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拉克 > 巴格达

在巴格达旅游

在巴格达当游客
  

  在巴格达这个拥有丰厚文化精华的历史名城,却看不到背着旅行包、戴着墨镜的游客,长达12年的国际制裁不仅使大多数伊拉克人与世隔绝,也使世界上很多的旅行者无缘涉足这个“《一千零一夜》的故乡”。最近由于伊拉克局势骤然紧张,电视上倒是经常出现巴格达的画面,只是附着了太多的政治含义,让人觉得巴格达只剩无数萨达姆的画像,还有一群在制裁下挣扎的人们。其实作为一名普通游客,在巴格达到处逛逛,也别有一番感受。

  公路·清真寺

  尽管一提起巴格达,人们往往想到轰炸与制裁,由此以为巴格达是一座死气沉沉的破落之城。其实不然,走进巴格达,你会禁不住诧异:这怎么会是一座如此美丽而气派的现代化城市!古老的底格里斯河从城中间蜿蜒而过,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穿插在茂密的椰枣林中间,一幢幢的小别墅散布在城市各处,带有金色尖塔和蓝色圆顶的清真寺映衬在绿树蓝天之中。

  如今的巴格达,可以说有一大半是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建设起来的,那时刚好是世界油价疯狂上涨的年代,伊拉克拿着大把大把的石油美元大兴土木,很多公路都是用钢筋混凝土铺的,又宽又直又平,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也丝毫不逊色。

  无论是在干净豪华的富人区,还是在肮脏杂乱的贫民区,清真寺都是那里最气派的建筑。作为阿拉伯世界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巴格达还保留着不少古老的清真寺,像卡哈迈因大清真寺、伊玛姆·阿德哈姆清真寺和库鲁法清真寺等,以尖塔和圆顶的设计见长,是领略阿拉伯—伊斯兰建筑风格和宗教风俗最好的地方。

  在巴格达还有不少近现代修建的清真寺,其引人之处则在于伊斯兰风格的蔓藤花纹、琉璃瓦砖墙和精妙的阿拉伯书法。位于巴格达西南郊的阿姆马利清真寺就是其中一间,翻译过来也叫“战争之母”清真寺。伊拉克把海湾战争叫作“战争之母”,因此这个清真寺又成了穆斯林谴责美国的重要场所。

  “一条街的城市”

  巴格达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叫作“一条街的城市”,这条街就是拉希德大街。据当地人介绍,拉希德大街是现代巴格达最古老的街道,于1916年由当时的奥斯曼政府驻巴格达总督卡里帕夏开通。拉希德大街也是最能领略巴格达传统风貌的地方,来巴格达不到拉希德大街走走,就不算真正到过巴格达。

  拉希德大街位于巴格达老城区的中心地段,从梅丹广场一直延伸到共和国大桥底下,中间经过好几个街区,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店铺,大都是两三层的楼房,底层临街的地方清一色是巨大的圆形柱子,很有特色。

  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末,这里一直是巴格达的主要街道和商业中心,银行和店铺都集中在这一带,别具一格的阿拉伯市场让人流连忘返。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那里的铜器市场,各种阿拉伯风格的铜盘、铜壶和铜杯做工非常精细,曾经吸引了大批前来选购的顾客,只是最近10多年由于经济制裁,人们对昂贵的铜器的需求锐减,铜器店的数量也不断减少。

  在拉希德大街的西头有家名叫“扎哈维”的文学咖啡馆,早在1890年就已经存在,历史比拉希德大街还悠久。店里挂着伊拉克已故著名诗人贾米尔·昔其·扎哈维的照片,一直是伊拉克文人以文会友的重要场所。现在每天还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人来到这家咖啡馆,花上一两百第纳尔,相当于人民币几毛钱,抽抽水烟,喝一两杯咖啡或红茶,缅怀昔日美好的时光。

  从扎哈维咖啡馆出来,往东走几十米就来到著名的穆坦纳比街,它是拉希德大街与底格里斯河之间一条不长的横街,路面相当破旧,但这里是书的海洋。街道两边堆满了书籍和杂志,大部分都是二手的旧书,林林总总,让很多远道而来的“淘书者”目不暇接。

