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朗 > 伊朗

伊朗情侣不能手牵手

在伊朗,你永远是客人,我已经不只一次听到伊朗人告诉我,每次听的时候都感到不可思议,都带着怀疑去相信,但是都是真的。

    阿里是我在设拉子 (Shiraz) 认识的朋友,在德士上,一辆德士挤着5个陌生人,全身密不透风的“黑玫瑰”抱着孩子在前座。在伊朗,这个曾经叫成波斯的地方,德士都是共享的,有点像我们尝试,但失败的“共享德士” 计划。这个国家还没有学会浪费?还是因为缺乏,分享已经成了他们生活哲学?

  

    好客性格

    就这样,我和阿里成了朋友,不认识的我们一起去相同的目的地。下车时,他有事要办,留了电话给我,说傍晚就会有空,可以到他家玩,我们只共乘了一程车。我并没有怀疑他的居心,在伊朗,你永远是客人,我已经不只一次听到伊朗人告诉我,每次听的时候都感到不可思议,都带着怀疑去相信,但是都是真的。

    好客似乎是中东人的性格特征,媒体曾经要我们相信,这块古老土地上,人人都是宗教狂热兼恐怖份子,那样的人,我在伊朗没有遇见半个。记得就曾有人由颈上脱下小挂袋,装了迷你型可兰经的,亲自把它戴到我身上,祝福我平安上路。那一刻,感动得连再见也忘了说,而我们才认识了15分钟,因为在巴士站等车,你要谢谢他们,他们会说insah-allah,即是神的意愿,是神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从不把付出看成属于自己的福分。这就是伊朗人的热情,一点都不热,但是你能感觉到。这些都不是孤立的事件,你问任何一个到过伊朗旅行的人,他们都有很多美丽的天方夜谭要告诉你。

    阿斯法罕回教堂

    原来还有天方夜谭,在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只要你揭开她的面纱,你就能看见她的美丽。

    在“包装旅游”盛行的小小岛国,伊朗还是一个只在报刊及电视上出现的名词,封闭保守是形影不离的形容词。还好有电影,成了我们认识伊朗的窗口,也是因为电影,让我决定到伊朗去。近几年来,风格清新、纪实风格强烈的伊朗电影频频在国际影展中获奖,特别突出的是孩子题材的电影,温情感人,往往表现出孩童在困境中的纯朴乐观,像不久前本地上映的《天堂的小孩》。今届的新加坡国际电影节,自然也不能免俗地引进不少伊朗电影。

    而几乎遗忘了的电影画面,不断在旅途上重演,那些模糊的光和影,有了真实的投射屏幕。记得车子由土耳其入境伊朗,在前往伊斯法罕 (Isfahan) 的途中,公路两边是连绵的山峦,山峦长着一排排的树,暗绿色的,连接着蓝天,是橄榄林吗?《橄榄树下的情人》的诗意画面,和眼前的景色交叠在一起。这时候,车子开进飘雪的天空,车上刚认识的朋友递来一杯热茶,和几块白糖,原来在伊朗是先含糖,再啜几口茶的。

    缤纷色彩

    旅行车子偶尔飞过一些游牧民族,眼过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神。游牧民族的缤纷亮丽和四周的荒芜凋零形成强烈对比,纵使环境恶劣,一些生命还是兴高采烈,在马不停蹄的飘泊中,寻找另一种安定。他们身上的色彩都来自身边的大自然,如果你看过伊朗著名导演莫森的《魔毯》,你就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古老的波斯茶馆,过去是商旅队的驿站。

    这个看似单调的地方,原来那么喜欢颜色,那么懂得玩弄颜色,或许周围越是单调,越是不容许单调。到伊斯法罕看看那些用颜色堆起来的回教堂,那个曾经住过强盛而自信的沙法毕波斯皇朝的城市,市中有个大广场,广场上有美丽的回教堂,一块一块绘上宝蓝色线条的瓷砖,排比成华丽和夸张,在炎热中形成一股冰凉。周围是比迷宫还要迷人的中东市集,由色香味声组成,迷路是你惟一的命运,因为有人,处处都有风景,突然杀出一间300岁的老茶馆,躲在四合院里,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商旅队的驿站,当年他们就是运着中国的丝绸和瓷器来到这里,累了,喝杯茶吧!休息一天再上路吧!进入茶室,空气像300年前一样。老客人抬头看了我一眼,吟唱了一句诗,又继续抽着水烟,一抹神秘的笑容瞬间消失在氤氲水气中。

    伊朗小孩

    后来走进东部古城 Bam 的小巷弄,黄泥砌成的墙像沙漠中的沙堡,被古老的风浪侵袭着。转脚间,突然跑出一个小孩,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还以为走进《天堂的小孩》的场景。但是坦白说,我很怕伊朗的小孩,常常让他们欺负,害我看见他们就得拔腿跑。有次碰到放学,一群小孩开始“围攻”我,拿着课本要我签名,签了七八本,手累了,草草结束“签名会”,杀出重重包围,没有获得我的签名的小孩就拿石头丢我。后来,和其他游客谈起,发现他们都有相似的经历。

    最近在国际新闻上常看到伊朗的消息,不久前的大选,改革派胜利,可以看得出伊朗人民要求更加开放的生活方式,最近安迪华荷的画也到德黑兰展出,美伊关系也会逐渐改善,不可以打领带喝可乐,情侣也不能手牵手的民族,或许慢慢朝向自己向往的生活方式迈进。

    记得导演莫森接受访问时谈到伊朗电影风格的形成,说到就是因为和美国关系绝裂,好莱坞电影被拒于门外,伊朗才能全心全意地发展出自己的电影,观众的口味也没有好莱坞化,反而能接受伊朗电影(大意)。把门和窗打开之后,阳光雨水香气乌烟,都能进来,变始终是会变的,只是不知道是好是坏,而好和坏,又由谁来裁定?我只是知道,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它的子民和风光曾经带给我那么多美好的,永远不会变质的回忆。

上一篇:古印度女人袒露酥胸
下一篇:多姿多彩的伊朗美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