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朝鲜 > 平壤

中国胖子们在朝鲜

德国某景区,一个中年男子把双手探到个老外鼻子尖前,右手伸出三个指头、左手腕子反掰着用食指和拇指圈出个半圆,嘴里念叨着“WC、WC、诶?诶?”。这是多年前刚工作时我的某位领导出国考察内急难忍时的即兴表演。这样的笑话每次各种考察团回国都会有几箩筐在部里迅速传颂。

  一直以来,我对国外碰到的中国团队都会敬而远之,那些被无数人诟病的陋习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而这趟的朝鲜,我也成了团员,更糟糕的是,我们组里的团友多半是来自某省会一家国有企业的高层,人无分男女都一水儿的胖子。

  

  回新义州的路上一次长时间的停车等候,我们旁边停了列当地人坐的车。对面的一扇打开的窗户后坐了4、5个朝鲜女兵,一直兴致勃勃地盯着隔壁包厢里看,不大功夫几个人就笑得花枝乱颤。我晃到隔壁只见三个诺大的胖子,酒足饭饱后正冲着窗外的女兵做肚皮保健体操,左扭扭右扭扭,捧起来一松手,“砰”地声肚子落到桌子上。

  我们的这些团友绝对是经常坐火车出差的主儿,每次火车刚开动,白酒烧鸡五香豆都摊满了几桌子,吃完喝完抹抹嘴用塑料袋把垃圾一团吧,顺手就甩窗外头去了。回程时发现铁轨两边已经有了不少白色垃圾,我怀疑多半都是我们同胞们所为。

  在平壤的每餐饭我和旅伴两个人都吃到很撑,这也都是拜同胞所赐。团友同志们在丢下筷子前永远在嚷嚷这个不够那个不够,无论主食还是菜,只要能免费加的总归是要再来一盘,一边抱怨着来这边过苦日子饭都吃不好,一边从追加的整盘馒头上掰下一块嚼吧两口就无比怜惜地爱抚着肚皮闪人。于是乎我们两个每顿都要竭尽全力地去清场,主食没办法了,菜是一定要吃光,填也要填进去。桌上哪怕剩下一块肉,我感觉自己都没办法面对那些不停忙碌着的朝鲜女服务员。

  想象你是个新来的外星人,漂浮在妙香山的金氏礼品展厅半空,看着下面的游客,一个老外星人指给你,“这一群叫中国人,那一群叫朝鲜人,中国人以前也是朝鲜人,中国人是朝鲜人演变过来的”。你一定会对地球人有两点认识,一是人类会越来越胖,二是人类会越来越呱噪。

  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

  消瘦的朝鲜人肃穆且面无表情,排着队参观号称要一个月才能看完的给老金小金的礼物,布道者般的女讲解员,用夸张的声音和陶醉的表情告诉他们金金是如何被全世界人民爱戴着,信徒们瞻仰着圣物,耷拉着双肩跟在骄傲的女讲解员后面,连半下感叹的声音都不发出。

  “一定千万当心不要碰碎了玻璃橱窗!!”,朝鲜导游最后一次把这样给0的警示又强调了一遍,才鼓足勇气为我们打开了展厅的大木门。于是,中国胖子们象一大把丢到嘴里的跳跳糖,瞬间唧哩哇啦地乱窜到了各个角落。我正琢磨着奥尔布赖特干嘛送小金一篮球的时候,一个胖子的油脑门子咣地一下就砸在了旁边的橱窗上,小导游哎呀一声跑过来心急火燎地查看玻璃是否安康,突然又爆出记大叫“不要打开那个箱子!!”,远远的一双胖手出溜下缩回到了裤兜里。

  可怜的导游小姑娘一个人要同时对付二十几个好奇心十足的胖子,二十几张喋喋不休的碎嘴子,二十几双啥都想敲敲捅捅的手,终于杀手锏使出,展厅突然断电一秒,“走了走了,这个展厅要关闭了,去下一个吧”。

  中国人在很多地方不大受欢迎,甚至在一些邻国受到敌视,据说很大程度上都是中国开放后过去的商人做的孽,自以为有点钱就高人一等,自以为聪明就坑蒙拐骗,慢慢在主人心里种下不平的祸根。

  在朝鲜,这样的不平恐怕已经开始在积累,如果上面说的都是胖子们些无伤大雅的毛病,而那些不经意间显露出的情绪,不仅不会让主人们有所设想的感动,甚至会带着某种变型的沙文主义色彩,即便其实你并没有恶意。

  旅行社发的面包火腿肠不合口味,就非要塞给朝鲜导游象是解决了人家全家的温饱;餐厅服务员表演节目的时候,捧着把十块几块的零钱硬要塞人家怀里;口袋里揣了几块糖满大街找小孩子恨不得当场剥开捂人家嘴里……每天都有这样的场景不停发生。

  在离开平壤的火车上,我们都站在包厢外的窗前,最后看眼这个城市和那些质朴的人们。铁路旁有一群妇女蹲在地上集体劳动,看见我们都直起身来冲这个世界上可能是唯一的朋友们挥手告别。我们也回应着。突然一个塑料袋飞了出去,落在她们面前,车厢里有声音在喊“快去捡啊”,接着,又有个小面包飞向了笑容还没散去的女人们。震惊!羞愧!耻辱!我慌忙把脸背过去,不敢再看下面的人,不敢去想她们内心此刻的感受。

  之后的每次停车,我们中都有人“爱心爆棚”,把剩下的食物丢出窗外,远远近近的躺在地上清晰得令人心悸,甚至有人直接把个苹果摔烂在了水泥地上等人来捡。也的确有拄着拐杖晃悠到车前伸手的老人、杂草丛中随时准备躲开军人冲过来捡吃的小孩儿,遇到导游来制止,他们也会理直气壮甚至愤怒地说“你家没孩子啊!你看把小孩儿给饿的!”,尽管说不清道理,我也并不是冷血,但总觉得这样的举动里掺杂着一种可以称之为伪善、好像只有到了朝鲜才会被激发出的情感,似乎我们每个人在家乡从未见过乞讨者,好像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感怀苦难唾弃1才能心安理得地回家继续长肉。

  是我自己变得麻木不仁了么?但从他们的举动里我看到那分明是在快乐地喂食……

  当一个女孩从塑料袋里掏出根火腿肠准备抛给拐棍老人,中方导游终于忍不住了,很严厉地说“你要真想给人家,就把袋子系好了,整袋东西用手递给人家”。女孩照办了。我很想过去拥抱下臭贫了四天的导游老弟,看他眼睛里有泪在闪才忍住了。

  终于想明白之所以让人不舒服,是因为那些貌似的善举里没有尊重,于是再怎样的悲天悯人都只会带去更深的寒冷和内心的耻辱烙印。

  我们无力解决世界上的不平,甚至都很少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境遇,多数人只求能自尊地生活下去,那同时,请把尊重也派发给万事万物。

  (粮草充足)

  (当街献爱心)

  (塞钱给服务员)

  (好凑热闹的人)

上一篇:平壤姑娘
下一篇:以外长称叙利亚不是真诚伙伴 拒绝与哈马斯和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