   “扎哈维”文学咖啡馆

  那家咖啡馆在街角处,看起来已经很破旧了,我走进去要了一杯红茶,这里说是咖啡馆,但是它也卖红茶和传统的阿拉伯水烟,叫“纳拉其里”。热热的红茶端上来了,很甜,几乎小半杯都是糖,这是标准的伊拉克风格。

   咖啡馆里面很安静,有两个老人正在下棋,坐在我斜对面的一位中年人正专心的喝红茶,还有一个正在悠然的抽水烟。这是一家传统的伊拉克咖啡馆,但我并不是不经心的走进来的,因为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家在巴格达著名的“扎哈维”文学咖啡馆。

  “扎哈维”文学咖啡馆在巴格达市区最古老的拉希德大街西侧,巴格达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叫作“一条街的城市”,这条街就是拉希德大街。拉希德大街是现代巴格达最古老的街道,于1916年由当时的奥斯曼土耳其政府驻巴格达总督卡里帕夏开通。同时这里也是最能领略巴格达传统历史文化的地方,拉希德大街位于巴格达老城区的中心地段,从梅丹广场一直延伸到共和国大桥底下,中间经过好几个街区,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店铺,大都是两三层的楼房,底层临街的地方清一色是巨大的圆形柱子,很有特色。

  历史上在这条街上散布了好几个文学咖啡馆,一直都是伊拉克包括阿拉伯世界的文人、艺术家会友的重要场所,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动荡,现在只剩下这一家“扎哈维”寂寞的守在拉希德大街上了。这就是著名的“扎哈维”的著名文学咖啡馆——它早在1890年就已经存在,历史比拉希德大街还悠久。而“扎哈维”这个名字来自于伊拉克伟大的已故诗人贾米尔·昔其·扎哈维。据说扎哈维的许多著名的诗歌都是在这家咖啡馆里面得到灵感而完成的。

  现在,扎哈维的照片仍然挂在咖啡馆的墙上,一位正在抽水烟的老人正坐在照片下面抽水烟,当我问他是否可以拍照的时候他欣然答应了,后来聊天中发现他是来自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的一位作家(巴士拉是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被破坏得最严重的地方,处于美英控制的“禁飞区”,一直到现在都经常遭到轰炸。),他说每次到巴格达,他都会来这里呆上一天。在这里他觉得心里非常的安静,而且可以进行更多的思考。

  当我和他谈起伊拉克文学以及扎哈维的时候,老人显得神采飞扬,就像一般的伊拉克人一样,他深深的为自己的祖国,为深远灿烂的两河流域文明而自豪。但当我话锋一转,讲到即将来临战争以及伊拉克现状的时候,老人的眼神马上黯淡下来了,似乎有一种深深的伤痛挥之不去,而这个时候他又漠漠然的抽起了水烟。而这个时候,我也只好转移话题了。

  伊拉克人是很骄傲的,我知道一般伊拉克人都不太愿意提起战争,尤其是海湾战争以及现在他们的所处的窘境。即使生活在怎么窘迫,他们也是显得体体面面的。每次我问到他们现在的生活怎样,或者某个小商店的生意怎样的时候,他们总是回答:非常好。一般人如此,更何况是这些极有自尊艺术家呢?

  在这家咖啡馆,每天还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伊拉克文人、学者来到这里,花上一两百第纳尔,相当于人民币几毛钱,抽抽水烟,喝一两杯咖啡或红茶,缅怀昔日美好的时光。

  现实的情况总是让他们觉得沮丧,伊拉克已经被国际制裁了十几年了,国内的经济几乎陷于停顿崩溃状态,人们的平均收入不过几个美金,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又有多少人有闲情逸致来欣赏文学、艺术,研究历史文化呢?

