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乌兹别克斯坦 > 乌兹别克

“乌兹别克斯坦1”概况及对中亚地区的影响

摘 要:“乌兹别克斯坦1”是近几年中亚地区兴起的一股1势力,通过制造暴力恐怖事件、政治暗杀和军事冲突,“乌伊运”的活动已严重影响到了中亚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也给国家之间的关系蒙上了阴影。我国新疆地区紧邻中亚,“乌伊运”的活动无疑给新疆带来诸多不安定的因素。虽然,中国已同中亚各国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加强合作,“乌伊运”的势头也由于阿富汗战争受到遏制,但随着国际1活动的重心向中亚和北高加索地区的转移,“乌伊运”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仍会是影中亚地区和中国新疆地区的一个重要因素。

   关键词:乌兹别克斯坦1;1;中亚;安全;影响

  

   中图分类号: D815.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0-2820(2002)增刊-0039-04

   近几年,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乌兹别克斯坦1”(以下简称“乌伊运”)在中亚地区异常活跃,相继在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地区制造了一系列的暴力恐怖事件,对中亚及周边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并已引起中亚国家及其它国家的严重忧虑和广泛关注。

   一、“乌兹别克斯坦1”探源

   (一)“乌伊运”基本概况

   1996年,在沙特、土耳其及巴基斯坦等国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及其他势力的帮助和支持下,1到塔吉克斯坦的乌兹别克伊斯兰极端分子成立了“乌兹别克斯坦1”。它的宗旨是最终在中亚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而当前任务是推翻卡里莫夫政权,在费尔干纳地区建立浩罕国。活动方式是通过暴力恐怖活动动摇中亚国家的统治基础,最终运用武装斗争夺取政权。

   “乌伊运”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它的政治、军事、新闻中心领导人分别是尤尔达舍夫、纳曼干尼和茹巴伊尔·阿不都拉赫曼。财政来源主要靠国际伊斯兰组织的捐赠和其01的收入。由于“乌伊运”近年来得到国际极端势力的大力支持,因而资金充裕,武装力量的军事装备非常先进,甚至超过了中亚国家军队的装备。

   今年1月7日在北京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外长非例行会议再一次表明,阿富汗战争结束后,在欧亚大陆腹地打击1,0主义和极端主义“三股势力”的斗争依然任重道远。由于该组织与世界头号1本·1关系密切,因此被美国国务院列入28个最危险的世界恐怖组织的名单中。

  (二)“乌伊运”的国际背景

   “乌伊运”从建立初期就得到了众多国际势力的支持,他们不仅为该运动提供财政支持,还提供安全保护、军事培训、10等多方面、全方位的支持。“乌伊运”的迅速发展、壮大与这些势力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

   1.塔吉克斯坦联合反对派是其传统盟友,它为该运动的建立及发展提供了生存基础,同时为该运动在中亚地区进行恐怖活动提供安全走廊及后方基地。

   “乌伊运”与塔吉克斯坦联合反对派的关系可以称是“战友”加“同志”。1992年,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开展了大规模的反伊斯兰极端势力运动,约有2 000多名乌兹别克伊斯兰极端分子逃往塔吉克斯坦。由于具有“共同的信仰及奋斗目标”塔吉克斯坦反对派将这些人收归在自己的队伍中参加了塔内战。不久又将“乌伊运”现任领导人纳曼干尼和尤尔达舍夫送往阿富汗进行军事培训。纳曼干尼回到塔吉克斯坦后在该国反对派的帮助下建立了“乌伊运”武装力量的前身“纳曼干营”,并在塔建立了多个训练营地。“纳曼干营”随塔反对派参加了长达5年的反对政府的内战。1997塔“民族和解总协议”签署之后,该部队及部分不愿被收编的前塔反对派武装在塔吉克斯坦北部山区驻扎下来。后来在塔政府的干预下约600多名武装人员转移至阿富汗。

