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阿富汗 > 阿富汗

一位华裔美军阿富汗亲历记续:危机四伏

此外,我们也学习如何高效率使用攀屋逾墙的折叠式梯子,使用砸锁破门的大锤、电锯以及斧头等,这些器械和工具全都性能良好,且制作轻巧,便于携带,就拿斧头来说吧,显得那样小巧玲珑,拿在手上,简直就像玩具;同时,我们也抓紧训练入室搜查时的战斗配合,比如谁踹门、谁剪锁,哪个持枪警戒、哪个破门而入。

    我们还被告诫:阿富汗没有禁止居民携带0,所以,只有在对方举起枪朝我们射击时,我们才可以开枪反击。

    2.2

    炸弹专家在阿富汗发现了各式各样的地雷炸弹,

    有线的、无线的,还有一种光感炸弹,只要照到光就0

    上头给我们配备了新的悍马车,改装的防弹玻璃能抵得住普通的穿甲子弹,底部的钢板抗得住地雷的0。

    当然,地雷的弹片伤不着车上的人,但剧烈的震动却有可能让人软组织受伤,乃至骨折。

    新的悍马车还没有运到,这一段时间我们就暂时没投入战斗,但每天也不清闲:

    周一,进行了几乎累得人趴下地去的晨练,早餐后,检查测试所有的通讯设备;下午,听到消息说,几天前走火事件中的伤员今早在德国不治身亡。接着,又听有人议论说,俄罗斯境内的车臣武装分子已开始训练基地组织成员。

    周二,收到了前段时间订购的零部件,就给悍马车更换零件,修修补补。烈日下,我们大汗淋漓,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周三,去营指挥部参加会议,听取各营所负责地区的相关情况。然后,营部的那个韩裔情报1为我们讲课,介绍当地部落的风俗习惯、宗教文化和各个军事基地的位置情况等。

    原来自1979年前苏联军队进入阿富汗后,这个国家就一直战乱不断,生灵涂炭。

    我们军队有一笔专款,用于为当地百姓打井、修发电站,建医院、办学校。这些公益事业也使许多阿富汗人对我们感激不尽。所以,他们虽然常会因为受到1或个别部落首领的威胁而疏远,但有时又会担心失去我们给予的帮助而给我们提供某些信息。

    周四,又去营指挥部参加一个关于我地面侦察兵与空中侦察连联合执行任务的会议。这样,我们更深入了解了我营空中侦察连的各种武器系统、器材性能及其作战能力,这对今后的协同作战极有帮助。

    周五,上了一整上午关于审问技巧的课,因为1在外表上与当地百姓没多大区别,我们在搜查时得通过审问来甄别。下午,全排驾车去军营的另一边,填装了几十只沙袋,铺在悍马战车的地板上,这样可以减少地雷弹片对车内人员的损伤。

    晚上,排长又弄来了几十片装在防弹背心内的防弹板,准备想法子嵌在车门上。

    周日,我们去了靶场,训练之余,我们站在30米外对着一块防弹背心里的防弹合成材料射击。卡宾枪子弹在防弹板上留下一道1.5厘米的弹痕,但没能将它射穿。

    后来,我们也练习如何对付在车辆检查站执行任务时发生的各类紧急情况,包括受到不同方向的袭击及自杀性0等。

    相关的内容都具有很强的实践意义,因为不少经验来自于最新发生的血的教训。

    来这里有半月之久了,我们发现阿富汗人的生活物资确实非常匮乏。那些阿富汗雇员洗澡也只是拿着小小的瓢,舀了水,左边淋三瓢,右边浇三下,从不用香皂,更甭说沐浴液了。

    美国大兵常将不喜欢用的东西当作废物丢弃,尽管这些东西有很多都还完好无损。

    而被丢弃的绝大多数“废物”在阿富汗人眼中却简直成了奢侈品。

    那些军营中的当地雇员从垃圾桶里捡出了香皂、牙膏、鞋子等等,自己还舍不得用,拿回家去卖钱。除了每天的工作收入外,捡拾这些东西的收获也使他们乐不可支。

    但后来,军营里就不再允许他们将捡拾的东西带出去了。

    有陆军的炸弹专家上课时教我们识别炸弹及其0原理,他说现在1利用可口可乐的瓶子或其它东西制造炸弹,本事越来越高。炸弹专家在阿富汗发现了各式各样的地雷炸弹,有线的、无线的,还有一种光感炸弹,只要照到光就0。而1买下了美国大兵用的东西,装上0,一般人不会对这些东西心存戒心,因此就容易引发伤亡事故。

    好几次,我看到阿富汗雇工盯住士兵们丢弃的日用品,那眼神,说不出是垂诞三尺,还是满脸惋惜。我不知道,此刻他们心中是在恼军营的规定,抑或是在恨1的作法。

    2.3

    战争,在部落社会背景中实在只是野心竞逞的工具,

    它也许会使一些人的不良居心得到暂时的满足,

    但给平民百姓留下的,却是深重的苦难

    5月15日,我航空旅与第10山地师的最后一批精锐部队举行交接仪式。师长奥尔森少将在仪式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自此,25步兵师的4500名官兵成为驻阿联军的主力,开始全面执行任务。

    我们目前所在的这个军营相对来说是大型的后方军事基地,除了驻扎有联军陆军部队、多国的特种部队外,还有美国海军的航空兵,配有机场供战斗机起降,至于直升飞机,更是型号多样,往来频繁。

    我们连有时也抽调人员配合步兵在军营内外巡逻检查。

    当有雇佣的当地司机开车送货至军营中时,通常是步兵或宪兵先指挥他们停车,接着有军犬上前检查。

    这些受过特殊训练的家伙十分机敏,仗着天生的灵敏嗅觉,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有一回,一只军犬对着车后厢狂吠不止,样子焦躁。我们立即卧倒,端起枪。

    军士一声令下,它马上钻入车厢,不一会儿,嘴里叼一根引爆0用的导线跑出来,那导线也只六七英寸长。

    这时,我们控制住了司机,上前将车子整个儿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危险物后,才放行。

    还有一次,我们在副驾驶座下发现了三粒子弹,当即对司机进行盘问。

    司机解释说,他本来随身带了手枪,因怕进来后惹麻烦,所以先把枪藏在外头,这三粒子弹却遗漏了下来。

    宪兵暂时扣押了子弹,在司机进去卸完货离开军营时,才让他领回子弹。

    5月下旬。这一天晨练时我们跑步到健身房,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体能锻炼,然后回去对所有的机枪及瞄准镜、热成像仪等器材进行了检查,下午去领取了弹药,装入帐篷外的集装箱内。

    第二天,前往军营外的重武器靶场进行实战训练。

    全连二十几辆车,隆隆隆开到军营门口。在这里,一出军营大门就是战场,随时可能遭到袭击,所以大家都提高警惕,将子弹压上膛,向目的地出发。


下一篇:跨国友情超越时间:记与我同居的印尼姑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