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亚美尼亚 > 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洋媳妇与中国农村小伙12年传奇婚恋

  洋媳妇和她的丈夫及双胞胎女儿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他,是山东农村一名普通的小伙子,12年前,他在亚美尼亚务工,博得了医院里一名美丽护士的芳心,两人一见钟情,组成了一个跨国家庭。

    她,是亚美尼亚首都一家医院的护士,10年前,她放弃了一切,带着一对双胞胎女儿跟着中国丈夫来到了山东农村定居。

    有人说,他真有福,居然“拐”回来个这么漂亮的洋媳妇;有人说,她真傻,一个如花似玉的外国姑娘竟然心甘情愿地当了田间地头的中国农妇;还有人说,洋媳妇怎能受得了中国农村的苦,过不了一两年就会跑回国的。

    12年后的今天,到底这对跨国夫妻怎么样了,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上周,记者专程赶赴山东省荣成市见到了这对异国夫妻,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爱情故事。

    住院擦出爱情火花

    中国美食征服外国丈母娘

    从车站走出来,随便找个出租车司机一问,大家都能准确地把你载到来自亚美尼亚的努内开的咖啡屋。如今,为了能让两个双胞胎女儿受到更好的教育,邓忠刚和努内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把家搬到了荣成市市区,在靠近石岛新港码头的地方,开了一家名叫“努内咖啡屋的故事”的咖啡屋。因为俄罗斯的远洋轮船经常停靠在这里,所以光顾咖啡屋的俄罗斯船员很多,生意也很红火。

    记者见到老板娘努内时,穿着红黑相间的上衣的她正在招呼一名俄罗斯船员吃午餐。虽然身材有些发福,但是从她那双大大的眼睛中依然能找到当年美丽的倩影。

    一听说记者从大连赶来,努内兴奋地用熟练的汉语说道:“当年从亚美尼亚来中国时,我到过那里。”与妻子的爽朗热情不同,丈夫邓忠刚则显得很内向,他有着庄稼人特有的黝黑皮肤,笑起来朴实真诚。他不声不响地给记者倒了一杯香浓的亚美尼亚式咖啡,轻轻说道:“欢迎。”

    问起努内和邓忠刚的相知相爱相伴经过,夫妇俩的脸上都荡起了甜美的回忆……

    1994年5月,荣成市崖西镇占家庄村27岁的农民邓忠刚来到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市郊区的一家农场打工。身处异乡的他,饮食起居和当地人迥然不同,语言交流也很生疏,每当夜深人静,难免想起远在天边的家乡。1995年9月13日,邓忠刚突患重感冒,来到埃里温市医院就医。在7天7夜的住院期间,邓忠刚的身边没有一位亲朋来照顾他,善良的护士努内看着病床上的他,心生同情。

    “他跟别的病人不一样,别的病人都有人来照顾,他没有,我看他很可怜,所以我没回家,照顾了他几天。”努内回忆着当初见面的情景。看着努内热心地和自己拉家常,又帮着打水、买饭,邓忠刚的心里泛起阵阵暖意:“我在异国他乡,能得到这么一种关心确实挺感动的,觉得好像是亲人一样。所以出院以后,我特意要了她的电话号码。”

    打这以后,邓忠刚经常和努内电话联系,他常常不惜电话费向她讲起“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董永与七仙女”等中国的爱情传说。这头讲得滔滔不绝,那头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努内就利用双休日主动约邓忠刚来到亚美尼亚著名的塞凡湖畔漫步,他们把讲故事的方式变成了面对面的交流。有一次,两人轻划小船,欣赏着塞凡湖的风光,努内轻声说:“要是我愿做‘白娘子’,你愿做‘许仙’吗?”邓忠刚喜不自禁:“我会像许仙疼白娘子一样疼你!”

    邓忠刚夫妇告诉记者,他们的相爱是“一见钟情”式的。刚开始,努内的家人并不能接受邓忠刚,文化的差异、家庭的悬殊让丈母娘和老丈人对这位异国小伙子心生抵触。但邓忠刚不为所动,搞起了“美食战术”。一有时间,他就跑到努内家给他们全家包风味独特的中国饺子、做中国特色的手擀面和各式炒菜,并力所能及地做起了其他家务。

    渐渐地,努内的父母被邓忠刚的诚心所打动,他们觉得这个中国小伙子虽然不富有,但却是个可以把女儿托付终身的老实人,于是,这个亚美尼亚家庭接纳了他。

    1995年12月23日,邓忠刚和米里托杨·努内在埃里温市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中国驻亚美尼亚大使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寄来一封贺信,贺信中写道:“真心祝贺米里托杨·努内成为亚美尼亚第一位中国媳妇!”