   “乌伊运”与塔吉克斯坦反对派的关系在战火中锤炼得更加扎实。虽然塔国内内战已经基本停止,但加入到政府中的塔联合反对派建立伊斯兰国家的目标仍未改变,对“乌伊运”的支持亦是有增无减,他们利用手中现握的紧急状态部及国家边境保护委员会的权力,不仅为“乌伊运”提供从阿富汗经由塔吉克斯坦到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的安全走廊,而且为他们提供后方补给基地。2000年8月,当“乌伊运”的武装分子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后,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长就毫不客气地指出:“在塔吉克斯坦联合政府里的塔吉克联合反对派的直接支持下,武装匪徒得以进入乌兹别克斯坦”。乌吉两国总统均向塔总统拉赫曼诺夫提出了抗议。

   2.“1运动”是“乌伊运”的大后方和避难所,同时还为其提供重要的资金来源——1。本·1是“乌伊运”的指挥中枢,并为其提供大量的财政及军事援助。

   1是伊斯兰各类好战组织的避难所和大本营,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伊朗等国的0武装及势力都在1处得到了庇护。1积极支持这些国家的好战组织来反对本国政府的主要原因是:一是俄罗斯、中亚等国尤其是乌兹别克斯坦均支持1的政敌——北方联盟(部队成员以居住在阿富汗北部的乌兹别克族及塔吉克族为主),因此扶持这些国家的反对派即是对他们的报复和打击。

  二是积极输出伊斯兰革命有利于1政权的建立和巩固。

   1不仅帮助“乌伊运”在阿富汗建立了多个训练营,同时还为该运动培训军事人员、提供资金援助。1999年夏,1运动领导人象征性地给在阿富汗的“乌伊运”的战士及其家属5万美元援助,以示对其的支持。

   为向全世界输出他的伊斯兰革命,近年来,世界头号1本·1与“乌伊运”领导人频繁接触,使其迅速成为中亚地区极端势力的代理人及恐怖活动的先头兵。

   1999年初,本·1在坎大哈接见了来参加“世界各1组织首领大会”的“乌伊运”的领导人。在会谈中本·1答应在近期明显加大对“乌伊运”的财政支持。1999年8月,本·1的5名私人代表密访塔吉克斯坦北部的霍依特山寨。他们带了13万美元交给“乌伊运”的军事领导人纳曼干尼。而这时间正好是“乌伊运”的武装力量开始经过吉尔吉斯南部向乌兹别克斯坦渗透的时间。

   据乌兹别克斯坦情报机关的材料显示,“乌伊运”每年收到本·1约300万美元的援助。

   3.巴基斯坦及沙特阿拉伯情报机关是“乌伊运”成立的幕后策划者,并为培养该运动领导人而煞费苦心。

   巴基斯坦及沙特情报机关与世界各“1”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支持、培训伊斯兰极端势力,以达到“绿化”世界的目的。1992年底,纳曼干尼在巴基斯坦塔哈勒省的伊斯兰组织“扎马特伊斯兰”的训练基地被巴基斯坦情报机关相中。1993年,在巴情报机关的强力推荐下纳曼干尼参加了位于阿富汗东部的为各种世界伊斯兰组织培训1的特别训练营的培训,而这个训练营的教官清一色都是巴基斯坦情报机关的专家。1993年5月,在巴基斯坦情报部门的安排下,霍济耶夫与沙特阿拉伯情报机关一副局长士勒克·阿尔·费萨尔会面。此后纳曼干尼又转到“米拉姆沙赫”训练营,参加了由巴基斯坦情报机关组织的恐怖组织指挥员训练班。1993年夏,纳曼干尼从阿富汗回到塔吉克斯坦后,在巴基斯坦情报机关及一些伊斯兰极端宗教组织(如“伊赫万阿尔穆斯里木”、沙特阿拉伯“伊不拉音本-阿不都拉济斯伊不拉音基金会”等)的大力支持下在塔吉克斯坦卡拉切金谷地建立了培训乌兹别克斯担反对派军事人员的营地。后来纳曼干尼经常在巴基斯坦北部吉尔吉特区及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情报部门的人员进行接触。

   1996年,在沙特情报机关的安排下,纳曼干尼经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到沙特阿拉伯,在一宗教中心进行了专门学习,而授课人均由沙特阿拉伯情报机关人员担任。

