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朗 > 伊朗

伊朗游记

这个国家给人的表面印象是比较保守的,整个德黑兰的商业街上极少有巨幅的霓虹灯广告,我仅仅在去机场的公路边上看到过,1基亚、索爱、天梭手表,还有我们的格力。入夜以后德黑兰也不会有上海这样的华灯异彩,仅仅是卤素灯组成的公路的轮廓和城市的街区。但是有的地方的街边也有一些装饰性的街灯,类似我们圣诞节时候的彩灯,还有一种树脂做的和真树一样大小的“人造树”,晚上通体发着白色的光,象一棵晶莹透剔的冰雕,在现在已经不是很冷的德黑兰倒是显得很别致。

   我第一次去伊朗以前,曾经在网络上搜过德黑兰的简介, 大多是“德黑兰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但是当我下飞机的时候,我就发现这里的天空是碧蓝碧蓝的,也有白云,但是很少(气候干燥),德黑兰是一个山脚下的城市,边上就有一座“恰乌都”雪山,终年积雪,在碧蓝的天空映衬下很漂亮的,很像乌鲁木齐的城市天际线,但是“恰乌都”要比天山离城市近多了,所以看起来更加漂亮。德黑兰属于山城,市内的马路上下坡很多,所以有时候汽车的尾气稍稍重一点,但是绝非“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当然这里的汽车不是很好,虽然在路上也能够看到大众,奔驰,本田,尼桑之类的新款车,但是大多的车型都是很旧,而且有不少的车在我们看来旧得几乎报废了同样驰骋在公路上,这里的主要的车都是欧洲车,我极少到美国车,这可能和美国对这里近十年的制裁有关。这里最最时髦的车型是标志206,大街小巷有现代感的车就是“206”,而且是唯一的(这很像80/90年代的中国,到处是大众桑塔纳);还有比较稳重的新车就是韩国KIA的Pride(价钱更便宜);这里要提到他们本国的“莎曼德”,这种车在伊朗的比例极高,车子属于中型车,外观不算时髦但其性能绝对在标志206和KIA之上,价格当然也不菲。路上也有崭新的奔驰S320,都是警车。这里还有很多老车:很老的奔驰、沃尔沃、大众甲壳虫,简直是古董了,但是还能够上路,估计在欧洲能玩这种车的都是阔主,这里只是平民百姓。还有很老的集装箱卡车:马克、奔驰、沃尔沃,像汽车博物馆。

   由于受到多年的制裁,伊朗的国内工业比较健全,从钢厂到化工橡胶,电线电缆轮胎轴承都能自给自足,这比起其他阿拉伯国家只能造造金银首饰、果汁面包,伊朗是很工业化的。当然现在这里还在发展核技术,地球人都知道,哈哈。。。

   伊朗人的语言不是阿拉伯语,而是波斯语。这里的地理位置就是过去大名鼎鼎的“波斯帝国”,虽然欧洲的世界历史都认为“波斯帝国”后被成吉思汗所灭,但是伊朗国内的观点是蒙古人西侵,但是“波斯帝国”没有消失,现在的伊朗就是“波斯”的香火延续。所以在很多场合,他们都很自豪地称自己为“波斯人”,而不是“伊朗人”。前几年,曾经有欧美的地理学家要把“波斯湾”改名,结果伊朗政府威胁:哪个国家敢改,就是侵略伊朗,那个牛!

   也许内贾德给人的印象太深了,很多人都以为伊朗人都是穿着灰西装,几天没有剃胡子,像没有找到工作的农民工,更有人把1的形象和伊朗人混为一谈。伊朗人属于西亚人种:黑发,皮肤偏白,身材大多比较高大(内贾德绝对属于小个子)。有意思的是在伊朗的东部有一些人和我们长得很像(我原来以为是回族同胞),据他们讲,他们是过去成吉思汗蒙古种留在波斯的后裔。伊朗的男人大多是穿和我们一样的衣服,夹克/牛仔裤或者西装,但是不能带领带(领带是不能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极少有人穿着阿拉伯长袍上街,这和伊拉克、巴基斯坦完全相反。尽管很多身份照,驾驶证上是留大胡子的(因为这种造型是官方的标准)。大多伊朗男人生活中都不留1式的大胡子,都是刮得光光的,或者是英式的“绅士胡”,或者是加勒比式的(加勒比海盗看过伐?),还有人装酷留埃及法老式的胡子。。。其实人家胡子浓,16/17岁就腮帮子发黑了,一个星期就可以换一个“胡形”,如果忙几天没有刮胡子,胡子就很长,不要以为人家蓄了一辈子的冤仇才留出大胡子,误以为大胡子就是“极端分子”、“1”。

