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缅甸 > 曼德勒

在曼德勒的日子

在曼德勒三天,犹如过了一生。

    

    曼德勒,三个字从唇中滚出,顺畅得像吐出黑亮的核,咕噜在地上滚落。无论是外地人还是当地人都是自豪的,这是缅甸的第二大城市,古老而又充满艺术气氛。从地图上来看,这儿就有皇家之相,从1865年起,这里成为缅甸末代王朝—阿瓦王朝的首都,所以华人习惯称其为瓦城。方方正正的皇城占掉城市的一大块。皇城的左下方,是星罗棋布的棋盘格子。曼德勒的街道纵横鲜明,以数字命名。横的,从北到南是1到60,纵的,从东到西是61到更大。市中心是从21到35号大道和第80到88号大道的地区。

    

    缅甸的黄昏在燃烧。我在曼德勒无数日落中的其中一个,心中悲伤惶恐地临近曼德勒。坐的是汽车,感觉却是在滑翔,从起伏的山地丘陵下来,经过十小时的颠簸摇晃,在苍穹下俯瞰曼德勒,日落清淡,沉静无声。随后的紫红晚霞和深重雾霭罩不住曼德勒的依稀灯火。伊洛瓦底江穿城而过,蜿蜒而去,瓦城阔大深沉,无边无际。

    

    

    落脚的AD-1旅馆,着落在28街与88街交叉处,是曼德勒最古旧繁忙的地区。著名的良依市场(Zegyo Market)近在咫尺。但是这儿的夜晚很静,夜市也早早地散了,市场是群鸦散去后的荒芜树林,残有依稀气味,守夜人蛰伏在昏暗门前,只有双眼晶亮。AD-1的小房间在长长的走廊深处,屋子里是红花床单绿花窗帘,房顶很高,两张床亲密地贴在一起,风扇呼呼地旋转。服务生抱进小毯子,微笑着离开。如果不停电,疲劳之后在这个简洁的床上我会睡得十分安稳。然而第一夜的清晨我被外面似有似无的诵经声惊醒,就这样如梦游一般走了出去,那时还不到五点,(我在街上不辨东西,就此被三轮车夫粘上)。的确附近就有一个寺庙(Eindawya Paya佛塔)。此后的两夜都停电,发电机轰隆隆地就在窗外。曼德勒的夜晚艰难地被熬过去,迎来喧闹的白天。

    

    清晨,空气清凉,洁净的花朵和阔大树叶坠落地上。女人们喜欢去马哈木尼佛塔(Mahamuni Paya),那里有缅甸最大最有名的贴金佛像,她们无比虔诚,却被排除在中央圣坛之外。被三轮车夫缠上的第一个清晨,他不绝不休的耐心和友好诚挚使我无法拒绝,终于上车让带我去马哈木尼。或许他认为这是曼德勒最值得看的地方,所以为我做了主。门口有女人们卖鲜花,脱下的鞋子放在这儿照看,出来的时候给一些寄存费。马哈木尼的确是最能代表缅甸起码也是最能代表曼德勒的佛塔。有的金壁辉煌,有的白净典雅,鸽群飞舞,回廊交错,还有精壮的六尊人兽铜像,集市里有瓦城最全最好的旅游商品,包括木偶。在马哈木尼我脚尖冰凉,向导跟着我亦步亦趋,我又乱走乱撞像一只迷途鸽子。我跟他的交流常常是牛头不对马嘴,最终我讨厌了这种不自由,当太阳高升我离开马哈木尼。他载着我穿过一街又一街,凉风沁人。吃过早餐,我用一笔巨款(3000K)打发他走了,这笔巨款使我无比心疼,又恼恨自己居然没有还价,为此我再也想不起他的脸。

    

    缅甸有无数这样普通的小食店,很早开门,很晚关门,座落在一个好位置,卖奶茶、咖啡和简单的点心,也有米饭,或许还有酒。这是男人们的社交中心,从早到晚,男人们把守在这里,对着一个茶杯,无所事事,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特别是女人。于是一个单身女游客自然饱受注目。一个人在曼德勒街上穿行,你能感受到时时在被注视,这目光无处不在,随之耳膜听到大声的招呼,甚至吆喝。这已超过了热情,其实是骚扰。我开始感觉不自在,然后思考为何人人都看出我是外国人。这样我就责怪了我脚下的鞋,连带怪了我的裤子。在缅甸人人都穿人字拖,人人都穿裙,裙不过是一块布在腰间打个结,男人的结打在前面,女人的扎在腰间,男人的多是格子,女人的多是花布。我穿不会这筒裙,我只有国内带的笨笨泡沫拖。曼德勒的三轮车夫也是最殷勤,对外国人是见缝就插针。其实他们人还是挺好的,礼貌又好学。

    

    

    后来我又碰到一个三轮车夫。我要他带我去喜迎宾僧院(Shwe In Kyaung),这是一座优雅的红木僧院,精美的雕花显示这绝对中国,这儿不要门票,很安静。这个车夫给我拎鞋子,教我缅甸人打座的三种方式,为我指点如何坐公汽。收费很合理。(800)。所以我记住了他的脸,可惜不好看,特别冰榔弄黑了的牙齿。

    

