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以色列 > 以色列

耶路撒冷所见所闻 

在以色列,第一眼看到枪,触目惊心。朗朗乾坤,青天白日,我们没在大街上见过背冲锋枪晃荡的人。那是在特拉维夫的一个十字路口,我们的车停下等红灯,忽然看到车窗外一个年轻军人背着冲锋枪在抽烟。吓了一跳!全车人都看稀罕一样过去看他。一会儿,远处一个美丽的犹太姑娘奔过来,他们拥抱、接吻,然后挥手告别,小伙子打车走掉。他们头顶上,是大幅的广告牌,很时尚,很商业,很现代。

   和平和战火,就这样在这里奇妙融合。这就是以色列。

  

   经过特拉维夫最热闹繁华的乔治王街,美女帅哥如云,导游指着一处地方说,这里0过;去死海的路上,高速公路周围的沙漠中,遥遥出现小城的影子,希伯莱大学的导游说,这是巴勒斯坦集中居住区,而路边就是交火的水泥掩体;车入耶路撒冷老城时,经过一个中心转盘,导游说,这里0过;在老城的阿拉伯人居住区中,忽见用铁丝网包围的几间房,这是犹太人在这里占下的地盘……犹太人、阿拉伯人、以色列、巴勒斯坦,这些原先在电视新闻中不断重复,直到听得麻木的词汇,如此才有了实感。而战火虽未见,却时时存在于人们的日常表达中。

   其实在以色列多日后,会忘掉它和战火的关系。这里的人热情率性,长得好看,让人怀有好感。那一夜,即将离开以色列,决定要摆脱导游的线路,去逛一下特拉维夫的街市。事实证明,这样的小小冒险是非常值得的。我们终于用自己的脚丈量了以色列的国土。因为我们在夜晚的城市迷路了。用蹩脚的英语问路、步行,被热情的当地人拉着交谈、拍照,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特拉维夫的夜眠来得很早,灯火早早开始灭了。

   这个时候,一群年轻的军人,有10来个,像深夜集结街头玩耍的少年,在和我们一街之隔的路那边喧哗着赶路。枪,在他们肩上晃。

   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夜晚、疲惫的脚,这样一群人,忽然让我们有些害怕了。我们想起来,这是以色列,这是传说中不安定的以色列。“飕——”不敢贪恋异国奇景,我们赶紧打车回了酒店。

   很想把那个希伯莱大学导游的导游词背下来,事实上,连1/10都不能记住。因为以色列,尤其是耶路撒冷,是这样一个历史复杂的地方。它是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三大宗教的圣地。关于耶路撒冷的争夺史,毁灭、重建、朝代,真是令人眼花缭乱。这个城市被18次夷为平地。至今,老城里依然纠结着犹太人和不肯接受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人。耶路撒冷到底是什么?以色列声称是它的首都,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也声称未来将在此建都。

   据说上帝将在适当的时候派弥赛亚降临人间拯救子民,而降临地就在橄榄山。因此在橄榄山顶看到了墓地奇景,犹太教徒、基督徒和穆斯林都分别占有墓园,倒是和平共处,共同等待金门大开,弥赛亚降临。

   繁缛的历史和文化交迭,短短的“观光”根本无法深入了解这个古老的国家,留在心中更为亲切的记忆,反倒是现代的以色列街景和以色列人。但是,那历史文化的迷人影子在心里勾连,回来以后,开始留心所有关于巴以冲突的国际新闻。

   而假如要了解以色列的建国历史,则可以去看《哦,耶路撒冷》。这个电影,在我启程去以色列之前看了三遍开头,都无法理清楚其中的人物关系。犹太人、阿拉伯人、分治、战争……从耶路撒冷回来,再次去看这个电影,终于明白每一个镜头在讲什么。

   故事背景发生在二战结束后,联合国就巴勒斯坦分治问题以投票方式决议:英国于1948年8月1日结束在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两个月后,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两个国家,阿拉伯国和以色列,犹太国。但是阿拉伯联盟国家不同意,在以色列建国次日就发动了对犹太人的战争。这样浩大的历史故事,当然要从个体的故事入手。于是,电影从纽约街头开始。在美国生活的犹太人鲍比和阿拉伯人塞迪在纽约相遇成为好友。为了各自不同的使命他们回到家乡。并不好战的他们被民族和宗教的冲突胁裹进去,根本不可能超然于外,他们不仅拿起枪杆,而且在战场上相遇……

   而这不是故事,这是很多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的现实。

  

上一篇:迪拜 比想像中更奢华  
下一篇:耶路撒冷 金光环下的沧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