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科威特 > 科威特

又逢科威特开斋节

12月17日星期一

    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在科威特的居住、身份和车辆驾驶等几乎所有必备的手续就能在入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办成了,这不仅对大多数工作和生活在科威特的外国人来讲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就连我自己也觉得是不是太快了点儿,因为这毕竟是在斋月期间啊!

  

    在阿拉伯国家本来办事效率就很低,再赶上斋月人家白天不吃不喝,无精打彩,你就是性子再急的人,哪怕你要办的是火烧眉毛的事,但碰上那种爱答不理,张口闭口“布克拉,因沙拉”(意为:明天,如果主愿意的话)的人,你也是没脾气。

    最终我还是没有成为创造奇迹的人,就在两个表针重叠在斋月最后一天的中午12点整时,科威特法尔瓦尼亚省交通局的那个满脸倦意的办事员,一边极不情愿地接过我递上去的已涂满各部门领导签名的驾照申报单,一边向挤满人群的柜台外看了看,斜了我一眼,连头也没抬地甩了一句,“节后再来办”。

    16日是开斋节,也是我来科威特整整1个月的日子。我的境外工作经历似乎总与斋月,与开斋节有着不解之缘。从1988年起,我前后三次告别家人到国外工作都是在11月,也都赶上了阿拉伯国家的斋月和开斋节。今年的开斋节科政府规定放假三天,加上周末的双休日,实际上是放假五天。与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一样,科威特的节假日也特别多,对阿拉伯人来讲开斋节是仅次于宰牲节的第二大节日。

    按科威特人的习惯,在开斋节的第一天亲戚朋友相互走动,互致问候,在以后的几天里,由于放假时间较长,大多数科威特人都愿意到国外过节,分社对门那户人家就举家出境过节去了,以至于房顶上储水箱的水阀失效也没有人管,我每天打开窗户就能看见那水箱里溢漏出来的水哗哗啦啦地将半面楼墙浸泡在水里。

    人们的大量出走使机票格外难买,以至于在节前的数天里机场和各航空公司的售票窗口就早早打出“OVER”的字样,表明已没有空座位了。负责给我们订报的埃及人赛义德就是因为买不到机票而无法在节日期间回国与家人团聚。旅游公司也抱怨说,尽管不少家庭希望借节日的长假出国旅游,但受“9·11事件”的影响,航空公司所能提供的航班与去年相比还是少了很多。

    如今过节与以前大不一样,过去科威特人特别看重开斋节,节日期间各家主妇们总要做几样平时很难吃到的食品,但现在生活好了,人们不愁吃,不少穿,不缺钱,连孩子们也觉得过节不过节没有什么两样。

    过去过节时,女性从大人到孩子都要用指甲花将手指和脚指染成暗红色,以显示节日的喜庆。节前家家户户还要清扫房屋,喷洒玫瑰水,和用檀香熏蒸。就连平时很少下厨的富家主妇们也要亲自操勺做一些在市场上买不到的食品,如一种小圆蛋糕,它是用面粉、鸡蛋、食糖、豆蔻、蕃红花和玫瑰花水制成。

    以前节日到来时最忙活的还有那些平时赶驴卖水的小贩,为庆祝节日的来临,他们用鲜明的颜色涂在驴子身上,并给驴子戴上叮当作响的铃当,为的是在节日期间供人租骑。

    科威特人过开斋节很有些象中国人过春节,节前的那个晚上也有守夜的习惯,听着窗外的爆竹声,偶见夜空中几朵绚丽的礼花,真有爆竹声声除旧岁,欢天喜地过新年的味道。

    随着开斋节第一天清晨的宣礼声,科威特人举家去清真寺做节日礼拜,大人们在里面做礼拜,孩子们聚集在清真寺门口,相互煊耀着各自的新衣,礼拜结束后,孩子们便按老礼儿亲吻爷爷、爸爸等长辈,以便从他们那里得到相当于中国压岁钱的红包,这时孩子们特别高兴,因为他们可以用这钱在节日里买吃的,买玩的。

    象我们大年初一吃团圆饭一样,科威特人开斋节的早饭也很丰盛,餐桌上有蛋糕、煮蚕豆、薄饼和各种甜食。饭后,男人们要去一种叫“迪瓦那”的场所,在那里与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和过往的客人相聚在一起,宾主们席地坐在用粗羊毛编织的地毯上,品茶吸烟,互致节日问候,很象我国春节期间的团拜活动。

