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新加坡 > 新加坡

新加坡“天堂”三日

生活在这样一个五光十色的繁华都市且不用为自己衣食担忧的人我想是幸福的。从这个角度说,新加坡是天堂,不过通往天堂的门票只有两种:一张可以任你挥霍的信用卡,或者一张新加坡的公民证。
    小得来不及看清楚

    飞机在单纯的一望无际的绿色上飞行,偶尔那绿色裂开,露出纵横交错的河汊,是另一种灰绿色。

    我问旁边坐位上的新加坡人:“到新加坡了吗?”他摇摇头:“马来西亚。”

    飞机越飞越低,看得见树顶了。我们重新飞到了海洋上空,一大片银白色的沙滩神奇地、无所傍依地出现在海中央,我甚至能看到沙滩上的车了。“到新加坡了吗?”“马来西亚。”

    飞机已经降落在跑道上,这里是新加坡樟宜机场。我甚至没来得及从空中看清新加坡的样子就降落了。

    背唐诗的新加坡人

    送我去酒店的司机是一位祖籍中国潮州的新加坡人,已经是第二代移民了。问他是否会说潮州话,他说会说一点,之后便开始给我解释新加坡复杂的语言体系:马来语是母语,但很少人会说(唱国歌时用);英语是官方语言,很多人说得不好;政府推广华语(中国普通话),大部分人会说,不过说得不准;有人会说潮州话,有人会说广州话;印度话有的也会一点;华语说得好的人,书写上,华文却不如英文;英文说得好的人,可能华文反而写得好。

    正当我被他说得云山雾罩的时候,司机开始高声朗诵:“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我喜欢唐诗。”他说。之后他又背了整段的文天祥的《正气歌》、周敦颐的《爱莲说》,背到兴起处,一边驾车,一边伏在驾驶位与副驾驶位中间那块高起的地方奋笔疾书。“我的中国字还好吧?现在年轻人都快不会写字了。”他问。

    我拼命点头,眼睛盯着那个有好一阵没有人管的方向盘。

    在随后的3天中,我越来越多地感受到这个多元文化共生的国家的有趣之处。比如,你问任何一个新加坡人新加坡有哪些种族,他都会告诉你,有四种人: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混血儿。混血儿也被作为一个人种,数量不多,且容易被区分出来。在这个许多民族、宗教共生的只有几百平方公里大的国家里,民族的融合竟然进行得非常缓慢,大家各过各的,却又彼此相安无事。

  四马路附近的印度庙,和它紧邻的是一间观音庙。

    价格那叫一贵呀

    下午在酒店与一帮同行者聚齐,酒店离新加坡著名购物区乌节路不远。

    当地人洪带我们去逛乌节路上号称新加坡最大购物中心的义安城,因为还要去东岸吃晚饭,晚上还要看夜间动物表演,洪一再叮嘱我们不要逛太长时间。

    义安城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样。一点都不热闹,几乎没有客人,空旷、华丽,东西贵得吓人。随便进间店,看见同伴抖搂着件夏天的小背心欢快地说:“不贵呀,才44元新币。”片刻她跑过来吐吐舌头:“天,我把尺码当价钱了,那背心要500多元新币。”那就是2000多元人民币,一众人等立刻偃旗息鼓退出了那间店,又胡乱看了几家,什么都没买,就草草收兵了。

    洪很吃惊,我们逛了还不到半小时。

    后来问另一个新加坡朋友Fiona:不说新加坡是购物天堂吗,怎么东西都那么贵呀?Fiona说:“不贵,那些都是顶级名牌,保证比内地便宜,有的还是内地没有的。如果赶上打折,非常划算呢。”我黯然,顶级名牌!

    幸福的国民们

    彼时,我正在去东海岸海鲜中心吃晚餐的路上。车外是宽阔得近乎奢侈的绿地,树影婆娑,鲜花盛放,不时看见小径上有三五个人影滑过,跑步的、骑山地车的、玩轮滑的。洪说新加坡政府鼓励国民多运动,所以建了这个东岸公园,显然公园是免费开放的。还建了很多泳池,游一次也只收0.5元新币。

    洪像传播福音书一样讲着他的祖国的种种好处:政府为国民提供经济适用房,一百平方米一套只要10万元新币,凡新加坡国民都可以申请,现在已经供过于求(外国人只能买商品房,一百平方米得要100万元新币);医疗大部分是政府出,个人只出小头;新加坡人口在下降,所以政府鼓励生育,生一个孩子有奖,多生多奖(是否可以把生孩子当成一项生意?呵呵);新加坡大学以前的教育是免费的,家长一年只出学杂费5元新币……

    我又黯然,这一切和我无关。

    终于可以疯狂购物

    恶劣的心情直到第二天去Wisma购物中心才好转———因为,俺在那里看到了熟悉的牌子,符合俺消费习惯的价格,呵呵。最最重要的是,竟看到了一间莎莎!

