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缅甸 > 缅甸

茵莱一梦 怎把碧水付丹青

    茵莱湖原是由四个小湖泊汇成的大湖,缅甸语中,“茵莱”即为“四座湖泊”的意思。当地人传说天上有四位仙子因贪恋茵莱湖的美,下凡到人间,永远地驻守在了这座美妙的湖中。

    凌波微步的湖之子

    良瑞镇(也称作鸟水镇)位于茵莱湖的北端,是湖区旅游的集散地,有运河与湖水相连。

    前往茵莱湖,需从良瑞镇租乘那种船身狭长,内体漆彩,吃水轻浅的柴油机动船。这种机动船别的方面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噪音太大,对湖上的幽美环境是一个很大的杀伤。当地人无奈地解释说,因湖中密布水草,噪音小的汽油发动机吃水较深,容易被水草缠住,无法行船,所以这种价廉物美的产自中国的柴油发动机,因不受吃水深浅的限制,自然大行其道。

    船从运河进入湖口后,水面豁然开朗,雾霭中的两面群山,沿湖列席向南。湖水清浅,看得清顺水飘忽的水草。早起的水鸟掠过水面,留下忸怩的叫声。水面远远近近,已有不少勤劳的渔民在作业。这是茵莱湖的奇观之一:一叶扁舟上,一成年男子立于船头,手举高约一人的喇叭形罩网,单腿夹了船桨,一边划动小船,一边观察水下动静。待到下网之后,即以一长长的竹竿搅扰罩网中的水草,直到逃窜的鱼儿卡在网上为此。划船过程中,渔人的身体姿势十分优雅,斜身跷腿蹬腿,整个身体和小船成为一体,桨板起落处,船无声漂曳前行,桨板带起的一串水珠,也是落水无声。据说这种独特的捕鱼方式,有着十分重要的保健意义,因常年生活在湖上,渔人们为避免双脚的行走功能退化,遂发明了这种原始又独特的划桨姿势。不过,在仅可容身的小渔舟上,不可有太大的动静,既要保持平衡,又要忘情作业,没有一番艰苦的训练,恐怕很难身怀如此绝技。

    每当有游船靠近,渔家马上很卖劲地表演起捕鱼的动作。这些年来,因湖中渔业资源减少,打鱼的人也少了,不少人改行做起了旅游生意,慢慢地划桨捕鱼绝活变成了表演,变成了为游客提供的服务项目,而如醉如痴的游客在拍过照片之后,大多也都会给渔家一点小小的意思。

   血拼路上,落荒而逃

    “你运气好,赶上了五天一次的水上集市。”旅馆老板说。水上集市,光听听名字就已让人心痒难耐。

    和缅甸其他地方不同,掸邦高原因为人居比较分散,集市不是天天都有,当地人选中几个不同村庄,按五天一个周期轮换坐庄开集市,村民们就像打游击一样,按照集市的时间决定日常生计的买进卖出。

    那天,茵莱湖的集市轮到了伊瓦村。兴冲冲赶过去,集市正开张,在伊瓦村浑浊的小河汊里,许多的小船推来搡去,岸上的人声,河中的人声,船只的轰鸣,闹得不可开交。但市场上的交易似乎不甚理想,不见漆彩的船只,也没有想象中满船满筐的鲜花、水果,也见不到身着鲜艳民族服饰的部落民众,除了那些推销纪念品的船只,人群中大部分都是乘兴而来又扫兴离开的旅游者,而真正做买卖的当地人反倒像是在不务正业。

    当时的情形大致如下:当那些纪念品小船热切而卖力地远远朝你赶来的时候,在他们执著的跟踪与攀援下,游船们只好载着困惑不安的游客,在举棋不定犹豫不决中摇摇晃晃地冲开包围,仓皇逃出这场短兵相接的集市。

    接下来由着船夫带我们去了一家他认为是“别的旅游者不常去”的长脖族人的船屋。一处水上的吊脚楼,屋前廊檐下,挂了介绍长脖女子的大画布,两个穿了民族服饰,戴了铜环的长颈少女闲坐着,看着过往的船只。客人一来,马上颤颤地端上她们部落的热茶,因脖子被拉得老长,脸上只有一副勉为其难的表情。年轻热情的屋主第一千遍地介绍着长脖族的由来,并朝坐在地上纺织的老妇示意,“我妈妈”,又朝那几个年轻女子示意,“我妹妹”,“她们都是自愿戴上铜环的。”据说,脖子上戴铜环的做法,起源于当年她们生活在深山老林时,因害怕遭到猛兽袭击而采取的自我保护措施,后来竟演变为一种部落的流行时尚。今天,这种习俗渐渐地淡化了,戴不戴铜颈圈,是个人自己的事情。只不过,因为旅游的发展,拆下的颈圈又开始回到妈妈和姐妹们的脖子上。

    诡谲镜城,妖湖蜃影

    省却了接下来的铁匠铺、纺织品作坊以及雪茄作坊等常规项目的游玩,请船家把船带出村庄,带到无人的水面,把发动机熄灭,任船在水上飘荡滑行。

    当运动中的世界静止下来,买卖静止下来,房屋静止下来,倒影静止下来,呼吸和情绪也都静止下来,此时,最茵莱的时刻开始出现。此时的茵莱湖,和茵莱无关。

    这是茵莱湖无人言及却又无人不知的秘密时刻。

    屏住呼吸,有双辫的素衣女子,开始从梦境0现,在梦境中划动单桨,然后消失在水天一色中;一队背了书包,白衫绿罗衣的小学生,吵闹着划了船,拐进一处水汊;一只黑色潜鸟,从水中冒出半个身子,又继续潜入了水中。此时,湖中任何一处,所有的事物都成倍地出现,成倍地消失,成倍地从来处来,从去处去。这是令人困惑的奇幻时刻,成倍的房屋,成倍的湖水,成倍的河渠、天空、芒草、水鸟、鱼群、水草、成倍的寺塔,成倍的湖上人家,成倍的静静的日常生活。水面似有无穷张力,水下的世界似乎比水上的世界更有说服力,更加清晰可信。转瞬间,茵莱湖成了一座阴阳相接的另度空间,一处水妖的空幻之城,就这样,相对的世界变成了成倍的、绝对的事实。

    我心中忐忑不安,只怕自己不小心瞥见了茵莱湖的妖冶精魂,从此可能遭遇被水妖变成石饼或者盐柱的宿命。

    在日影跳跃的深处,眼中幻视恍惚,耳中盲听缭乱,那是成倍的我:我内心成倍的声音,成倍的影像,杂沓交错互激的结果。那一定是另外的我,一个即将加入水妖行列的我——此时,千万不要相信自己所见所听,千万不要俯视自己的倒影,不要用手去触抚水面,这是决定性的时刻,那深藏的未知世界一触即发。

  

上一篇:西哈努克城:海的味道
下一篇:Racha岛 蓝天碧海如诗似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