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不丹 > 不丹

幸运地拍到塔希冈宗

幸运地拍到塔希冈宗

    不丹的“宗”:“宗”(过去的县政府机构)的建造是由西藏传承而来的,代表着政教合一的传统。不丹保存最完好的建筑群都是“宗”。不丹的寺院是很朴素的,不似西藏的布达拉宫那样光彩照人,是典型的清净之地。许多佛像都不对游人开放,入庙前一定要脱鞋,不许带相机,不许大声喧哗,不许指指点点。佛院里都塑有四大天王像,但没有弥勒佛像;有观音像,但没有善财龙女。不丹男人必须带绶带,偌大的寺院僧人很少,基本没有诵经和法号声,参观者亦寥寥无几,70%的房间闲置或大门紧锁。

  

    走出廷布约20公里后,汽车沿着崎岖山路开始爬坡,到达海拔3200米处,眼前出现了导游介绍的108座佛塔。只见挂在松枝上的经幡在阳光下随风飘动,这意味着此地一定能看到某些高峰(藏传佛教的信徒通常会以这种方式表达对于神山的尊崇)。果不其然,在佛塔的左边一字排开出现了喜马拉雅山脉的几座著名雪山——依次为康布(6526米)、岗钦塔(6840米)、玛桑岗(7145米)、特日岗(7300米)、节节康布岗(7100米)、宗哥布岗(7126米)、岗卡普松(7541米)。我在松林的高处感受着这壮观的场景:远处的几座雪峰被绿色的“海波”托起;中景108个佛塔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在与雪山对话;五颜六色的经幡在我的镜头前摇曳,就好像几个简单音符组成的一段优美的旋律。这一切构成了一组震撼人心的交响诗。

    不丹处于地球表面最高、最崎岖的地区,国土内的山地被狭长的河床隔开,河水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冲刷着巨大的原始岩石,让人感到它似乎与外部世界隔绝了。每一个城市社区,都几乎看不到大片的空旷地带;民居、寺庙都错落有致地散布于山坡之间。在城市最好的地盘,最大的建筑群均为寺庙和古代的宗址。我们第一个采访的宗为通萨宗(1644年,17世纪中叶),现已改为寺院。

    不丹的寺院很朴素,很多佛像不对外开放,惟一开放的几个经堂,酥油灯未能燃起,主供佛像,可以看出是近代的工艺手法制作。墙壁上的壁画也是新的,完全没有历史痕迹。从建筑中的主体构件来看,起支撑作用的立柱大梁都无法看出是1644年的建筑。以我常年在藏区考察的经验来判断,此“宗”或有可能是因某时或某事损坏了建筑群,现在的格局是经修复而成的,其历史最多100年左右。果然,经询问,我得知此“宗”的确是在1897年地震中基本损坏,后由第一位国王修复,作为自己宗祖的主庙。现在,“宗”共有殿堂25个,最早的壁画。画有拉萨地形图。不知什么原因,不丹的寺院看管比较严格,未经特许,任何人都不可以在寺院经堂内部拍照、摄像。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这是最遗憾的一件事。

    随着路线的延长,每天看到的都是村庄、宗址、森林,要么就是看技术学校的工艺产品。

    在塔希冈,我独自一人到街上拍片,想去这里最大的塔希冈宗址看看。来这里之后,导游始终没有提到要参观塔希冈宗。从外观看,塔希冈宗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建筑物,0复一日地对此加重了期待,希望看看里面有什么。

    刚出宾馆,看到王宫的四周站满了群众和警察,他们三三两两地有说有笑。有几个漂亮的女警察,我想为她们拍照片,当她们发现我的镜头对准她们时,便一下子严肃起来,整整衣服,拍着尘土,理理头发,笔直地站在那儿摆起了姿势,好像这样才能与她们的警服相配。虽然这不是我想捕捉的镜头,但看着她们这样认真,还是拍了两张随后,一队由1的十多辆越野车快速驶来,原来这是不丹国主管商贸的大臣前来这里视察。

    逼近了塔希冈宗,凭我的直觉,这里是不向外人开放的。走到跟前,我试探着朝警察努努嘴;出乎意料地是,这警察竟然没有拦我。我赶紧一步跨了进去,只见宗址的大院内有着一个藏区常见的擎天柱,上面挂着一条上下对称的双龙经幡,被大风吹得啪啪作响。擎天柱的旁边放置着一辆很现代的日产消防车,这是我第一次在寺庙里看到停放在古建筑边的消防车,这说明不丹人很珍爱自己的文化遗产。大起胆子拍了一些照片,我又走向一个高台阶的大门。走到门口,我跟1打招呼:“OK?”1没有说话,而是弯腰用双手示意我可以进去。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客气。

    进入庭院,这里安静极了。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天井式建筑群,占地面积约为1500平方米,所有朝向院内的墙体及门窗都使用木料搭建。其色调均使用黑白红三色,对比强烈,衬出一种宏大气势。位于东侧的大经堂高达20余米,是这个建筑群的核心,里面供奉着高大的莲花生大师塑像以及精美的壁画。

    为了进入不对外开放的大经堂,我走近1们,开始给他们拍照、套近乎,并让他们看数码相机显示屏中他们自己的形象。几分钟后,我用手往里一指,同时“OK?”一声,意思是可以进去吗?1笑了,其中两人也冲我道“OK”。我一边脱鞋,一边走,很快就顺利地进入大经堂。

    此时经堂也传出诵经声,里面有二十几个正在念经的孩子。这个大经堂是没有维修过的老寺庙,光滑的木地板上有着深深的凹槽,透露出它曾经的辉煌。四周的墙面绘有释迦牟尼佛传道的精美壁画。我在里面一边调动起这些孩子,一边利用最佳的光线和角度拍摄了不错的照片。这是我在不丹寺庙内唯一的一次拍摄,真后悔没有带哈苏相机。

    我心里暗想,一路参观的所有寺庙均不能拍照片,给人感觉像要把他们的魂拍走一样,可是像塔希冈宗这样的重要寺庙,不用费力就能拍到,真是让人喜出望外。

    拍完照片,我高兴地往回走。在宗址不远处,看到河谷的岸边,几个不丹年轻人正在练习射箭。我顺着小路下到谷底,在桥头静静地观看他们的练习。他们使用的都是非常专业的高级弓箭。由于语言的障碍,我们只能以最简单的语言来交流,最后我终于明白他们是此地的专业射手,其中一位非常帅气的小伙子,正在准备参加20081。从他的身材、气质、执箭、瞄准、射箭判断,他应该是一个非常稳健的射手。射箭运动是不丹的国家项目,但愿2008年能在北京见到他的身影。

  

上一篇:不丹:国民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
下一篇:不丹:普那卡宗探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