    我喜欢缅甸的小茶馆,无处不在,随和又有人气。往往在屋檐上着贴着一溜相同广告,是免费的门楣。一路上我都在注意缅甸的招牌,他们挂在树上、店面,与自然融合在一起。缅甸的文字曲曲折折,很多个8字,弯弯扭扭,素净的木板上写着艺术化的缅文,于是有一种艺术的美。不论是广告还是招牌,都十分简洁。只要色彩相宜,就很舒服了。

    

    曼德勒是古老陈旧的,不同于仰光陈旧中的现代感,也不同于蒲甘陈旧中的中世纪气质。曼德勒从容而充满活力,他的文化氛围刚刚到达就能感受,又漂浮不定,需要细细品味。说到艺术,不能不说历史悠久木偶戏。这个城市从11世纪就出产木偶戏大师,木偶和木偶师最能代表曼德勒的气质。

    

    在曼德勒木偶文化剧院,每晚有1小时的精彩演出。小剧场,竹片墙面悬挂着精美妖异的木偶,接踵而至的外国游客像来参加一个私人Party,似乎怀揣着喜悦和秘密。这天是年三十,我和三位来自广州的驴友在AD-1相遇,然后去曼德勒山看落日,在Too Too餐馆吃了缅甸风味的咖喱饭,又漫步到文化剧院看戏。

    

    戏热热闹闹地开场了。红幕拉开,狭小舞台上的木偶和巨人木偶师像是童话里,而下面的我成了小人国的来宾。缅甸的音乐是热闹喜庆的,节目也是想尽方法让人开心,你因理解而欣然接受木偶师们的好意。曼德勒木偶之夜,不必争论5000K到底值不值,也许一生中仅有一次,而国内看一场电影往往是它的两倍。木偶师们十指纤飞,是一场魔术,然而他不是故弄玄虚,他精准而细微。最后他们从大幕内现身,脸上永远是淡淡的微笑,介于自豪、亲切与礼貌之间,这是曼德勒男子的标准微笑。

    

    缅甸不乏美男美女。好看的男子皮肤是光洁的,微微发黑,穿着笼基凸现结实的腰身,吸着拖鞋,整个人是一种淡闲的气质。好看的女子脸上涂满香木粉,发上插鲜花,目光清澈,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她是乌黑树枝上的洁白花瓣。

    

    在曼德勒,我不喜欢看佛塔、皇宫和僧院。虽然山达穆尼佛塔白得似雪,虽然固都陶佛塔闪耀似金,护城河绕着皇宫,走也走不到尽头。我喜欢看平民呆的地方:市场、马路、汽车。以及充满记忆的建筑。每天进进出出,都经过良伊市场。作为一个市场,他的规模在东南亚都是数得着的,整整一天也未必能全部逛完。从1903年起这里就是市场了,室内货摊和露天摊贩连绵一起,从手工艺品到新鲜菜蔬,鲜花纸香,五彩斑斓。市场是气味和色彩的天下,是繁盛的聚会,真实的显现。每天在良伊市场出没,还常迷路,找不到AD-1的时候,还没开口,当地人就已主动上前问:AD-1?然后认认真真地告诉你曲折。

    

    

    在曼德勒举目全是日本淘汰的汽车。花花绿绿的车身,带着他的前世,原封不动飘洋过海地来到这里。市内有公共汽车,票价200k。是半敞篷的皮卡车,呼啸在穿行,你不知他来自哪里,也不知要开往何方,卖票的吊在车尾,随时准备把人扯上车。至于车内车顶挤满了人,蹒跚而过的风景,更是见怪不怪了。市内也有出租车,是蓝色的小马自达。轰轰晃晃的,去个地方起码要2000k。一杯奶茶170k。100元在市场上也能买一个粑粑。有电脑打印,一张纸500k。这是缅甸的物价,他绝没有想象中的便宜,特别是交通费,这无疑于敲人一记闷棍,我替我微薄的预算担心。

    

    然而四个人一起,吃饭和包车的问题都方便省钱了。旅馆有免费的早餐,在屋顶的平台上,果汁面包鸡蛋水果咖啡都有,吃得十分舒服。中晚饭就寻攻略上说的餐馆,点几个菜,每个菜拍照完毕,四双筷子同时下去,须臾就汤羹扫光,干净得不用洗盘子。不是好吃,是饿。去看景就包个的士,几千块摊下来,都可以接受,不然一个人就为难了。虽然曼德勒有单车可租,但是前往周边古城路不太好,不仅颠得晕死,还铁定会迷路。

    

    

    第三晚我们去乌坪桥(U Bein’s bridge)看日落。桥在城市以南11公里的阿玛拉普拉(Amarapura)。日落时分大约是六点一刻。注意:缅甸与北京时差是一个半小时。这座珍贵柚木建成的桥全长1200米,有1060根桩,高高架在绿野与河流之上。桥本身朴实无华,木板桥面已经有许多缝隙,栏杆的木头已朽坏只剩空心。桥上的亭和椅还是休憩的最好地方。日落时分,桥和人都被染成桔黄。一棵老秃树孤独站在河边上。一座白色清真圆顶寺庙渐渐成为薄暮中的剪影。夕阳下红衣1和可爱女孩们结队走过。坐满游客的小船在桥下穿梭。这是一座浪漫的桥,归于平淡,反而见了真髓,只需要静静感受,是执子之手与子携老,不是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

    

    一天天从曼德勒沉静的日落到清晨微明时莲花上的露珠,只需三天,尤如渡过了一生。

上一篇:曼德勒游记
下一篇:走进曼德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