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叙利亚 > 叙利亚

叙利亚——如诗如画的文明古国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风貌

  

    叙利亚在我脑海中的印象美得像一首诗,像一幅画:终日灿烂的阳光,穿透云层分明的碧空,凸现了古巷悠悠的斑驳与久远,荡漾着地中海幽蓝的梦,辉映着沙姆姑娘那清澄的目光与纯良的微笑,美得令人眩目……

    对于叙利亚的美好感情不仅来自于那里的民风淳朴与生活安逸,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对其辉煌历史、古老文明与动人景致的居敫朽啊?br>

    在叙利亚游览的第一个名胜古迹便是倭马亚清真寺。推开倭马亚清真寺的西门,步入由东、西、北三面走廊环绕的宽敞庭院,时光仿佛一下子倒退到了公元6世纪末的倭马亚王朝统治时期。公元705年,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瓦利德·伊本·阿卜杜·马立克接手大马士革的圣约翰大教堂,并改建成著名的倭马亚清真寺,那些装璜着精细镶嵌缀饰的走廊与壁龛,无不标志着阿拉伯建筑艺术风格的特色。阿拉伯帝国的强盛,大马士革作为帝国首都的荣耀,都仿佛在这座精美辉煌的清真寺建筑中得以重现:光洁可鉴的大理石地面,气派的庭院,巍峨的尖塔,肃穆的礼拜堂……参观者的心情也随之而平静。安宁严肃的气氛中似乎又彭湃着某种激动:倭马亚清真寺在大马士革屹立了足有千年,目睹了千百年的历史沧桑,经历了千百年的风云变幻,三座尖塔俯瞰着城市的兴衰成败、古往今来……我提着鞋子赤脚穿梭于历史的回廊间,圣洁的鸽群在庭院中徘徊,同是感动于这历史的气势恢宏与宁静肃穆吧。我小心翼翼地向鸽群挪步,却惊起它们纯洁的翅膀,带着未来的梦想飞向了远方!

    倭马亚清真寺往北,我们又一路踏上由萨拉丁一手开创的艾尤布王朝的辉煌。萨拉丁--这位在11东征的史册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就长眠于此。大马士革是萨拉丁最喜爱的城市,在其统治下,大马士革成为整个伊斯兰世界宗教和文化传播的中心。3次1战争的烟火早已灰飞烟灭,而萨拉丁的英勇、善战与伟大却流传至今,甚至渗透过阿拉伯后代的血脉凝聚成鲜活的民族性格。沿着古道、旧墙、宫灯的足迹,翻完这页壮观、豪迈、生动的历史,我们又回到了车马喧哗的现代,怀着敬意凝视那临街铸立着的萨拉丁戎装铜像--策马飞奔、驰骋疆场……

    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们第一次跨越大马士革的边界,往东北到达了帕尔米拉城(阿拉伯人称其为台德木尔,西方人则习惯称之为帕尔米拉)。帕尔米拉是公元前1世纪建立于叙利亚沙漠中部绿洲的国家,曾有过较高的文明,以世界贸易中心的地位独霸西亚。公元1世纪末,这里就已成为连接波斯王朝与罗马的交通发达的贸易中心,并一直维持着地中海东岸重要商业城市的地位,达到持续繁荣300年之久的高度文明。当时那鼎盛繁华的文明如今就积淀、浓缩地集中反映在了绵延1100多米的帕尔米拉大街上。挺拔的神庙、气派的凯旋门、两侧高耸的石柱、精工细作的雕刻、美轮美奂的壁画……加上金色阳光的渲染,眼前的帕尔米拉呈现出一派海市蜃楼般的奇景。数着将近400根华表般的石柱,我的头脑中浮现出了阿拉伯女王扎努比亚的形象。在扎努比亚的统治下,帕尔米拉多次战胜罗马,称霸西亚,控制了叙利亚、埃及、阿拉伯半岛北部和部分小亚细亚的广阔区域。夕阳西下的时分,我带着尚未踏遍大街的遗憾,向帕尔米拉告别,向扎努比亚女王告别。

