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阿富汗 > 阿富汗

战火下的幸福生活 阿富汗的美食除了肉还是肉

阿富汗的美食就是肉,除了肉还是肉。当然,美食有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成为一种负担。这里的羊肉串其实是非常美味的,不仅烤出来没有膻味,肥一点的羊肉尤其好。

    在喀布尔街头,一串烤羊肉串大约卖人民币五分钱,但分量是国内的三倍以上。一般人大约吃上三串就已经饱了。

  

    阿富汗人的饮食十分简单,每天只吃两顿饭,一般是馕加上几个羊肉串就可以了。

    这里所谓的蔬菜就是生菜拼盘,几片黄瓜加上几片西红柿和一些大白菜,就是阿富汗人每日的蔬菜。

    喀布尔的饭店,无论是高档饭馆还是低档饭馆,它们供应的饭菜都是一样的,而且早中晚三餐供应的品种也是一样的。阿富汗料理的最大特点就是简单、简单、再简单。如果想开一家阿富汗餐馆,那么它的菜谱绝对不会超过两页纸。在阿富汗我们认为最好的美食是一种饮品——香蕉汁,是一种用香蕉压榨成的饮料。说来也奇怪,在从不产香蕉的阿富汗却能够有这样一种美味的饮品。

    在马卡茨街,一字排开有十五家饭馆,是一条中档的饭馆街。我们走进一家小饭馆,这里没有座椅,只有大炕,顾客都盘腿坐在炕上。吃的饭菜基本上还是那七大样——羊肉串、蔬菜盘、烤鸡、馕、羊油饭、烤羊肉、烤牛肉等。

    38岁的杜德是这家小饭馆的老板,他说,现在他的生意很不错,尤其是在中午的时候,这里的炕上坐满了食客。来他这里吃饭的人,都是喀布尔的外来打工族。我们问他知不知道中国菜,他说不知道,但是很自信地表示,如果教给他这种饭菜的做法,他会利用这里的原料照方法去做,保证做得会很好。

    事实上在这条饭馆街上竞争也很激烈,竞争的焦点不是菜式的竞争而是用餐环境的竞争。一家饭馆装了一台电视机和VCD以吸引顾客上门。放映印度的歌舞片。这依旧很受顾客欢迎,在晚上我们看到他的店里生意十分兴隆,人们一边看电影一边用餐。另外一个烤羊肉串的档口,明显比别人的摊儿火。烤羊肉串的小伙子告诉我们,他的羊肉串使用果木烤出来,所以特别香。

    海拉特饭店是各国记者云集的饭馆之一,因为这里宽敞、卫生。饭店老板说,这家饭店已有八十年的历史了,他是从祖辈的手中继承下了这家饭馆的。这家饭馆在品种上与别家没有区别,但在饭菜的质量上比别家好得多。

    据他了解,在喀布尔还没有外国风味的餐厅出现,也许是因为阿富汗较为闭塞,外国人不多的缘故,而那些喜欢外国风味的阿富汗人则大多在国外。

    “我也想在以后把我的菜谱变厚一点。”这位老板预测在喀布尔只要和平持续下去,一年之内这座城市一定会出现其他国家风味的餐厅。而他本人就想在这方面进行一些尝试。

    在喀布尔市场上购买10听可乐、两包饼干,我们就花去了大约50美金。这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价格,但是对于阿富汗人来说,这几乎就是天价了。当地人的平均收入一个月不会超过20美金,一个警察的月收入是15美金。这里唯一高收入的人就是给外国记者当翻译,或给他们做汽车司机,每个月收入大约在300美金左右。

    据联合国统计,阿富汗的难民大约有400万人。在喀布尔难民数量大约有60万人,而整个城市的人口大约是100万人。看来能够享用阿富汗美食的人,现在恰恰很少有阿富汗人。

    什么是粥,就是水放多了的饭。什么是饭,就是水放少了的粥。

    在喀布尔美食是肉,但老是吃肉,再美的美食也是一种负担。

    吃了一个星期羊肉的我们就尝试着做点什么吃的。除了变换粥与饭的做法以外,我们也摸索着做点别的什么。例如,我们从外面买一点素菜沙拉,那里面有西红柿、黄瓜、白菜、辣椒和一点青菜,然后我们将其放在锅里(从新华社的同行借来的),加水煮开,再加上我们从市场里买来的牛肉罐头,就成了一锅牛肉蔬菜汤,就着馕吃还挺香。还有就是将馕与蔬菜一起煮,加上从饭馆里买来的熟羊肉,就是一顿羊肉泡馍汤。味道吗,反正我们吃着挺香。

    在阿富汗最好的中餐厨师就是中国工作组的几位了,他们在阿富汗做中餐的手艺完全可以在喀布尔开一家中餐馆,但是如果在国内,恐怕他们给自己家做饭的资格都没有。别人的饭好吃,但老是去吃“蹭饭”有点不好意思。“这里主要是没有酱油。”王林抱怨说只要有酱油,他能做出挺不错的菜来。反正光有盐不会太好。

    我们没有电炉、煤油炉,所有的烹饪工作要与取暖工作同步进行。点上煤油取暖炉才能够做饭。一顿饭大约需要两个钟头。一般在发完稿后进行。

    做饭真不容易,做出来还要好吃。在这千万不能想北京的餐馆。最后我们还要说一句,谁说咱们报社食堂做饭不好吃,叫他来趟阿富汗试试。

    喀布尔不大,但是公共澡堂却有100多家。每家天天人满为“患”。尤其是自10以后,不仅有了男澡堂还有女澡堂。

    这里大多数的澡堂5:00开门,一直到晚上5:00才关门。而在一大早洗澡的人最多,问其原因,喀布尔人说,早上洗澡对一天的工作有帮助,同时早上澡堂子里也比较干净。

    在一家公共澡堂的门前,小贩们也很早就上班了,他们主要是为浴客们提供擦鞋服务,另外也向浴客兜售洗发水、护发素什么的。我们到的时候,这些小贩正在起劲地工作着,由此可见澡堂生意火爆。在这里洗一次澡要5000阿富汗尼(合人民币2元),每天平均要接待500名浴客。

