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新加坡 > 新加坡

新加坡,小印度

  新加坡人有自己独特的小故事。话说,新加坡公交车是随叫随停,下车前要事先按铃叮咚叮咚的提示司机。有个老太,双手提满新购物品,腾不出手按铃,于是就一路摇摇晃晃赶到车头,张口对司机说:司机先生,叮咚,叮咚。

    

    曾有一位新加坡人刚来北京,在京广上班,问我的朋友说:呼家楼不是个楼么?答:不是,是地名,就和新加坡不是个坡一样。他还不懂,半天,说,不对啊,新加坡就是个坡啊。

    

    当时我们只是喷饭呛水而已,后来看新加坡地理,的确是倾斜的一个坡地。当年日本人侵略的时候是骑着自行车占据全岛的。现在日军登陆的地方是一区高尚住宅。

    

    最早华人聚居的地方叫牛车水,街心有一组铜雕塑在那里记述当年事,其中有清朝梳辫子的华人形象,有水车,没见牛。那附近的街道也是Amoy Street这样的街名,显示出与福建厦门等地的密切关系。

    

    总结在新加坡饮食消费的规律,凡是有屋顶墙壁服务员的就贵很多,四面通风的就平实,几十块搞定一餐,还是好吃的居多。部分原因也是我爱吃广东菜和东南亚口味,又嗜辣。去过一个地道的印度餐厅,每个人都是黑黑的脸,浓黑的眉毛胡子和眼珠,个个看起来只是略有区别,不知道是不是一家兄弟齐上阵的。餐盘就是芭蕉叶,鲜绿的一片长方形状,浓浓的咖喱汁,比所谓日本味和风咖喱鲜明多了,滋味也更大胆更多层次。很多食物都是油炸过的,佩服啊。

    

    印度人是新加坡很大的一个种族,常常看到他们在商厦或者街边经营换汇交易,公用电话亭那么大的铺子写上MONEY CHANGE,包着头的男人在里面守着,点钞手法也不象国内银行的柜员那么花哨炫技,表情也不热情夸张,平平静静的一张张数钱,再一沓点给你就好了。很多印度人都是住在小印度这一区,在这里发觉其他民族的人士绝对属于少数民族。那天恰是周末,满街穿沙丽的女人,戴很多黄金饰品,带着儿女丈夫一家4、5口慢慢逛街。小印度最常见3种店铺:金店,沙丽店,音像店。

    

    金店很少见铂金或银的,黄澄澄一大片首饰铺在大红绒布上。而且很少秀气斯文的简约造型,最多体积大大花纹繁复的款式。很多夫妻来,和全世界一样,女人低头拜金,男人在旁准备献金。走不几步又看到一样的场面,几乎十步之内必有金店,弄的我没什么可买,只好进去沙丽店。

    

    说是沙丽店不如说是布料店。常见的长度是5.5米,也有6米的。纱,绸,锦缎,印花,镂空,刺绣,烫金,太多我不认识的,江宁制造府的曹家该来看看的。买了2块,问了那店主怎么穿(很多店里都没见有女店员),他很和气的教是怎么样穿在打底的2件上下衣之上,叠出折扇一样的褶,怎样围起来,最后披过肩去。不过,其实我拿回去是要做窗帘的。

    

    音像店不用说你也猜得到都是宝莱坞出品,那里的男人有了肚腩还可以作第一男主角载歌载舞,是不是罕见?颜色浓艳音乐热烈,永远歌舞升平。

    

    几年前看到过一张图片,是用特色赭红颜料在满手画上吉祥图案,温柔敦厚的大地色彩,虔诚的祈福手势,不象文身那么冷酷伤痛,当时迷乱的看了很久。转头刚好在街边看到一个小小招牌写着hand painting,就沿着楼梯上去,发现是一个裁缝铺子,鞋子都杂乱的踢在门口,里面是几个女人在做缝纫,四处挂着各色沙丽和配套的半袖、无袖上衣。进去了,给你一本图样来挑,大小不同复杂程度不同收费也不同。我选了一个曲颈的天鹅图案,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就叫我坐上一个老式理发椅一样的高椅,她拿个小矮凳坐在下方,拿一管挤奶油花一样的小尖锥状软管把泥状的颜料绘在我胫骨位置上。她头顶有点凌乱的白发,手艺很熟练的样子,一生不知道给多少新嫁娘在喜庆的日子打扮过。后面继续缝纫的几个女人也有带着孩子的,时有顾客或是相熟的女人加入,你一言我一语纷纷的在聊家常。不一时画好了,大家齐赞wonderful,付了5元新币,临出来那手艺人叮咛几小时内不要碰水,半小时后颜料全干了再把泥状的擦掉,会留下棕红色图案保持一个月,洗澡时不要大力刻意去擦洗就好。走了几步发现街边卖游客纪念品的摊子有卖这颜料的,1元到2元新币一支。买了送给做瑜伽的朋友。这里还有一家小巧的瑜伽书店,有相关的书籍和音像资料出售。我英文有限的很,随便翻翻看看,也觉得有些劝人平静宁和的小册子适合抽空读几行。附近有一个很出名的庙宇,外观很漂亮,没进去随喜,也没在这一区吃任何东西,还是感觉到热热的空气里浓浓的咖喱味。

  

上一篇:鱼尾狮的故乡:新加坡
下一篇:新加坡河,乌节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