    让人流连忘返的还有位于叙利亚北部重镇阿勒颇东南约170公里处的拉萨法。这座城市早先曾附属于帕尔米拉,公元272年春,罗马人俘获帕尔米拉著名的扎努比亚女王,帕尔米拉灭亡,拉萨法自然也落入了罗马人的手中。自此,拉萨法分别经历了罗马、拜占廷、波斯人统治的几百年历史,几经曲折、成败与兴衰、沉浮。公元8世纪,希沙姆·本·阿卜杜·马立克来到这里,这位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对建筑艺术情有独钟,在拉萨法这个地方建造了两座漂亮的寝宫,其中一座宫殿其主门两侧建有圆柱形塔楼,分别坐于两块四方底座之上,和城墙外围的塔楼相似。由主门入内是一个院落,周围建有厢房。正对北门处是中厅和若干寝室。宫殿的西南角建有类似于浴室的设施。中厅装饰精美,雕有石榴叶、葡萄串等造型,绘以黑、红、黄彩色装饰及壁画,设有涂刷精细石膏涂层的铸型等。拉萨法的宫殿具有倭马亚王朝其他宫殿所普遍具有的建筑和装饰风格。希沙姆曾在叙利亚各地建造了许多宫殿,但较多时候他还是选择到拉萨法来避暑,甚至死后还埋葬在这里。可惜后来拉萨法遭到阿拔斯人的进攻,希沙姆的建筑也因此而遭到毁坏。尽管如今的拉萨法惟余断垣残壁,但历史上曾经辉煌的气势仍依稀可辨。从当地的导游那里,我们还听说了倭马亚王朝有在叙利亚沙漠边缘地带建筑“乡村别墅”的传统,这一传统源于倭马亚王朝开朝君主穆阿维叶的宠妻。这位信奉基督教的哈里发夫人性格热情奔放,不爱宫廷奢靡,但恋旷野自由。她因怀念沙漠而常常带着她的儿子叶齐德回到叙利亚的沙漠之中,在那里骑射、狩猎、吟诗作赋。不仅生活自由自在,无忧无虑,还可以躲避流行于城市中的瘟疫。从此,倭马亚王朝便沿袭了这一传统,在叙利亚沙漠边缘地带修建寝宫小住。

    位于叙利亚南部的巴斯拉曾是罗马时代阿拉伯的省城,在基督教统治的早期曾是重要的宗教中心之一,据说圣经中还提到过它的名字。巴斯拉的著名得益于一座公元1世纪建造起来的圆形罗马剧场。该剧场由环形高墙圈绕,不由得让人想起北京天坛公园的回音壁,勿庸置疑这样的建筑结构必能产生出“环绕立体声”的音响效果。寓于高墙一侧的舞台宽敞开阔,舞台后方隐有大厅,似是演出的后台。环形阶梯式的看台能够容纳1.5万名观众。叙利亚政府善于古为今用,每年都要在巴斯拉举办民族文化艺术节。古老的剧场任由现代人载歌载舞,音乐在巴斯拉的天空盘旋了千年。我们游览巴斯拉的时候,碰上了好运气:几个学生模样的青年用那独具民族特色的阿拉伯鼓演绎了一场别具风格的“音乐会”。阿拉伯的音乐总是那么欢快而富于节奏感与感召力,吸引在场的听众随着鼓点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音乐声落在剧场周围的高墙上,几经折射回旋飘升到了云淡风轻的天上,浸润着每一寸空气。旋律越来越欢快,心情越来越放松,游人们--无论阿拉伯人、欧美人还是中国人,一齐手拉手,围成圈踩着阿拉伯民族舞蹈“达布卡”的舞步,在音乐、舞蹈中尽情挥洒着欢乐与热情。看台上稀稀落落的看客都既是观众又是演员--跳累了找座位歇歇,歇够了起身加入舞蹈的行列。我喜欢极了这种不拘小节的表演形式。

    叙利亚的海岸线并不长,总共仅180公里,但是沿地中海的海滨城市却各具特色。拉塔基亚是叙利亚北部的重要港口,风景如画、景色醉人,是休闲度假的好去处。中部班尼亚斯和塔尔图斯之间的地区,山川与海水比邻而居、几近相连,构成了景致独特的山川海滨地型。叙利亚的工业不甚发达,其城市因此而免遭工业污染的侵袭,海滨城市更是呈现“碧海晴天”的明朗与纯净,总让我想起“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白云底下马儿跑……”这旷美的歌。

    拉塔基亚去过了不下3回,产生深深吸引的倒不是早已熟悉的地中海,而是那一片花海……拉塔基亚以北不远处,有个名叫拉斯-沙姆拉(又称沙姆拉角)的地方,因1929年发掘了乌加里特古城遗址而闻名于世。从这座公元前1400年由腓尼基人建立的古都挖掘出土了众多的珍贵文物,许多文物陈列在叙利亚大马士革博物馆和黎巴嫩贝鲁特博物馆中。其中有一块长几厘米、刻有30个字母的陶片则尤为珍贵,据说这是当时世界上最早的楔形文字,对于世界文明的发展进步有着重大的意义。漫步于乌加里特遗址周围,抢先一步抵达我感知深处并激起千层震撼的,却是那包容覆盖了整个遗址的花海,是那浑然天成的自然力量。用“海”来形容这漫山遍野的花是不为过的,因为它确有海一般的一望无垠、无边无际。这种我叫不上名来的小花有着阳光般灿烂的金黄颜色,如果单看其中的任何一朵或许根本称不上美丽或是出奇,然而当它们汇聚成“海”时,竟产生出意想不到的震撼人心的盎然生机。金色的海洋中零星地点缀着红色、白色的小野花……当“风吹花低现绿草”的时分,我的心情也随着花海的波涛轻轻摇曳。

    遍布叙利亚全国上下的历史古迹犹如那熠熠生辉、动人心魄的珠宝,折射出耀眼夺目的文化光芒,讲述着每一段精彩的历史,召唤着每一位异乡的来客。

上一篇:叙利亚文学
下一篇:出访归来 感受中国与叙利亚友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