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也门 > 萨那

也门游记—古老的萨那

萨那在10多年前成为也门的首都,这座城市确实是个古董——无论从人们的装束还是建筑风格都可见一斑。 马欢,中国古代作家,他在5世纪曾经跟随郑和的船队航海远征,到达他笔下描述的阿丹国(马欢著有《阿丹国》即也门的亚丁)。在阿丹国中,他把萨那的妇女比作中国的女神仙观音菩萨。他这样写道:

   “关于妇女的装束:她们一袭长袍,在肩膀和脖子上挂着一串宝石和珍珠——装束如同观音菩萨;耳朵上戴着四对镶着宝石的金耳环;胳膊上带有金玉材质的臂环;手腕上带有金玉材质的手镯;脚趾上还戴有戒指;此外,她们的头上都捂着一个镶边的丝绸方巾,仅露出脸部。”

   我在萨那见到的妇女多数都穿着保守的黑色穆斯林服装,不过,从中仍能看到也门传统服装的迹象,这与马欢对萨那妇女生动地描述相印证。在萨那最主要的集市 Baab Al Yemen,我看见一些妇女在长袍上批着五颜六色、各种图案的围巾,用一块薄布挡住她们的脸。

   在也门,时尚是属于男人的。一种名为 Jambiyah、别在宽皮腰带下的弯月形腰刀做工精美,引人注目,是时尚男士的最爱。

   这种装饰性腰刀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在于腰刀鞘上的极致曲线。腰刀鞘末端几乎以 180 度的角度向上翘起。 Jambiyah 虽然做工考究,但坐着的时候不适合佩带,因为它需要用力束在皮带上。 但是,这里的男人似乎并不在意。 我们三位司机中一个名叫 Abdul 的司机在开车时,整天都在他那宽松的皮带下束着一个很大的 Jambiyah(Jambiyah 的尺寸不一),他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不自在。显而易见,也门男人对佩带腰刀感到由衷的自豪。

   正如您想象的那样,行走于萨那老城恍如进入了《天方夜谭》的梦幻故事里。遥想600 年前,我的脑子里勾勒出这样一幅图画,身穿白缎服装的郑和及其随从与当地人进行着文化交流。恍惚间,时光倒流。

   Jonathan 和 Grant 一大早起来就急于去拍摄。他们要拍摄尽可能多的市场景象和古建筑。一开始,我们在集市中缓步前行,为 Mike 和我们的也门向导 Mohammed 拍照。

   午餐后,我们开始在一个建于 12 世纪的阿拉伯旅馆中进行实景拍摄。我们那天拍摄的最后一个场景是 Mike 和 Mohammed 之间关于咀嚼奎特(一种阿拉伯茶叶,具有1作用)之间的对话(当 Mike 问 Mohammed 奎特是否像烟叶一样有损健康时,他认真地回答“人们咀嚼奎特的趋势是有增无减,真的。”在拍摄时,他们俩在一个传统的也门大楼顶层上懒洋洋地嚼着奎特。

   就在这最后一个镜头里,我看到了萨那最美的景色。由于位置绝佳,我们拍摄到了萨那城最迷人的全景图:装饰有淡淡线条的陶土建筑门脸上画着白色的几何图案,而背景却是一片土黄色,白色图案的线条越来越细、越来越淡,消失在远方,像一块硕大无比的地毯。六点半左右,催人入睡的晚间祈祷声响起,宣告了萨那黄昏的来临,我也因此停止欣赏这如诗如画的景色。这是一座多么神奇的老城啊!

   Mike 认为萨那可能是世界上对古老文化保存最完好、为数不多的地方之一——这从萨那的风土人情和建筑风格就可见一斑。“通常,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建筑上,而不去留意这里的人民。”我们今天早上在街道上散步的时候,他这样对我说。Mike 说他希望游客永远也不要发现也门,至少不要蜂拥而至,否则它很快就会沦为失乐园。

   第二天,我们离开萨那驱车前往西南方向的 Hodaida,这是一座海滨城镇,以鲨鱼捕捞业和鲨鱼鳍贸易而闻名。 我盼着早点到达那里以一饱眼福,当然,品尝鲨鱼鳍也是必不可少的。

  

上一篇:也门歇蚌游记
下一篇:也门与中国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