   二、“乌伊运”的特点

   (一)组织结构的军事化

  “乌伊运”是一个地下非法武装组织,它拥有人数众多、军备先进的军事力量。该组织前身是1992年在塔吉克斯坦北部的塔济卡巴特区建立的纳曼干营。其兵力从最初的200、300人发展到目前的4、5千人。军备装备非常先进,几乎包括所有种类的枪械及步兵战斗车、水陆两用装甲运输车、无坐力火炮,火箭炮及防空火炮系统等。

   目前“乌伊运”在塔吉克斯坦及阿富汗等建立了多个军事基地和训练营。其人员均在分布在塔、阿、车臣等地的世界各伊斯兰极端组织的训练营中接受过培训。训练计划占较多比重的是游击战和颠覆恐怖活动的系统训练。而教官来自阿富汗、巴基斯坦、克什米尔、车臣等一些伊斯兰组织及外国情报机构的专家。所以此组织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在与中亚国家政府军的几次军事冲突中已明显地表现出了这一特点。

   (二)活动手段的多样化制造暴力恐怖、政治暗杀、军事冲突等是“乌伊运”采取的主要活动手法。1999年2月16日,“乌伊运”在塔什干制造了轰动一时的针对总统的系列0案。1999年8月,近千名“乌伊运”的武装人员由阿富汗经塔吉克斯坦进入吉南部地区,并劫持了吉内卫军司令和4名日本地质学家。11月,该运动向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州的扬加阿巴德市(距塔什干只有75公里)的内务部发动进攻,乌政府抽调了1、紧急状态部、1部等约1 500多名军人,在空军的支援下才将匪徒击退。2000年1月8日,该组织成员在乌总统大选前,在塔什干市散发传单,威胁人民不要参加选举,并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2000年8月,上百名“乌伊运”武装由塔吉克斯坦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南部。两国政府动用了大量部队与其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战斗。

   (三)活动空间的广阔性

   该组织总部设在塔吉克斯坦,其军事人员分布在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培训地点分布在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车臣等多个地方,经常活动的范围包括了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车臣等多个国家。正是由于中亚地区的这种复杂形势,使“乌伊运”的活动伸缩性异常大,无形中给中亚国家对其彻底围剿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虽然中亚国家多次要求加强合作,但每个国家都不允许其它国家的军队到自己的领土上来,加上对“乌伊运”各国心态复杂,合作效果不尽如人意。

   (四)国际背景的复杂化

   “乌伊运”的背景相当复杂,既有世界伊斯兰宗教组织对其的财政捐款,又有国际恐怖势力对其的直接援助,还有一些国家的情报机关亦对其大力扶持,甚至某些国家的反对派、民族0组织亦明中暗里地帮助支持它。几股势力的合流使该组织的性质亦趋复杂。尽管其支持者的目的各不相同,但伊斯兰的国际化却是这些支持者都能够接受的。“乌伊运”正是利用这一点,与这些组织、人物保持密切联系,利用它们的资金和技术来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

  三、“乌伊运”对中亚及周边地区的影响及发展趋势

   (一)影响

   1.影响了中亚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最近几年,“乌伊运”在中亚地区制造的一系列恐怖事件令该地区各国深感不安。2000年7月,“共同打击国际1、极端宗教势力、民族0主义”成为中、俄、哈、吉、塔五国杜尚别会议的主题之一。乌吉塔三国成立了联合指挥部,共同对付伊斯兰非法武装。吉尔吉斯也在南部地区专门成立由强力部门组成的“反恐怖中心”。哈萨克斯坦在其南部奇姆肯特州迅速建立了南部军区,并派遣内务部、民族安全委员会等武装力量在南部边境地区加强警戒。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通过此次事件已下决心按西方模式改组军队,以适应对付恐怖势力及现代战争的需要。

   2.影响了地区经济发展。为围剿匪徒,中亚各国耗费了大量的资金,使本来就已陷入困境的经济雪上加霜。仅1999年吉尔吉斯发生的人质事件就使吉政府耗资两亿索姆(约合500万美元)。2000年以来,各国为对付该地区1,纷纷加强军队、建立反恐怖机构等,这无疑又使其财政捉襟见肘,影响经济的投入和发展。同时,这一地区的不稳定性影响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

