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乌兹别克斯坦 > 乌兹别克

乌兹别克斯坦与中国关系:二十一世纪展望

【Ш.А.萨比托夫】当代中国的对外政策具有悠久的传统,不只有一个千年的历史。今天,在世界大家庭中,这一政策是活跃的,发展的,有着积极的进程。这一政策的宗旨首先是提高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威望,为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和保证国内的社会政治稳定创造良好的条件。中国的外交几乎遍布整个世界,其特点是;热爱和平、和平共处、睦邻友善和积极合作。

   年青独立的乌兹别克斯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十分自然的。

  

   中国是世界首批承认我国(1991年12月27日)并与我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之一。乌兹别克斯坦与中国之间的联系可以追朔到纪元以前。我们所熟知的具有重大价值的“丝绸之路”在那时就已经通过中亚国家把中国同西方联系起来。“丝绸之路”积极发展直到18世纪,但之后,一直到20世纪,发展渐缓。只是在中国革命取得胜利并于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与其他国家建立关系的大门又重新打开了。

   乌兹别克斯坦取得独立后,也重新开始与老伙伴的合作。以外经贸部部长1为首的中国政府代表团于1992年1月的来访是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两个主权国家双方直接关系的开始。1月2日签署了乌兹别克斯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文件。之后,1992年3月,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总统伊·阿·卡里莫夫正式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次访问奠定了发展和加深两国相互关系的法律基础,确定了两国以互利为基础的双方合作的主要方针。在国际关系和地区政治事务的很多问题上,越来越表现出相互理解,顺利地进行着政治对话。

   首先,主要的联系是经济联系。因为,很多方面都是由经济决定的。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总统伊·阿·卡里莫夫于1994年10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访问、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于1994年4月的回访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1于1996年7月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访问具有特殊意义。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总统伊·阿·卡里莫夫于1997年4月致信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1,建议双方合作发展交通,以促进自乌兹别克斯坦安基延市至中国喀什市的交通运输。这是两国相互关系的重要标志。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在接到这封信和具体建议后,立即指示有关部门迅速研究这些方案。

   首先需要采取措施恢复丝绸之路。为此,开始了同中国国家计划委员会、交通部、铁道部、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部、同国际发展欧亚大陆桥中心以及联合国代表机构和其他国际组织和公司进行谈判,以便获得支持。

   除此以外,通过1996和1997年乌兹别克斯坦国家民航局与中国民航总局的谈判,并在大使馆的协助下,签署了关于塔什干——北京——塔什干一周两班的民航协定和乌鲁木齐——塔什干——乌鲁木齐的定期航班协定。

   还讨论了简化乌兹别克斯坦国家民航局航班成员进出中国关境手续的问题。

  乌兹别克斯坦的大型公司如乌兹别克斯坦石油天然气集团、邮电通讯公司、基齐库穆稀有色金属黄金集团、乌兹别克斯坦电力部、国家地质委员会、“乌兹别克斯坦化学工业协会”、“乌兹别克斯坦机器制造协会”、“乌兹别克斯坦汽车制造协会”具有很强的势力,也具有很高的科技潜力。中国专家同这些公司的互利合作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乌中政府间贸易经济联合委员会自1995年起就进行着卓有成效的工作。

   正因为如此,两国间的贸易往来年复一年地顺利发展。乌兹别克斯坦的主要出口物资是棉花纤维(48.4%)、植物编织材料(22.9%)、丝绸(9.2%)、旅游服务(11.5%)、无机化学产品(3.5%)、布匹和棉纱(1.4%)以及纺织服装(0.1%)。

   在进口产品结构中,塑料及其制品占22.9%,咖啡、茶叶和香料占26.3%,矿石、矿渣和矿灰占13.3%,无机化学产品占8.8%,旅游服务占4.6%。

   开发交通走廊方面的工作也在进行着。根据双方达成的开发通向中国东部港口陆路交通的协议,签署了公路运输、设计和铺设铁路的协议。

   此外,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伊朗、中华人民共和国、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交通部及港口领导人联合召开的会议也具有重要作用,会议研究了东起连云港,经过喀什—塔什干—土尔克门巴什—巴库—波提/巴统—康斯坦察至阿姆斯特丹的欧亚大干线的联合运输问题,并就制定具体措施达成了协议。

   乌兹别克斯坦公路运输国家集团于1999年9月召开了复兴丝绸之路的国际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制定了发展由中国通过中亚和高加索通向欧洲的道路网的措施。

   中国于1989年参加了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在澳大利亚堪培拉举行的会议。这同样是一个重要事件。两年之后,该组织正式接纳中国为会员国。

   贸易在国际关系中是人所共知的重要的交往机制。这种交往机制对于乌兹别克斯坦来说同样是重要的。乌兹别克斯坦可以通过发展同中国的经济贸易合作,加强同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的联系。

   在发展两国经济领域的合作的同时,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和外交关系也得到了发展。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阿·卡里莫夫的两本著作在中国的出版对于加深双方的相互理解、巩固双方的合作具有特殊意义。一本是1996年出版的《深化经济改革道路上的乌兹别克斯坦》,另一本是1997年出版的《临近21世纪的乌兹别克斯坦:安全的威胁、进步的条件和保障》。

   双方的相互理解同样也表现在国际政治和地区政治问题上。

   例如,中国支持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在调节阿富汗问题、加强1、在中亚建立无1区问题上提出的倡议。

   中国于1999年积极参加筹备和举行塔什干——阿富汗问题的“6+2”集团专门会议。

   中国高度评价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在民族分立主义、宗教分立主义、国际恐怖活动问题上的坚定立场。

   到目前为止,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已经签署了37项国家间协议、政府间协议。这些协议调整着各个领域的关系。

   双方合作的领域广阔,并将客观的发展和进一步深化。这正象伊斯拉姆·卡里莫夫在2000年1月举行的共和国议会第一次会议所指出的:“我们十分满意我们同亚洲国家、同我们的友好邻邦中华人民共和国多方面关系的快速发展”。

   乌兹别克斯坦、中华人民共和国都具有伟大的前程:乌兹别克斯坦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地理位置优越,中国毫无疑问将在创建世界新秩序过程中占有特殊地位。

  

上一篇:乌兹别克斯坦有关投资环境的概况
下一篇:乌兹别克斯坦开征新的汽车入境过境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