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也门 > 也门

也门歇蚌游记

也门歇蚌老城简介

    1982年被认定为世界遗产,在阿拉伯半岛的沙漠中央拔地而起的一片高层建筑群给人一种海市蜃楼般不可思议的感觉。那简练的外观,雷同的造型不由让人联想到纽约的摩天大楼。这些用土坯为建材的建筑群高达30米,在中世纪来说的确堪称高层建筑。具考证这种高层建筑的由来是传统家族制度的产物。当时家族分家后一般不在外面新盖房屋另起炉灶,而是在原来的房屋顶上加层扩建,从而逐渐形成了这种高层建筑。每栋建筑为5层或8层结构,总共有 500多座,居住有7000人左右。高楼的1、2层房间大多没有窗户(1层养家畜,2层作仓库),3层以上供人居住。屋顶和顶楼都涂有雪花石膏。这种涂白实际上对建筑物起到了保全作用。设想如果没有每年一度的涂白,300年前建造的房屋可能早已被侵蚀掉了。现存的建筑多为100年前或300年前建造的,最古老的还可追溯到10世纪。

  

  歇蚌游记

   先知默汗穆德曾经由信徒和军队簇拥,从圣城麦加向西进发,把强悍的游牧民族统一于穆斯林。走在这片荒芜,我无法想象阿拉伯的先祖们,曾怎样历经艰险和迷失,在这连绵的死亡之海寻找自己理想的家园。

   数百公里的单调的沙漠尽头,依稀开始出现远山和稀疏的灌木,在曲折的宽阔峡谷之间,终于出现掩映的绿洲,椰枣顽强地撑开一片苍黄,在骇然枯朽的刺槐之间,土坯房开始断续出现在公路两旁。远处山脚下,白色的清真寺鹤立鸡群站在无序的村落。

   穿过小城卡登,我们继续向东疾驶,路边白袍围裙飘逸的是男人,黑纱铺头盖面包裹着的是女人,赤足奔跑的是棕色皮肤的孩子。沙土翻卷着试图吞噬车头,无奈扬起滚滚长烟,越野一路绝尘。

   峡谷边的斧削山岩剥脱着,垮塌着,裸露着历史的层层堆积,由近及远,平坦的山顶连成桓横的阶梯。汽车有如行驶在曲折巨大的干涸河床。在视野宽阔之间,蓦然迎面出现土山般的方城!

   歇蚌!

   在绿洲出现也一脸漠然的向导兴奋地大叫。

   在荒凉的地平线上,无端的,突兀的,巍巍矗立着一座城,如山,如墙,如盾,当头给我们的视线以猝不及防的重重一掌!

   密密匝匝的高楼挺立着,簇拥着,比肩盘踞着,如蓄势待发的一群莽汉,又如从天而降铮铮铁骨的一组金刚,威严而沉默,古朴兼苍凉。浑厚坚实的墙体上,排排深深嵌着窗棂,告诉我这是一群建筑,一座山一样平地而起的建筑!

   我顿时感到深深的震撼。

   出发前,学阿拉伯语的朋友就告诉过我,在介绍阿拉伯史时,必然就高悬起歇蚌的巨像。就像欧洲史不能缺如古罗马,阿拉伯史不能缺如空中花园,中国史不能不提长城,到也门不能不访歇蚌。

   这是一座地道的土城,一座矗立了几百年的土城。很久以前,聪明的也门人就懂得用泥巴这种最简单的原料筑成坚固的高楼大厦。泥土,只是拌以植物纤维的泥土,多么的不可思议!在没有花岗岩没有钢筋没有水泥缺乏良木的戈壁荒原,异想天开地要筑起一片高层建筑,这又是怎样的胆略和智慧。当当代土屋变成断桓残壁,复归尘土,歇蚌,依旧昭示历史,傲立人世,远眺未来。

   歇蚌的建筑无疑是热带建筑的代表作,也是世界建筑史上土质建筑的典范。这样的一座弥足珍贵的古城,却充满着鲜活的生活气息。她是一座博物馆,也是代代相递的家传。没有门票,没有保护,只是百姓人家。歇蚌的这些古建筑,依旧庇护着歇蚌的后代,让他们重复着祖先的生活,一年又一年。城里小街石块路上小羊散步,母鸡觅食,头顶陶罐的妇女避让着相互追逐玩耍的孩子,空地里摆着集市。如果不是楼间拉起了蛛网般的电线,游人探访的增多使一部分住家就地开门摆起了首饰古玩,腰带上增加的诺基亚手机,你会以为你走入了中世纪。也许适宜你发思古之幽情,然也令你怀疑她的停滞不前。

   在阿拉伯诸多国家因石油而一夜暴富,也门却依旧停留在农耕时代。这片昔日引以夸耀的阿拉伯的绿洲在时代飞进的脚步里神情黯然。国力的衰弱使他在阿拉伯联盟中的发言权变得无足轻重,经济窘迫的也门百姓在苦涩的生活中更是牺牲尊严。先祖的光荣和梦想,骄傲和体面,是否成了今日歇蚌的一声轻叹?

   歇蚌,你是梦想的故乡,还是潦倒后的家园,是辉煌的杰作,还是一片最后的霓裳?

   仰望着这些古代的土黄高楼,端详着古怪的雕花门窗,耳边回响着古兰经的吟唱,得得的毛驴在身边游荡。空气里弥漫着的羊膻味、阿拉伯香水味、香料味和一些莫名的气味,让人对城里的一切感觉变得混沌暧昧起来,恰似受了某种神秘的暗示和催眠,欲有寄托又无所凭依,幻若游魂却平静安详,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不喜不悲,物我两忘,不知为何流浪,流浪远方,幽幽的在巷陌中徜徉……

   及至日头西斜,才如梦初醒,迷途知返。猛回头,巍巍歇蚌,在夕日残照的脉脉余晖里,笼罩在一片辉煌之中。在长河落日巨幕下,渐渐发红,变暗,成为金边的剪影,天边的幻象,悄悄淡入伊斯兰那曾经昌盛的梦乡。

  

上一篇:也门游记——侍奉真主的人们
下一篇:也门游记—古老的萨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