   3.影响了国家之间的关系。由于“乌伊运”从塔吉克斯坦境内对乌吉的频繁渗透,使两国对塔吉克斯坦总统极为不满,多次在公开场合对其进行批评和抗议。同时乌、哈等国纷纷从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等召回自己的留学生,并对这几国在自己国家内的传教等其它活动大加限制,从而影响了国家之间的关系。

   4.对中国新疆地区形成直接影响。新疆生活着许多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其中维吾尔、哈萨克、乌孜别克、柯尔克孜等民族与中亚各国的主体民族和非主体民族跨界而居,有着共同的民族历史和文化传统。“乌伊运”的长期目标是在中亚地区(包括中国新疆地区)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这正与新疆民族0分子建立“1厥斯坦”的目标相一致。因此,“乌伊运”与境外新疆民族0组织相互支持、协同作战。“乌伊运”为新疆民族0组织提供军事技术、人员培训、武器装备等多方面的帮助,同时还渗透到新疆喀什等地进行建立“哈里发”的宣传工作和直接招募参加“1”的民族0分子。新疆民族0组织则派人参加了“乌伊运”在近几年的军事行动。1998年初,沙特某组织通过“乌伊运”向“1厥斯坦1”捐赠26万美元,“乌伊运”则以收取对“1厥斯坦1”的培训费、服务费等名义截留了部分资金。由此可见两组织关系非同一般。

   (二)发展趋势

   1.“乌伊运”已成为国际伊斯兰极端势力在中亚地区的代理人,它的实力亦随着国际恐怖活动重心的转移而迅速增强,目前它的发展正处在上升阶段,必将会成为中亚及周边地区安全稳定的最大隐患。

   各种材料显示,国际1活动正将重心从近东及北非一带转移到阿富汗-中亚-北高加索这个弧形带上,而中亚地区今后将会成为一个热点地区。近几年,国际伊斯兰极端组织明显加大对中亚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支持力度。沙特、土耳其、伊朗等国的伊斯兰极端组织不断向“乌伊运”提供财政援助,1999年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召开的世界各地伊斯兰好战组织头目参加的国际会议上,决定向“乌伊运”赞助200万美元,以支持该运动继续进行推翻“卡里莫夫的魔鬼政权”的“伟大事业”。而近几年该运动的不断活跃正是该地区成为热点的最有力证明。

   2.近几年“乌伊运”的反复活跃表明,此运动有可能进行规模更大、破坏性更强的武装行动。

   2000年8月,“乌伊运”派遣两股匪徒先后向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南部进行渗透。他们顺利地占领了两国的几个山村,并同政府军展开激战。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部分匪徒返回到塔吉克斯坦北部山区的后方基地,其余匪徒在当地居民中隐藏起来。伊斯兰极端分子通过这次的试探性的进攻发现了中亚地区有利的游击战地形和中亚国家国防军队的薄弱性。这为他们酝酿更大规模的武装行动提供了可趁之机。

   当然,从另一个层面看,随着阿富汗1政权的覆灭以及本·1忙于应付美国的追剿,某种程度上对“乌伊运”的支持大打折扣,尤其是“上海合作组织”把维护地区安全与打击“三股势力”确定为各成员国的合作重点。这些都对“乌伊运”势力的扩张起到了一定遏制作用。但毕竟其势力本身并未遭到决定性的打击,中亚地区的稳定与否仍然是影响这一地亚和中国新疆地区的重要因素。

   [参考文献]

   [1]郝时远,等.全球民族问题大聚焦[M].北京:时事出版社,2001.

   [2]李亚新.中亚地区打击1活动的介绍[J].世界知识,2002,(1-2).

   [3]魏兴.乌兹别克斯坦1在中亚地区的兴起[J].当代世界,2001,(5)

  

上一篇:乌兹别克扩大棉花出口量
下一篇:乌国总统关于继续放宽并发展保险市场的措施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