    相信大部分内地人都不会不知道莎莎,那似乎已经等于名牌打折化妆品的代名词,以往去香港,少不了有人会塞你一张莎莎的购物清单。一众人等立刻扑入,有人已掏出了跳舞长绸一样长长的购物单。Fiona赶紧制止:这间店小,等会儿我们会去Marina,那里有最新开的莎莎,东西多,还有特别优惠。

    果不其然,Marina的莎莎不仅地方大,还有美容护理室和听课教化妆的地方,甚至有一大块男士护理专区。我分明感到众人压抑了一整天的购物热情在这一刻被释放了,店里到处是提着购物小竹篮欢快地在化妆品间穿梭的同伴,一边往篮子里塞东西,一边呼朋引伴。

    我一个月前刚去过香港莎莎,本不想买东西,无意间瞥见瑞士葆丽美的洗面奶正在促销,原价50元新币,现在只要27元新币,用以呼应莎莎开办已有27年。太便宜了,而且是香港没有的优惠,

    终于也忍不住出手。

    当我们的车驶离Marina的时候,车上到处是白色的塑料袋,众人纷纷展示自己的所得:一件蓝色的背心裙,腰上要缠上四圈带子,只要60元新币;Dior的粉饼买一送一,折合人民币才200元;在莎莎刚买的指甲油也被拿出来分享,不一会儿,众人手指甲上都挂上五颜六色的心。

  正赶上莎莎做促销,一众人等的购物欲终于得到满足

  。

    只要你守规矩

    到新加坡第二天,我们开始摸到了一点在这个“天堂”里购物的门道:义安城和Paragon是顶级名牌最集中的地方,袋里有米或对最新时尚感兴趣的人要去那里逛逛(莎莎的一位店员说,内地人的消费力之强可是让新加坡人大跌眼镜,当然她指的不是俺这样的人),夏季打折时也不妨去看看能不能捡到宝;对于大多数工薪阶层来说,Marina、Wisma这样的消费场所,会让你觉得更自如。

    要想买名牌而又不多花钱,可以去新加坡的名牌二手店,不过这种店分布很零散。有间商场,顶层有个菲力伟健美中心的,我记得在它的一楼看见过一间这样的小店,Prada的包只要280元新币。当时大家第一反应:假的!B货!Fiona却很坚定地说:“新加坡没有假货,这是二手的。”

    “新加坡没有假货!”这话我从好多新加坡人口里听到过。类似充满自豪感的说法还有新加坡治安很好,夜间出门不用担心等等。是的,在新加坡你处处能感到这是一个多么有秩序、多么有安全感的国家。地上除了植物的叶子没有其他垃圾,而你竟然还看不到环卫工人在工作;没看到过车抢道或停得横七竖八的样子;没有人拉着你做宣传兜售。

    和洪探讨过新加坡罚款太多、规矩太多的问题,5个人以上聚会就要申报,这还有什么自由?洪说新加坡人不讨论这些事情。“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新加坡还很穷,那时家里没钱营养不良的孩子,政府就会在课间让他们免费喝牛奶。”洪说,“这样的国家,只要你守规矩,一切都不用担心,国家都会安排好的。”

    洪现在一家五口住在一个一百来平方米的房里,不算过得太好,他很知足。

  珍宝海鲜坊非常干净,没有国内大排档那种脏水横流的景象,倒有几分像我们的海洋馆

  。

    “天堂”也有不完美的角落

    买便宜货要去集市,LuckyPlaza在网上好像很有名,那里的东西是能砍价的,还有一些是露天的,Fiona专门指给我看,但不记得名字了。

    像Fiona这样的新加坡白领通常是不会去那些地方的。我们曾要求洪和Fiona带我们去著名的小印度(新加坡印度人的聚居地,有很多有特色的小店),他们都显出很不解的样子。Fiona说那里东西很贵,物价被游客哄抬起来了;洪说那里治安很差;Fiona的朋友说那里环境不好,太热了。你们怎么会想去那里呢?他们问。

    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洪带我们开着车兜了一圈。车窗外的景象是我这两天没有看到过的:狭窄的街道、临街的店铺、杂乱的招牌、穿着民族服装的印度人……一车人开始激动得大呼小叫:“好啊!下车!!”但洪死活不让我们下,说是可能会被打劫。

    途中我们还经过一个二手市场(注意,不是名牌二手店),是在马路边的那种,卖的都是真正家里不要的破烂儿。我隔着车窗拍了几张照片,那一刻的感觉怎么说呢,很亲切!呵呵,是不是有点心理阴暗?在我看来,新加坡所展示的一切都太完美了,反而缺少了真实的生活气息;而现在车窗外的一切,让我开始觉得新加坡是地球上一个真实的所在,而不只是上帝的作品。

  马来西亚银行

  你有它的门票吗?

    从新加坡飞往广州的飞机起飞了。这一次飞机竟然没有直接飞离新加坡国土,而是先向西南飞,让我有机会在空中俯瞰这个城市国家。新加坡整齐的极有规划的高楼和街道已经在我脚下,北边是湖,沿海和东部是大片的绿地,到处都是树,一切看上去那么完美,那么有计划,那么有条不紊,像极了《城市3000》(一款模拟城市开发的电子游戏)中的某一个模范城市。

    生活在这样一个五光十色的繁华都市且不用为自己衣食担忧的人我想是幸福的。从这个角度说,新加坡是天堂,不过通往天堂的门票只有两种:一张可以任你挥霍的信用卡,或者一张新加坡的公民证。

  新加坡的标志鱼尾狮。背景是新加坡地标建筑滨海艺术中心,当地人称“榴莲

  

上一篇:天堂地狱一念间!在新加坡尝鞭刑滋味
下一篇:约旦:让人总想起从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