就生下噶尔丹,因此,韦拉特人,西藏格鲁巴集团认定噶尔丹是温萨呼图克图的转世。噶尔丹在13岁时被认定为温萨佛,即第四世温萨呼图克图,被迎请到西藏拉萨,在五世01门下学佛。1670年,(康熙九年),由于准格尔发生内讧,噶尔丹的哥哥憎格被杀,其母亲赴西藏拉萨告知噶尔丹事情的缘由,并请噶尔丹回准格尔。由此,噶尔丹还俗回乡,登上了冒险、波澜、创立伟业的历史舞台。时代造就英雄,噶尔丹在五世0的支持下,率领原憎格部属,在阿尔泰山地区展开与叛军的斡旋鏖战,声势逼人。噶尔丹富有卓越的军事才能,渊博的各类知识,恢复先祖伟业的宏图大志。仅用短短的八年时间,统一了天山南北的地区。五世0赐予噶尔丹“丹津博硕克图汗”的称号,恢复和建立了准噶尔汗国。此后的几年,噶尔丹在加强汗权,制定法律,恢复秩序,安抚百姓,救济贫困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同时,积极装备,严加训练,建立稳固的后备供给支援参战队伍,收复了周围的好多零星部落与诸多汗国,如叶尔羌汗国,喀什噶尔,哈密,吐鲁番,阿克苏等部落都已成为噶尔丹的附属,噶尔丹的军队成为蒙古西部高原最为强盛,最有战斗力的军事力量,也是蒙古各部唯一能与清朝抗衡的领袖人物。当时的大漠蒙古还未并入清朝版图,喀尔喀蒙古及其他一些蒙古部落都已向清朝称臣纳贡,虽然清朝与噶尔丹各自怀有占领的心计,由于,当时清朝也面临内外的压力,所以,清朝与准格尔汗国也一直保持友好的关系。但是,噶尔丹要实现统一蒙古大业,必须获得喀尔喀蒙古地区的控制权,必须用战争来争取。噶尔丹几次东征喀尔喀蒙古,并与俄罗斯结盟,向清朝施压。原本喀尔喀蒙古政教合一的领袖扎那巴扎尔是噶尔丹的在西藏学佛时的同窗好友,现在,为了各自的利益与权力,反目为仇了。噶尔丹以其弟弟被杀为由,发动了大规模的东征,打到克鲁伦河腹地,直至清朝边界,现在的内蒙古克什克腾的乌兰布通,逼得“老同学”投奔康熙大帝,寻求保护。噶尔丹紧逼康熙皇帝交回他的“老同学”,搅得清朝政府惊恐不安,朝廷混乱。此时的康熙大帝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深谋远虑,精心部署,三路出兵,御驾亲征,围剿噶尔丹军队。1690年9月3日两军对峙,战事激烈,这就是著名的“乌兰布通大战”,清朝大胜。乌兰布通大战,噶尔丹败北后,返回科布多,开荒种地,养精蓄锐,致命的也是不该发生的是,四年之内,噶尔丹共三次东征喀尔喀,血洗克鲁伦河的车臣汗部,康熙再也忍耐不住满腔的怒火,第三次御驾亲征,决意征战,彻底消灭噶尔丹。在召莫多的地方,(乌兰巴托附近,壹佰棵树的地方)噶尔丹遭遇康熙劲旅,损兵折妻,逃往色楞格河。再者,准格尔汗国内部出现内讧,噶尔丹成为1者。1697年4月4日,当噶尔丹移营到科布多地区巴音图河畔时,突然患病致死。准格尔汗国的缔造者,蒙古一代英雄结束了他53岁的生命。这也成就了清朝征服大漠蒙古的宿愿。噶尔丹有个名言“我故乡的土地,就是佛祖想要也不能给”。

  

上一篇:博格达汗冬宫
下一篇:温德府营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