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格鲁吉亚 > 格鲁吉亚

学做一个有智慧的国家

格鲁吉亚的主权,他国无权干涉。但无论格鲁吉亚选择与谁做朋友,都应足够智慧地避免产生与特定国家对抗的嫌疑或者意图。否则,格鲁吉亚免不了闹个鸡飞蛋打,不仅被北约嫌弃,还会丢失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

    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为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而发生武装冲突已有一年。

  

    一年来,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处于持续的冷战之中。这两个国家之间虽不再发生战争,但仍然尖锐对抗。俄罗斯杜马去年全票支持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从格鲁吉亚独立,最近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又访问南奥塞梯,都使格鲁吉亚极为不满。

    由于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冲突,俄罗斯与美国以及北约的关系也出现了严重紧张,莫斯科与北约的对话一度中断。虽然在奥巴马总统上台后,美俄关系得到了部分改善,但离开奥巴马所称的重新确立关系,还有相当距离。

    根据当代国际法,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属于格鲁吉亚,它们是否能从格鲁吉亚独立,纯属第比利斯内政,他国对主权国家格鲁吉亚内部事务的干预是不可接受的。在苏维埃成立之前,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确实一度属于沙俄。但在苏联成立后,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进入格鲁吉亚的行政区划。苏联1991年解体时,在法律地位上接替苏联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主权归属没有提出异议。在国际法上,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属于格鲁吉亚。

    如同在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出现分离主义一样,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地区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离心倾向。当地出现要求脱离格鲁吉亚的呼声,这对格鲁吉亚当局提出了挑战。如何正确处理这种谋求独立的趋势,依法捍卫国家主权完整,同时有效降低维稳代价,是格鲁吉亚政府和人民的一道难题。

    但这不意味着任何外国就可因此为维护本国侨民权利而不当干涉。即使实施干涉,也应仅限于在联合国有关机构授权下,保护本国侨民和财产在他方国土上的正当利益,而不能逾越这一限度。反之,当维权走到了支持外国的国家0,这样的行为就会出现争议。国际社会不少成员可能理解甚至同情俄罗斯保护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生活但正当利益受到损害的俄族人民,但普遍不能接受俄罗斯采取法律和政治行动,以武力支持格鲁吉亚境内的分离主义势力。

    尽管奥巴马政府力图拨准美俄关系,但由于俄格冲突,美俄关系尚未实质性改善。美俄能否发自内心地重置关系,需要双方夯实信任。可以说,只要俄罗斯继续支持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莫斯科就不能真正指望奥巴马政府会信任克里姆林宫,美俄心头的冷战也还将延续。即使今年底美俄签署了下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会谈条约,双方至多只能将美俄冷战控制在冷和平的水平。

    俄美缺乏互信,形成了这两国之间关系的恶性循环:越不信任越对抗,越对抗越不信任。正是美国不信任俄罗斯,才有美国推动北约东扩,并意图在中东欧地区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而美国越挤兑俄罗斯的安全空间,就越激起俄罗斯的反弹,倒过来更证明美国对俄罗斯的预判正确,更加强美国国内对俄强硬力量的话语权。这种自我实现预言的消极循环,最近十年来在俄美关系中屡屡上演。

    俄美关系较一年前稳定,值得人们欣慰,但围绕格俄冲突发生的热战与冷战,仍令人忧虑。虽然这没有也不可能阻止当代国际社会和平与发展的整体趋势,但还是给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以及西方之间的关系投下阴影。在此,我们要呼吁人类世界摈弃一切形式的谋求霸权。北约有权集体防卫,但不应谋求胁迫性的扩张。即使是善意的扩张集体防卫,也应尊重其新成员的历史与周边敏感性,避免将一件原本可能确实属于防卫性质的扩张事件,在国际社会的生活现实中激起不必要的猜疑与对抗。

    同时,作为格俄冲突焦点的格鲁吉亚,同样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格鲁吉亚有在当年选择加入苏联的权利,也有在当代选择加入北约的权利,这都属于格鲁吉亚的主权,他国无权干涉。但无论格鲁吉亚选择与谁做朋友,都应足够智慧地避免产生与特定国家对抗的嫌疑或者意图。否则,格鲁吉亚免不了闹个鸡飞蛋打,不仅被北约嫌弃,还会丢失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

  

上一篇:孟加拉国首都达卡举行的纪念世界土著人日活动
下一篇:格鲁吉亚:一心向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