    过节首先要有气氛,科威特人过开斋节虽然不如我们过春节那么热闹,但所到之处还是能够感受到节日的气息的。节日气氛最浓郁的地方要数糖果店和糕点店,开斋节还没到,城里的各家糖果店和糕点店就早已宾客盈门了,有些老字号里还排起了长队。国产糖果以其口味纯正与包装华丽品种多样的进口糖果展开激烈竞争。家家户户过节时买糖果和糕点是科威特的传统习俗,科威特人认为美丽好吃的糖果不仅是对节日到来的祝福,也是馈赠亲朋好友的最好礼品。相传阿拉伯人在斋月期间做糖果、买糖果、相互馈赠糖果已有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了,当时的沙姆(现今叙利亚)地区和阿拉伯半岛地区人多以经商和放牧为生,每逢开斋节到来,出门在外的人回家时总要带些礼品,手头再紧也要给家人买上一包糖果,从那时起这便成了这两个地区老百姓的一种节日习俗。

    为了刺激国内消费,吸引顾客,商家也借节日大打降价牌,各商场和大型超市继斋月大减价后,再次掀起新一轮的减价浪潮,就连那些平时从不减价的名牌店似乎也顶不住左邻右舍的竞相压价,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用打折的方式促销。大店的促销方式自然多种多样,中奖礼品也是种类繁多令人咋舌的,彩电冰箱在这里已算不上大奖,不少店家的门外高高地架起一辆最新款的名牌车,上面赫然地写着“快来买吧,兴许只花三个科第这辆车就是你的了”!

    位于海滨的萨勒米亚大街是科威特城最繁华的街区,号称是科威特的“王府井大街”,这里全球各种品牌的时装店栉比鳞次,麦当劳、汉堡王和踢卡鸡等世界名吃应有尽有。开斋节的夜晚,萨勒米亚大街还成了香车美女荟萃的地方,平时难得露面的科威特女孩子在大人的陪同和带领下,开着奔驰、宝马、卡迪拉克来到这里品名吃,逛名店,享受节日夜晚的喧嚣、热闹和欢乐。这些平时包头捂脸的女孩子,此时也纷纷展示出最时髦的服装,她们所到之处也成了男孩子最集中的地方,科威特很多学校都是实行男女分校,男孩子和女孩子平时很少有机会近距离地接触,所以节日期间男孩子特别愿意去萨勒米亚大街,其实那里除了购物和吃饭没有什么可玩的,他们去那里实际上为了看平时难得一见的美女,饱饱眼福罢了。在萨勒米亚大街上我遇到三个来自伊朗的年轻人,当他们得知我是来自中国的记者时,高兴地说中国好,中国足球队好,中国队与伊朗队一同进入了世界杯决赛圈,是亚洲最强的两支球队。其中一个胖胖的小伙子,居然还是马明宇的崇拜者,他对我说,马明宇和阿里盖伊是亚洲最好的球员。临别时他们还表示祝中国队走好运。海风吹佛下的萨勒米亚美极了,游乐园里大型游艺机的彩灯闪烁,孩子们尽情的欢歌笑语,震耳欲聋的阿拉伯民歌,音乐下科威特小女孩的优美舞姿,浓香四溢的民间小吃,加上小商贩的叫卖声和滨海大道上长龙似的汽车,使人感到节日里的这个石油小国宛如人间天堂。但科威特毕竟不是无数打工仔所梦想的淘金地和天堂,我看见在萨勒米亚高级饭店门前为科威特富人开车门的是印度人,当科威特人一家老小在大嚼大吃时,站在一边的服务生是菲律宾人,时装店里伺候科威特小姐试装的是泰国人,开理发店的来自黎巴嫩,擦车的来自孟加拉。科威特就是这么一个被数十万外籍劳工养活的国家,打工仔们在这里挣的是辛苦钱,血汗钱。

    开斋节之夜,分社的门铃响了,一个嬴弱的声音从对讲器里传来:“过节了,先生行行好吧”。与刚才在萨勒米亚大街看到的景致相比,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同是过节,却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上一篇:科威特旅游指南
下一篇:我在科威特的生活 大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