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蒙古 > 蒙古

做客蒙古国

提起蒙古,就想起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和无数的牛群、羊群、奔驰的马群。“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多么的辽阔,多么的博大。对我来说,又是极大的秘密,极大的吸引。后来看电视剧《射雕》,尽管张纪中先生说他的“03版”多么的精品(其主要的理由就是他拍的画面好看),但他所拍的草原,距我心目中的草原仍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一接到蒙古国骏马集团(阿吉耐)的邀请,我立马就收拾行装,前往蒙古做客去也。

   从北京出发,乘中航的波音飞机,呼啸一声,直向正北方向飞去。机身下面,是连绵的群山——山连山,山套山,层层叠叠。突然记起,此行是要飞越长城的,于是,极目群山中,寻找飞越长城的感觉,可惜遍寻未见。突然的就冒出来几句诗文在心头,什么“西出阳关无故人”、“渴饮”、“马革”,我呸!

   连忙收敛心神,调整心态,再向机下望去时,群山已尽,丘陵渐褪,真正的大草原呈现在眼前。时已秋末,北地苦寒,植被枯萎,更无点绿。黄黄的地表,从万米高空展望,无遮无拦,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比我想象中的辽阔,还要博大。地面上,蜿蜿蜒蜒的,躺着静谧的河流。空中看下去,象是医院里的那些挂图中分布的血管。突然产生了一个怪念头:原来地球的本色是跟我们中国人,(黄种人)是本家。无怪乎几次白人想吃掉我们都以失败而告终呢。

   正在胡思乱想,两个小时的飞行已近结束。飞机开始下降。远远的看到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乌兰巴托,周围也是群山环伺。大概,这就是他们定都于此的缘故吧。

  这几年,中蒙两国的商业往来越来越多。国际列车以外,每天都有航班往返。但比之其他国家,蒙古的航班还是要少很多,所以出机场很快。十几分钟的时间,办完入境、安检,蒙古国十大企业之一的骏马集团的常务副总刚巴、翻译哈达先生已在接我们。相互简短的致辞以后,上车便向市区驰去。

   蒙古的公路不甚宽,路况不算好,可也不算坏。首都的车辆密度跟济南差不多,都是进口车,牌子很杂。行车司机驾车都很平稳,少有争先抢道之举,与不顾礼让,乱抢乱挤的印度司机成反比。也与我印象中豪迈勇武的蒙族气质大相径庭。大约是他们习惯了无羁的草原,一下子进入规道,有些不习惯罢。

   到了骏马集团,先谈公事。骏马集团的总裁巴图鲁先生等蒙古人让我看到了他们豪爽的一面:什么事,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绝不藏着掖着(包括到市场购物,均是明码标价,没有砍价一说)。不半天的时间,公事便谈了一多半。他们要下班了,蒙古人下班后是不谈公事的,只好客随主便。

   因是第一次到蒙古,自然是要送些礼品。陶瓷琉璃之外,翻译哈达先生特别指名要我自己的书法作品,便带了2幅,一送哈达,一送骏马总裁巴图鲁先生。不承想,这不经意的习作引起了巴图鲁先生的兴趣。他因商务关系,飞遍亚洲各国,每每见有书画张挂于各地宾馆、办公室,而他正想找一幅来挂挂哩。高兴之余,立即与文化部联系,得知正好有一台演出,是蒙古民族艺术家们的保留节目,每年只在那达幕大会或有外国贵宾造访时才演出一次的。这次是因为要出国交流,临行前在国内向大员们汇报演出。他们就坡骑驴,赏了我一个“中国文化名人”的头衔,就把我弄到贵宾席上。我也乐得将就,看了一台便宜。

   蒙语我是丝毫不懂。除了“你好”读作“桑白奴”,骏马叫做“阿吉耐”外,其他一概不知。但我并没有“洋鬼子看戏傻了眼”的感觉。盖因蒙古的演出,多以歌舞为主,舞蹈多是表现草原牧民生活的,总少不了骑马奔驰,一看便懂。歌词听不懂,单听那音乐,小小的舞台便给人一种一望无垠的草原气概。更何况蒙古最著名的“长调”,原本就无甚歌词,以“啊”拖音,曲折蜿转,令人荡气回肠。

   演出是在蒙古国乌兰巴托的军官俱乐部。俱乐部不大,约可容4~500人,铺设木地板,饰以壁毯。可以说有些陈旧,也可以说古色古香。舞台深处,搭一高台,乐队就在台上伴奏。器乐六件:马头琴、低音马头琴、笛子、扬琴、三弦、古筝,给人一种朴实无华,返璞归真的感觉。

   生平绝未见过,亦未耳闻的节目有三:其一为蒙古1传统的宗教仪式舞蹈,这我有些看不懂;其二为蒙族传统的民间敬神舞蹈。六位演员各带面具出场,其中一位老头,据说是大唐皇帝,其余五位各带牛、马、鹿等动物之神头盔,由老头指引,在台上舞来,煞是好看。翻译说,是皇帝带领五方神灵在为蒙古祈福。

   另一平生未闻之节目是“喉歌”。两位演员在马头琴悠扬的乐声中歌唱。奇怪的是他们的发声,一个发声位置在喉头的最上端,声音极尖锐、高昂;另一个的发声似是生于胸腹腔,极低沉浑厚,对音乐略有所知的我,在全世界各国的声乐中,尚未听闻此种发声法。据说,在蒙古,也是极个别人才能练得出来的。不知怎的,让我想起金庸先生笔下的“腹语”,可真大开眼界。

   看完演出,主人笑问我是否看得懂?我连比划带说,把我的理解表达了一番,他们连说,一个外国人能把蒙古文化理解到如此程度,着实不易。翻译又同他们咕噜了一通,意思是我喜欢蒙古文化,尤其喜欢马头琴云云,主人更为高兴,当即派人去找蒙古最著名的制琴师,为我订制了一把马头琴,束了最漂亮的哈达,并嵌以铜质铭牌,上刻:“献给尊贵的中国朋友XXX----蒙古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字样,隆重的送给我做礼物——我这冒牌的贵宾,又获得意外之喜。

上一篇:蒙古国旅游小贴士
下一篇:蒙古国西游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