   我驻地附近就有军营,有时候经过他们操场的时候他们也出操(操场足有4个足球场大,好像体能训练欠少,没有看到他们武装越野之类的,10多度的气温下还裹着棉衣,没有见到满头大汗的训练。土黄色的军装,深蓝色的冬季作战夹克,皮靴,看上去很精神,单兵武器不是AK47,而是类似FN的自动步枪,但是他们的哨兵倒是AK47。这些小兵给我的印象很可爱的,前几天和当地人开车到军营对面的小超市买东西,我在门口抽烟,等当地朋友结帐,有一群兵在军营的围墙外除草,十多个小兵有的懒散地挥着锹,有的躲在草丛里,坐在地上偷懒,一个兵见到我跑过来问我:Chini,or Japon?我告诉他们我是中国人,他回头哇啦哇啦告诉他的伙伴我是中国人,一群像高中生一样的小兵都涌过来,笑着用简陋的英语和我打招呼握手,然后“Chini good,Japon not good”,弄得我爱国主义热情很高涨。后来门口的哨兵向他们轻轻吹了一个口哨,他们马上闪人,拿着锹卖力的除草。果然一个秃顶的军官从里面跑过来,哇啦大骂他们,一个兵还回嘴说我是中国人,结果那个军官见我眉开眼笑。纪律不强,但是很可爱。伊朗男子是必须服兵役的,一般是2年,如果不服就没有护照,富家子弟也有很多不服兵役,但是他们花钱也搞不到护照,这点来说这个国家一点都不1。女孩子护照申领没有兵役限制。

   这个国家的人给我的印象,是比较悠闲也比较奢侈:饭菜的量很大,大到大多数人都吃不完,然后就扔,有钱的扔,贫下中农也是扔,食物浪费很多。每天定时喝茶,喝茶还要含一块有碎杏仁的糖,不管是经理还是工人到时候都停下来喝,一喝就是10分钟,那个悠闲。家里取暖是天然气,20度了还是开着,白天晚上24小时都开着,然后再热就开空调了。。。而且我研究过这个天然气取暖器,换热效率很低,大多热气随着烟囱排到室外了,能源浪费太厉害。与其说他极端,还不如说他们是一个没落的贵族。

   清真寺在伊朗其实不多的,也没有那么多人天天去祈祷,大多清真寺都是年代久远的历史建筑,真正的宗教功能已退居2线。伊朗95%以上的人是穆斯林,剩下的是犹太人,还有朝鲜人------没有想到吧?

   穆斯林,不会令你奇怪,但是他们真正坚持祈祷的人不多,去清真寺祈祷的人更少,去麦加的祈祷的人真的是少上加少。祈祷的人每天的祈祷大多只有3次(巴基斯坦是5次,5次是标准的穆斯林祈祷)。尽管伊斯兰教规禁酒,伊朗宪法禁酒,但是我认识的所有伊朗人都喝,但是不能在公共场合喝。我认识的伊朗年轻人(年长的没有试过),在开玩笑的时候,说说“猪猡”也不犯忌,有个家伙告诉我他在别的国家吃过猪肉----那个爽。。。你以为人家被“宗教洗脑”了?绝对没有--------他们和我们差不多。

   犹太人,过去伊朗是一个帝王制国家,有犹太人很正常,2战的时候还逃难过去不少。1974年的伊斯兰革命才建立的伊斯兰政府,对犹太人也不苛刻。犹太人、穆斯林彼此很和睦的,电视台里还有专门的希姆来语频道放犹太祈祷仪式。