    一年后,他们漂亮的双胞胎女儿邓嘎米拉和邓鲁奇娅出生了。她们遗传了母亲金黄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同样她们也有着父亲那乌黑的眼睛。

    养鸡种田、穿花裙子赶大集

    洋护士成了农家媳妇

    然而,女儿的出生并不能减轻邓忠刚的思乡之情。他说,山东人特别恋家,虽然在亚美尼亚的生活过得很舒适,但是他日思夜想的山东老家才是他的归宿。

    1997年6月的一天,邓忠刚推心置腹地对妻子努内说:“我在亚美尼亚生活、工作、家庭都很好。不过一想起中国的家,我还是急于回到那生我养我的环境中去!”努内沉思良久,看着双眼含泪的丈夫说:“我选择了你,就选择了爱情的归宿,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在与父母依依惜别之后,邓忠刚夫妇带着两个女儿,乘飞机、坐轮船、搭火车,途经基辅、维尔纽斯、莫斯科、沈阳、大连、烟台,行程10000多公里,于1997年6月28日回到了故乡——山东省荣成市崖西镇占家庄村。

    虽然邓忠刚早就给妻子形容过中国的农村生活有多么艰苦,他甚至给她画过家乡的土炕是什么样子,可是在努内心里,她完全没有估计到她将面临的是怎样一种生活,因为在亚美尼亚,乡村的生活比城市里的还惬意。可是,跋山涉水十几天,努内却看到了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

    “车子过了威海后,我就感觉,窗外的房子越来越矮,人越来越少,当老公家那低矮小屋出现在我眼前时,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没有超级市场,家里也没有淋浴间,甚至连冲水马桶都没有。那个旱厕,我一到夏天就头痛。在占家庄村,我第一次看到了很奇怪的灯,没想到灯居然是用一根线控制的,我晚上经常找不到开关;还有那口做饭的大锅,我居然把它当成了洗衣服的地方;还有,村里的人没有见过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乡里乡亲的都排着队来我家看我和女儿;最让我不习惯的是,婆婆告诉我不能随便当着大家的面和老公亲吻,这简直不能理解,因为我总是在老公出门和回家的时候给他一个温暖的吻,其实这是夫妻间再正常不过的举动,结果经常被村里人笑话……”努内回忆着,忍不住笑出声来。“当时村里人都说我待不长就会回国,可是我偏要争口气,告诉他们,洋媳妇一样能料理好家务。” 1998年,努内利用父母寄来的钱,同丈夫办起了能容纳12000只鸡的养鸡场。为了节约费用,他们还承包了6亩责任田,把地里收获的玉米等农作物粉碎成部分鸡饲料。从来没有干过农家活的努内一切从零开始学起,耙地、播种、除草、割麦子、扒花生、搭建鸡棚、拌匀鸡饲料、弯腰喂鸡等看似轻易的劳动,把努内累得腰酸腿痛,手脚磨出了老茧,嘴角上火生出了水泡,她都咬着牙硬挺着坚持了过来。1999年夏日麦收期间,丈夫开着手扶拖拉机带动的小型麦收机,前面割倒了一排排麦子,她在后面要急急忙忙地打捆收好,烈日当空,她弯下腰,汗水顺着眉角大颗大颗地滴在了麦田里,飞扬的麦穗絮末顺着领口袖口钻到了她贴身的衣服里,浑身发痒,皮肤过敏红肿。不过,看着从脱粒机里流出的金灿灿的麦粒装了一麻袋又一麻袋时,她脸上挂满了丰收的喜悦,心中的苦累,随之烟消云散。

    辛辛苦苦地到了年底,夫妇俩数起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钞票,年收入居然有了两万多元。后来,夫妇俩不仅扩大了养鸡规模,还养起了奶牛,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努内从一个亚美尼亚的女护士渐渐融入了中国农村的普通农妇生活。遇到谁家结婚、谁家生孩子,努内都会提上一篮子鸡蛋前去贺喜;村里的人上她家串门、聊天时,她都要端出红鲜的苹果、捧出喷香的炒花生等招待客人。

    “我变成了占家庄村里一个普通农民的老婆,以前那些好看的衣服我一天没有穿过,只有在赶集的时候,我才会穿上漂亮的花裙子。为了我的家,这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家过得好,人家才会说你了不起。最终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成功了。”努内说这番话时,露出一脸自豪的表情。

    重返城市添烦恼

    邓忠刚却更怀念以前的“穷日子”

    最初来到中国的8年里,努内和外界很少接触,每天就是喂鸡种地,她已经习惯了艰苦的生活。可是2004年,当努内陪着从亚美尼亚远道而来的父母在城市里游览时,她的内心起了波澜,她产生了要改变自己生活的想法,她决定要带着丈夫离开生活了8年的农村到城里做生意,而做生意却是朴实的丈夫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上一篇:世界十大未发掘的宝藏探秘
下一篇:制约亚美尼亚与美国关系发展的主要因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