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马来西亚 > 马来西亚

中国人如何看待马来西亚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越來越多中國人來到大馬念書、投資工作或結婚。

  

   可是一般大馬民眾對他們的印象,僅是報紙上的負面新聞,認為中國人幾乎都和“難搞”劃上等號,事實上這群生活在異鄉的中國人,他們也和你我一樣,積極的過日子,當然少不免有些抱怨和牢騷。

  

   趁著春節來臨,我們訪問了在旅居大馬的中國人,聽聽他們如何看待馬來西亞,以及如何與同文同種,但又擁有不同價值觀念的大馬華人相處。

  

  

   主文:

  

   中國人是慣性飄泊也是充滿冒險習性的民族,由古至今,舉凡有人煙的也方,就有中國人在哪裡或做生意買賣,或落地生根。

  

   歷史上沒有確切中國人首次出現在馬來半島的紀翩A但根據鄭和於15世紀下西洋的相關資料中顯示,當時馬來半島已有中國移民。

  

   但中國人大規模來馬則應於清末鴉片戰爭後,有者舉家逃難,有者出賣勞力寄漯蘤m並期盼歸家的一日。大馬華裔先賢,不少便是南來的中國人。之前,他們心繫中國,但是,更多人在大馬落地生根,他們與馬來人、印度人及其他友族參與大馬獨立運動,為國家的建設付出了血與淚。

  

   中國人來馬的人數一度因二次世界大戰、0銳減,直到1985年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後,來馬生活的中國人再度遞增。

  

   近年來馬的中國人以留學生佔多數,其餘的則以投資、工作、嫁娶等因素來到我國定居。

  

   不過,馬來西亞究竟是否能夠安全的讓中國人定居,又或者中國人是否都喜歡來馬,已漸漸成為雙方的疑慮。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信手拈來的就有以下數種刑事案件──被親戚殺害的留學生許劍煌、被姦殺的女學生黎明茜、賣車後被劫殺的留學生宋坤、馬來西亞皇家空軍部洃涉嫌強姦中國女商人,要不就是小龍女在馬賣淫被捕、中國人在馬非法兜售光碟被捕,很容易讓思想比較偏激和“大馬來西亞主義”的本地人,認為中國人都是“麻煩製造者”的負面印象。

  

   事實上,以上事件雖然每每都震驚四方,但都只是涉及來馬的少數中國人,更多的中國人對大馬的印象都不壞,而且都很認真很守本份的生活著,並對繼續在大馬生活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盤算。

  

   來馬七年,目前和丈夫在雪州梳邦開了兩家中國餐館和一家旅行社的李艷表示,雖然面對同業的競爭,又面對勞工局數個月未批下他們申請聘請中國籍廚師許可證的窘境,但她短時間內並沒有離開大馬的計劃。

  

   “因為現在中國政府為了鼓勵人民多消費,人民如果要在銀行儲蓄,銀行非但沒有給利息,反而我們還要給銀行繳手續費,所以我情願把中國的積蓄在這裡投資做生意,或存到大馬的銀行。”

  

   此外,由於來自東北的李艷身體不太好,家鄉的氣候太冷,而大馬一年四季恆溫,她覺得這裡的氣候適合她調養身體。

  

   雖然李艷對大馬的印象很好,但來自北京的中國新娘曹瑜卻滿腹怨言。

  

   “我對你們這裡很失望,早知道我就留在倫敦或回北京。”目前在某私立學院從事市場執行員的曹瑜直接的說。

  

   她揮了揮手上的護照,“嫁來大馬的這一年多來,為了一紙工作證,我必須容忍一切的不平等。”

  

   曹瑜和她丈夫在英國念碩士時相識。她原本以為她嫁過來後就可獲得在馬的工作權,豈知結婚雖有合法的居留權,但若要工作就要資方願意幫她申辦工作證。

  

   “我待過幾家公司,幾乎每一家都以幫我申請工作證為籍口,壓低我的薪資,我沒有其他津貼沒有EPF沒有Socso,以前我在北京當誇國公司的基層企劃員工,當時沒有大學文憑,薪水都比現在還高呢!”

  

   不過曹瑜的婚姻倒是幸福美滿,目前在一家智慧型房屋設計公司當經理的丈夫對她寵愛有加。

  

   “雖然我很不喜歡這裡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但如果當初我沒來,我想我會後悔的。”

  

   至於已來馬4年的黃斌,則在生活上得到不少的鍛鍊。

  

   來自西安的黃斌除了是某私立學院的商業系學生外,去年七月開始更擔任了馬來西亞全國性組織中國留學生聯合會第二屆會長。

  

   他平常除了要抽出固定的時間讀書外,還要組織、策劃各式大大小小活動,像剛過的“第二屆馬來西亞中國留學生形象大使”,還有華人農曆年集會等等,他有點得意的說,“『形象大使』的贊助商還是我去談來的喔!”

  

   做為一個留學生,23歲的黃斌能幹之處不僅僅為大型活動找來贊助商,他還是中國留學生聯合會創辦的元老之一。

  

   “那時我剛到馬來西亞不久,和四、五個同學一起吃飯,大家聊啊啊的,覺得是不是該成立個全國性的組織,可以把全馬各地的中國學生聯系起來,互相幫助互相照顧。”

  

   在中國時從沒有參加過任何社團活動的他,視之為一種難得的學習機會。

  

   “除了學業上,我也該多學其他新的知識。”他是這樣認為的,由於自小聽著從事家電生意的父新經商之道和交朋友之道,他也可以把聽來的理論加以實踐。

  

上一篇:马来西亚旅游可购商品清单
下一篇:新加坡的地铁文化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