   朝鲜人是近年移民到伊朗的,大多是女人,由于前几年朝鲜闹灾荒,很多女人嫁到伊朗,当然娶他们的人大多是海员。伊朗男人多,而且伊斯兰教规允许讨4个老婆(当然真的讨得起有1个以上的老婆,都是有钱人)。还有的原因:反正流氓国家了,流氓嫁流氓,生出纯种流氓。

   这里要说说伊朗的女人,不要以为伊朗女人必须蒙个面纱,这里不是1统治,女人戴个头巾就可以了,如果家里宗教氛围严格,出门就戴个黑色的头套(只遮头发,不遮脸),可以穿牛仔裤、夹克衫、衬衫,当然女人总是多愁善感,对于思维意识上的东西比如宗教,总是更多依赖一点,所以有时候每个月她们也会穿几天黑衣服,或者黑袍。伊朗年轻女子受教育的程度都很高,普遍是大专以上,职业妇女比例很高。加上从小在宗教氛围里长大,即使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气质也是很好,没有见过特别低俗的。伊朗也有0业,但是在严格的伊斯兰教规下(这个还是很严格的),0业极其收敛。这点上伊朗人,特别是女人的是非观念还是很强的,卖身求荣是极受鄙视的。还有一点:伊朗女人不管是身材还是相貌,绝对是美女如云-----“芭比娃娃”见过吗?如果头上披块头巾,然后放大至身高1.70m,就是伊朗MM,而且皮肤很好(欧洲女人的体毛很重的),即使结婚生了孩子的女人也很少有“俄式大婶”一般的体型。在路上找个丑的,我告诉你----很难!总结:形象靓丽,吃苦耐劳、作风正派。这也是美国要垂涎伊朗的原因之一。

   石油,还是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也是国家的政治命脉,而他的地理位置又控制着世界的能源动脉,霍尔穆兹海峡的作用我就不再重复了。

  

   伊朗在1974年的伊斯兰革命以前和代表西方利益的美国、英国的关系那时候可是极其铁的,英美和巴列维王朝的交情当然并非出于仁慈,伊朗的F14就是当时巴列维王朝收到的礼物(连以色列人也没有),为何?石油。

  

   霍梅尼上台后,要建立穆斯林集权,要与西方明算账,为何?石油。

  

   美英当然火了,给了你不少军火和援助金,“收了礼金,不嫁女”,那么伊朗你当然是“耍流氓了”!当然其中还有其他很多的原因。

   现在的伊朗的外交给我们的印象似乎很极端,动不动就是要灭谁,动不动就是挑衅滋事,似乎真的是M国所谓的“流氓”。但是想想50/60年代的中国,我们难道不是这种“流氓”?我们爆了原子弹,又爆氢弹,我们的MZD还要“打仗、打大仗,打核战”、“深挖洞广积粮”。。。刚打完内战又跑到朝鲜和联合国动手,打伤了M国警察,然后惹了大哥苏联,然后又惹??柔一点,可爱一点,你我现在是不是生活得更好?小个子内贾德其实还是很智慧的,核门槛不是考试以前的临时抱佛脚,现在的“核技术”类似空城计,但是这种空城计,在空中侦察,电子探测的现代技术下,不是那么好唱的。怎么唱------拖,再拖,一拖再拖,拖到某一天,空城不再空,就成了。

   中国当然是伊朗手里的好牌(当然另一幅牌局里,伊朗也是我们的牌),内贾德也是一个高级玩家,不会乱出牌。于是2006年,日本的3座油气田的开采权,2座归中国,据说仅剩的1座也要。。。1的C80*也不是空穴来风,不管是伊朗还是我国,都不会傻到把厂址、电话、出厂日期都印在导弹上。一枚三无产品把你的0干了,你去查,反正你没有证据,但是下一次还可能1。还有没有其他的三无产品比如J-1*或者核***?自己去考虑,反正你考虑的时候,你不会动手。-----拖!

   现在伊朗人还是很镇定的,没有任何逃命潮和什么防空演习之类的紧张气氛,我驻地边上的一个军用机场有起降,飞机是老式的螺旋桨的教练机(大概是伊尔),但是批次比以前多了,晚上也有飞行。国际机场上欧美人的确少了很多,进港的还有不少中国人,刚刚过完春节,返回伊朗(算不算春运)。

  

上一篇:游伊朗
下一篇:伊朗波斯波利斯游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