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缅甸 > 缅甸

“威尼斯商人”——缅甸密支那机场考察记

1944年5月17日,中美特遣队H分队的亨特上校在缅甸密支那机场的跑道上向史迪威将军发出了无线电密码信号——“威尼斯商人(Merchant of Venice)”,意思是“我军已占领机场,运输机可以降落。” 从此拉来了长达80多天腥风血雨的密支那战役的序幕。

  60多年后的2007年3月4日,我也站在密支那机场的跑道上,向史迪威的长孙约翰·伊斯特布鲁克(John Easterbrook)发出了同样的信号!

  如同悬挂在地球边缘的缅甸北部一个不起眼的小机场,我有太多的朋友和它有着特殊的联系。多年来,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法,我一次次向这个机场靠近……

  

  “威尼斯商人”

  ——缅甸密支那机场考察记

  戈叔亚

  密支那大学·北机场——第一次考察失败

  2002年1月,我和中央电视台编导罗巍为了拍摄“滇缅公路”电视片到缅甸考察。9-10日,我们在密支那考察战迹。

  密支那是缅甸第三大城市,这座英国殖民者洋楼密布、充满浪漫情调的城市被战火易为平地。为了防止日军狙击手的藏匿,盟军炸平了市中心所有齐腰高的残垣断壁甚至是每一根电线杆和大树。如今,散落在伊洛瓦底江西畔平得就像一张桌子那样的平原上的密支那仍然没有高大建筑,街道两边茂密的阔叶树像大型的遮阳伞将这座城市淹没,四周是广袤的原始森林。当年美军“GMC”卡车和“Welleys”吉普车仍然在四处奔跑;战斗最激烈的密支那火车站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风貌;战后日本人修建的“慰灵碑”、“慰灵塔”随处可见,城郊有“日本人墓地”,城北江边日军最后被消灭的所谓“玉碎地”原址上,日本人建造了“慰灵牌位”和一座巨大的睡佛庙宇。旁边一幢保留至今的小洋楼,一度是“日军密支那守备队”的司令部和远征军司令官史迪威将军的官邸。而中国驻印军和美军在密支那各地的墓地已经被缅甸人彻底破坏了……

  到达密支那的第二天,我们迫不及待地要去看一看机场。当地侨领李仲玉先生说,当年作战激烈的机场是废弃的老机场,现在是密支那大学。

  密支那没有公共汽车,我们坐的三轮人力车是用单车焊接一个边兜改装的。车费非常便宜,相当于四元人民币可以跑到整个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车夫是位有志少年,他筒裙上插着英文课本有空就看。他说他想成为一名大学生,但家境贫寒不得不出来卖力。

  在当地还显得比较雄伟的一座二层建造前面有一块牌子,用英文和缅文写着“密之那大学”。门前是一条数十米宽的公路,路面柏油已经脱落,看来这是当年机场的跑道。另外一边是茂密的灌木并散布了一些零星的建筑。再往东数百米,就是依洛瓦底江。

  多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只要从书本和老人嘴里说到的战场,我就一定要拔腿到实地去调查了解。但是缅甸是严格军事管制的国家,许多地方都悬挂着“禁止靠近和拍摄”的招牌。初来乍到的我们一点也不敢放肆,只好偷1摄后马上走人。

  回来赶紧查阅资料,结果非常失望:当年真正作战激烈的是现在还在使用的密支那“西机场”,从“google Earth”的卫星图像看,机场和60年前中美日1完全一样。而我们去的是位于城北的备用机场,尽管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但是双方都没有使用这个机场。

  这次考察失败后,我对密支那战役特别机场的兴趣更加浓烈……

  密支那机场的建筑

  1940年7月,英缅当局迫于日本人的压力宣布关闭了滇缅公路(三个月以后又重新开放),中国驻美代表宋子文向美国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提出给予财政支持的请求。其中包括用于发展中国和缅甸航线的资金。随后中国航空公司美方副总裁威廉·布德考虑到要建立一条日军战斗机不能到达的航线,这样就选择在缅甸北方的密支那修建机场。后来,由英缅当局修建了这座机场。

  密支那机场建成后,一直是中航公司从昆明飞往印度加尔各答重要的中转机场。1942年5月,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失败。8日,日军地面部队迅速占领了密支那,其目地在于切断远征军的回国退路,同时切断中国到印度的航线。

  驼峰航线分“南线”和“北线”。南线是从印度阿萨姆邦的汀江(Dinjan)等机场起飞,中途经过密支那到昆明;北线从汀江中途飞越缅甸北端小镇葡萄(Putao)到昆明。

  日军占领密支那后,派遣第五飞行师团的第64和第50等战斗机中队进驻密支那机场,专门拦截没有一点防卫能力的运输机,同时也攻击印度阿萨姆的盟军机场(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密支那的日本战斗机是日本陆军的“一式”,也称“隼”战斗机,美国人称之为“奥斯卡(Oscar)”,许多人错把它当作了日本海军的“零式”舰载机),这条航线才1从南线改飞北线。由于飞机在北线需要根据山峦的高低起伏不停地改变飞行高度,所以才称为“驼峰航线”。

  

上一篇:缅甸战役,和雨季赛跑的战争
下一篇:果敢之旅——来自北金三角的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