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卡塔尔 > 卡塔尔

在卡塔尔留学的日子

1

    记得那还是去年暑假,老师对我说有三个去卡塔尔大学留学一年的名额,问我是否想去。五分钟后,我作出了答复:我去!

  

    而与此同时,美国开始在多哈南部的sealine建立军事基地不断调兵,国内各大媒体对美伊将要进行的交锋给予极大的关注,闹得我们在最后临行的几天里战战兢兢,有些“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母亲在我临走前的一个晚上更是彻夜难眠。

    经过长达22小时的飞行,当我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的是机舱外黄色的沙漠,碧蓝的海洋。我和两个比我小的女同学就这样来到了多哈。

  2

    卡大的男女生宿舍相隔近两公里。女生宿舍四面高墙围绕,上架有铁丝网,大铁门似乎从来就没有开过,门口哨岗虽未荷枪实弹却也威风凛凛,院内建筑的窗户都是向着里面的,与其说是宿舍,看起来却更像一座密不透风的碉堡。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女学生不受侵害,窗户内开是为了防止男人们0和胡思乱想。宿舍区是这样,大学校园也不例外,一道同样高大的墙划开了两个世界,一个属于男性,一个属于女性,只有学校的老师们享有在两上世界来回穿行的特权,其它人等越雷池半步都会受到严刑重判。

    与女生的“学校----宿舍”两点一线生活相比,男生享有的倒可算是绝对自由了,我们宿舍区的大铁门锁是坏的,关也关不上,所以一天24小时随时大开,门口虽也有埃及来的警卫,但大都玩忽职守,男生们出入来去自由,夜不归宿也无妨。

    多哈的夜景非常迷人,尤其是喜来登饭店与政府行政大楼之间长达十几公里的海滨大道。夜幕下,路旁的成排的椰枣树妆扮得瑰丽多彩,大路上高档跑车络驿不绝,在海滨大道最靠海的部分是一排用红砖铺的步行街,如果你站在海滨大道上俯瞰波斯湾,海面上播放印度或阿拉伯的音乐的观光渡轮不时会向你招手。这一切为多哈这个仅有几十年历史的海滨城市凭添了一道迷人的风景。也许,正是这条被喻为“多哈美丽飘带”的海滨大道为这个城市赢得了2006年亚运会的主办权。

  3

    到达多哈后,我在朋友的指引下,来到距我们留学生宿舍不过二百米的购物中心LuLuCeter。此店不算豪华,但可称得上应有尽有。这里的男服务员多来自印度,而女服务员则大多来自菲律宾。当地卡塔尔人生来就抱着一块大金砖,国家的石油和天然气财富足以让他们过上悠闲的日子,所以该国下等的服务行业均由占全国总人口70%以上的印巴及东南亚劳工来承担。

    在Luluceter一层的一大群印巴人、菲律宾人和阿拉伯人中间,我一眼就发现了两张无比美丽、可爱、亲切的脸庞。他们是一男一女,我告诉自己,他们一定来自中国,我们是同胞!自从与两上女生分别后,我没见过一个中国人,没说过一句中国话(这与后来四十多天没说中国话相比也许不算什么)。我没有想到,刚刚离开中国,生活在一些“习性”与我迥然不同的人中间,思乡的情绪竟是如此的浓重。曾望着海湾上空的明月和清晰的繁星,几次眼泪即将滑落。我多么希望有一个伙伴在我身边,哪怕站一站也好,哪怕一分钟也好,那几天也许是我有生之年所经历的最凄凉的时刻,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强烈地感受到“祖国”二字的神圣与尊严,以及它在海外游子心中的千斤重量。

    我向他们走去,用英语问好,当他们的回答印证了我的感觉时,幸福和温暖一下子涌满了全身。在大家的相互介绍后,我知道了男孩来自陕西,女孩来自上海,都是打工的,现在多哈家乐福上班,在他们的带领下,我来到三楼见到了后来待我如同亲人一样,在我最软弱最困难时给予我帮助的三个中国女孩儿,苏丽萍,剧雪梅和冯艳,她们是Luluceter的服务员。

    在这里的中国人大都属于打工一族。趁年轻挣几年钱然后再回国,他们视这里的生活为卧薪尝胆,以求在今后的岁月里厚积薄发,外来男青年们在这里的生活极为单调,因为少了一道人生最重要的色彩----爱情。中国男孩儿们这里谈恋爱的是少之又少,一是由于工作负担过重。比如在pizza hut当服务生一天要干八个小时以上,一个月只有一天假;二是当地法律对女性管束得极为严格,女人的住宅区有门卫把守,男人绝对不可进入,甚至在门口多转两圈都会引起怀疑或是遭到驱逐。所以男女交往很是不便。

  
相关专题:亚洲留学专题  


下一篇:泰国留学日记--吃的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