  关于伊拉克的文学、艺术等方面东西,我发现似乎忽然在1990年以后就完全停顿了。最后一期的印刷精美的关于伊拉克文学艺术杂志是1990年的,最新的巴格达地图是1971年出版的,在书市上你所能够找得到的教材、字典、文学书籍无一例外都是80年代以前的,其中不少还是一些大学教授因为生活所迫而低价出售的藏书。

  战争的代价不仅仅是流血,这种损失往往无法估量,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这种影响更是深远的多。

  仅存的古老城门在凋零

  尽管伊拉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四千多年前的苏美尔文明时代,但是相比之下巴格达的历史则不算长,直到公元754年,它还只是底格里斯河西岸一个不知名的村庄。那一年,刚刚兴起的阿拉伯帝国1王朝的第二代哈里发曼苏尔发现这里位置险要,而且气候宜人,便决定在这里建都。10万民工花了整整4年时间,终于建成了中世纪时世界最雄伟的城市之一,由于整座城市被三层圆形的城墙围住,因此也有人称之为“团城”。

  公元762年,这座城市被正式定为1王朝的都城,命名为“麦地纳·色兰”,意为“和平之城”,但习惯上依然称之为巴格达。公元786年到833年,是巴格达的繁盛时期,城市中大兴土木,一幢幢富有阿拉伯风采的建筑相继出现,市区由河西向着河东发展,成为当时中东广大地区最重要的文化与贸易中心,同中国唐朝的京城长安、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一道被誉为当时世界三大名城。

  到了公元1203年,当时的哈里发纳萨尔为了抵御外敌入侵和洪水的侵扰,决定修建城墙,其中包括四座雄伟的城门,这就是著名的巴格达城门。但是他的努力是徒劳的。公元1258年和1400年,巴格达城先后两次遭到蒙古人的入侵,宫殿、学校和图书馆等大部分建筑都被夷为平地。其后,波斯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交替占领伊拉克,但都是把这里作为边疆区域,并不想花大力气进行建设,巴格达就这样沉默了几百年。

  几经沧桑,当年的巴格达城门如今只剩下一座名叫“瓦斯塔尼”的东门,静静地坐落在卡西姆高速公路旁边,破落的城门和一小段残存的城墙依稀展示着1王朝防御工事的风格。旅游业的停顿使这里几乎人迹罕至。由于卡西姆高速公路在这一段是高架路,路底下竟然全是杂乱的石头和垃圾,还有几只野狗在四处觅食。为了保护这处珍贵的历史遗迹,伊拉克文物局还在“瓦斯塔尼”门前面的铁门上挂上了一张告示:禁止乱扔垃圾。

  能读楔形文字的29岁年轻人

  当我们要去伊拉克博物馆的时候,托了一位伊拉克朋友帮我们找一位英语比较好又懂文物的人当我们导游——这就是阿塞姆,穆斯西坦利亚大学的考古学系研究生,同时也在伊拉克博物馆兼职。

  阿塞姆帅气而真诚,不过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国家处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怎么能够集中精力来学习考古的呢?尤其是当他给我翻译那些泥板上的楔形文字的时候,真的让我大吃一惊。楔形文字是四千多年以前两河流域苏美尔文明时期刻在泥板上的一种古老非常难懂的文字,因为当地缺乏石料,所以把文字刻在泥板上。除了少数的考古专家,已经没有人懂这门语言了。

  但阿塞姆说他非常喜欢这种工作,虽然在目前的情况下收入很低,但他仍然会坚持下去。而且他非常渴望能有机会去英国、法国和德国,因为在那里的国家博物馆,收藏了来自两河流域文明的大量的珍贵文物,包括关于那块用楔形文字刻着关于伊甸园和人类大洪水的泥板,他希望能够研究、读懂自己民族的历史与文明。同时他高兴的告诉我,他的未婚妻和他一样都是念考古学的。

  阿塞姆表示他会尽全力来保护国家民族的财富,同样他也非常担心,如果再发生一次战争,不知道有多少文物会遭到破坏,有多少损失无法估计。最重要的是,这些是无法再弥补的历史。历史会被抹杀,而且永远无法复原。

  

上一篇:河之国——孟加拉
下一篇:伊拉克打造旅游胜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