    一天下来,这个男澡堂子大约有合人民币1000元左右的收入。旁边的女部生意还是没有男部好。老板说,对于刚开业的女澡堂来说,前景很可观。

    在澡堂子的小柜台内也卖一些廉价的洗浴用品。我们居然发现,这里正在卖印有赵薇在“还珠格格”中小燕子形象的小包装的洗发露,是由上海丝海波日用化妆品厂监制,上溪露洁化妆品厂生产的。每一小袋2500阿富汗尼(合人民币1元)。

    喀布尔的澡堂,男人洗澡并不是裸身的,而是穿着有澡堂统一提供的由棉布做的贴身大裤衩。我们问一位小伙子为何,他的回答很有意思:小的时候,爸爸带我来洗澡,就要穿裤衩,现在还是这样,也许我得回家问问我爸爸,他小时候洗澡穿裤衩吗?

    喀布尔澡堂与我们国内的不一样,没有淋浴,也没有泡澡的大池子。人们只能从几处小水池中用脸盆舀出水,泼在身上,水池的水分不同的温度,由每个人自己决定用什么水洗。喀布尔人喜欢洗热水澡,室内温度很高,以至于我们的相机在澡堂里很长时间不能够工作。这里的人对我们在澡堂里进行采访感到很新奇,拍照时很多人并不反对。

    在这里也有搓澡的,你只需躺在或者趴在浴室的水泥地上,便可享受一番“去泥”的乐趣了。这家澡堂的搓澡师傅叫贾巴尔,他从25年前就在这家澡堂工作了。是元老级人物,而他干搓澡这行则已有35年了。

    贾巴尔为一名浴客服务就可收入20000阿富汗尼(合人民币6元)。而他要向老板每天上交5000阿富汗尼(约合人民币2元)。来这里洗澡的人年龄大大小小,最大的80多岁。而最小的只有4岁,这小孩是跟着舅舅来的。他总是怯生生地望着我们,好像在琢磨我们为何与他长得不一样,又为何穿的很多。据搓澡师傅介绍,喀布尔人洗澡是没有规律的,有的人天天洗,有的人一周洗两次,没准儿。

    最后大家似乎忘了这是在澡堂子里,露出了阿富汗人爱照相的特点,他们纷纷要请记者为他们照相,还有一位小伙子摆出姿势来要记者为他照一1美照。照相是最主要的,至于穿什么照那是次要的。

    现在,阿富汗男人追逐时尚的具体体现是在脸上,发型、胡型以及两者之间的搭配。在其首都喀布尔的理发店里,现在你可以从墙上贴的发型图上找到世界上几乎所有最前卫的发型、胡型样本,其中包括蓬克头和在头发上刻字的那种发型。

    这里的理发师有这样一句豪言壮语:“只有顾客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干不了的。”

    在1统治时期,成年男人必须蓄胡须,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理发店的生意萧条。在萨坎达理发店理发的小伙子对记者说,当时,他六年没有剃胡子,同时,因为要蓄胡子所以必须要将头发留长一点,要不然看上去会很难看。留胡子就会少剃头,也就是因此,喀布尔的理发店生意六年内大受影响。

    现在喀布尔萨坎达理发店的生意很是不错,三位理发师忙个不停,一位理发师边理发边告诉记者,现在理发店的生意比以前好多了,每天要接待100多人,他们每天从早上八点工作到晚上八点,中间只能够大家轮流休息半个小时。即使是这样,这家面积不大的理发店的两条长椅上还是坐满了等候理发的人们,还有一些人不得不等在门外。一般来讲,这里的理发从不将头发打湿,而是直接剪,一位理发师说,这里大多数人都是在家里洗好头才来这剪发的,这样既节省时间,还减少费用。我们的翻译看过成龙的电影,那里有小姐在理发店里帮助顾客洗头,但是在阿富汗这是不可能的。

    34岁的马杜说1逃跑后,他第一次将胡子剃掉了。那是他在六年之内第一次剃胡子。他不喜欢留胡子,看上去既不卫生又显老气。今天他准备剪一个贴面胡,他想尝试一下新胡型的感觉。在这里理发每次需要两万阿富汗尼,大约是7元人民币。

    自从1政权0以后,喀布尔的街头就又响起了音乐声,在一些餐馆里、电器商行里音乐声永远是一开门就响。音乐似乎又成了喀布尔人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音乐主要以印度音乐为主,很少有西方音乐磁带,大街上贩卖音乐磁带的地摊上90%以上是印度音乐和巴基斯坦音乐,只有少部分是西方的轻音乐。至于西方的流行歌曲则几乎看不到踪影。

    一部分香港武打VCD电影在这里还是有市场的,这里的人们知道成龙、李连杰,他们爱看场面火爆的电影。最新的香港武打电影VCD大约是人民币20元。从封面上记者可以看到,这是由舒淇、王敏德主演的,名字实在是叫不起来了。从销售总量上来看,VCD印度歌舞片占一个小摊档销量的80%以上。

    我们不太理解,为什么像印度这样一个经济并不是很发达的国家,其电影、音乐文化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迅速地占领阿富汗这个市场。

    听着满街的印度歌舞音乐,不管怎样,喀布尔有了活力。

上一篇:阿富汗王国的变迁
下一篇:阿富汗千年大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