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印度 > 新德里

印瑜珈之都见不着鸡蛋(图)

  在印度的瑞施凯诗,公园的草地上到处可见1瑜珈的人们

  

   瑞施凯诗位于新德里以北230多公里的地方,圣河恒河将这座小城分为东西两岸。一进入小城西岸,一片混乱和嘈杂迎面而来,一点都感觉不到想像中瑜珈之都应有的静寂。

    牛车在路上穿行

    走在这个远近闻名的瑜珈小镇上,只见行人、三轮车、机动车挤在只有两个车道的主路上,街边的水果摊、杂货摊摆得里出外进。我们的车辆缓慢地往前蹭,生怕一不留神碰到路中间的牛,或是道边横七竖八的摩托车。

    沿主路向北,道路坡度越来越大,旁边是依山而建的高大建筑。两座只允许行人和两轮摩托车通行的跨河大桥,将瑞施凯诗小城的东西两岸连接在了一起。相较于西岸的嘈杂喧闹,东岸终于让人体会到了一些安宁。这里山势较平缓,房屋多是两三层的小楼。一条小街沿恒河岸边而行。路边植物繁茂,店铺林立,有不少网吧。

    街上有很多西方人,不少人穿着印度当地的棉布衣裤悠闲漫步。他们在这里已经待了至少1周时间,有些人甚至计划住上3个月,大多数人的目的是在这里的静休学院上瑜珈课。

    探寻“甲壳虫”遗迹

    瑞施凯诗被称为世界瑜珈之都的原因之一是这里有近千所瑜珈静休院,几乎涵盖了所有瑜珈类别。静休院里提供食宿服务,包括学费最贵的每天500卢比(约100人民币),便宜的每天只需50卢比。

    瑞施凯诗能够蜚声世界,特别是为西方人所津津乐道,应该归功于著名的“甲壳虫”乐队。1968年2月,红透世界的“甲壳虫”乐队在瑞施凯诗住了一个月,呼吸喜马拉雅山的清凉空气,看恒河水静静淌过,听树林中风声鸟鸣,才思泉涌地写歌,痴迷地练习瑜珈,让全世界媒体的目光聚焦到这个印度山区小城。

    不过,由于后来“甲壳虫”乐队追随的瑜珈师父因索要财物等事,神圣的光韵破灭了。于是,“甲壳虫”离开了这里。但是,这并不妨碍瑞施凯诗从此闻名世界。

    “甲壳虫”乐队曾经住过的瑜珈静休院就在东岸最南端,如今已经荒废。令人诧异的是,镇上很多人,包括饭店前台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甲壳虫”在此住过。记者只能参照旅游指南,并一路询问才找到。一路上,记者遇到几个背着大包、手拿旅行指南的西方游客。看架势,他们也是来探寻“甲壳虫”遗迹的。

    西方人体验“苦行”文化

    瑞施凯诗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全镇人都吃素,同时,当地饭店的早餐连鸡蛋也不提供。居民衣着齐整,特别是女性,长相和穿着并不比新德里等大城市的差。小镇上,穿着橘黄色袍子的印度教苦行僧人随处可见,甚至有很多西方游客在河边的“贫民窟”里一待就是两三个星期,以体验印度独特的“苦行”文化。

    瑞施凯诗最著名的一所瑜珈学校是湿婆南达静休院。它的创建人什瓦尼·湿婆南达是著名的瑜珈大师。据说,全世界70%的瑜珈老师都可以追溯到他这个源头。

    在幽静的学院里,一个法国人表情淡然地告诉记者,他已经在这里待了3个月,每天要做的事就是素食、冥想。他没有选择锻炼肢体柔韧性的瑜珈课,因为瑜珈不是只有抻开韧带这个目的,他需要的是通过冥想解答自己的问题。

    几千年来,精神和生理上的戒律已经成为印度文化的一部分,而瑜珈对于大部分印度人来说更像熟悉而自然的事情。在新德里,有不少自发成立的瑜珈练习组织,清晨或傍晚时分,瑜珈爱好者们聚集在公园的草地上1。在印度,所有瑜珈课程在练习开始和结束时都会有长时间的冥想和吐纳内容,老师带着学生高声哼唱赞颂湿婆神、祈祷平安康泰的颂歌。

    人物故事 瑜珈老师没有休息日

    舒格拉是新德里南部富人区小有名气的瑜珈老师。外表矮小壮实的他有着惊人的柔韧性,难度再大的动作也能被他表现得舒展而有力。由于技术高讲课好,舒格拉的学生遍布新德里。

    首位学生是老太太

    舒格拉出生在印度北方邦,他当瑜珈老师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年轻时太胖了。21岁时,身高160公分的他体重达到89公斤。

    由于有3年的医学底子,舒格拉对瑜珈动作的理解比别人更深入。因为学得快,他成为瑜珈学院里最出名的学生。

    舒格拉说,刚当上瑜珈老师的那段日子格外艰苦。因为身手再好,没有学生也就没有经济来源。几经努力,舒格拉终于有了第一个学生——一位年近90的印度富家老太太。老太太如今已经95岁了,仍然每周坚持上舒格拉的课。

    外交官请他上门教课

    舒格拉除了在新德里南部的一个小区当瑜珈老师外,还给学生上门授课。他的学生遍布新德里南部,其中以外国人居多,包括外国公司驻印度的代表、外国驻印度大使馆的外交官等。

    舒格拉说,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满满的课程让他几乎天天是工作日,最多时一天要上7节课。他每天早上5:30起床,晚上11点才能休息。

    说起收入,舒格拉露出神秘的笑容。他说,仅新德里的瑜珈老师就有5000多个,收入差别很大。在一些富裕地区,单人专门授课起价为每次300卢比(约合60元人民币),具体数额按照学生的经济状况由学生自己决定。不过,学生付的钱都超出了舒格拉的预期,这让他一家三口过着十分富足的生活。

    用瑜珈培养夫妻感情

    今年35岁的舒格拉结婚10多年了,他的妻子是奉父母之命娶进门的,结婚前双方根本没见过面。为了培养夫妻感情,舒格拉教太太练瑜珈,有了共同语言后两人也越来越甜蜜。

    舒格拉的妻子也成了一名瑜珈老师,收了三四个学生。不过,夫妻俩授课的方式截然不同,妻子用传统的老师带学生做的方式,他则因人施教。舒格拉说,瑜珈老师首先要读懂学生,了解对方的身体、精神状况和对瑜珈的喜欢程度,从而安排运动量。他认为练瑜珈不只是为了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精神、心理、身体的有机结合。

    目前,舒格拉在印度多家电视台都开设了健康节目。说起未来的打算,他说,希望能出版一部自己的视频瑜珈教材。(赵新宇)

  

上一篇:新加坡导游的“底线”
下一篇:新德里猴子成“钉子户”(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