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柬埔寨 > 吴哥

吴哥窟Angkor Wat自1 佛陀心怀的温柔

  吴哥窟,这个1992年就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旅游胜地,却不曾是我向往的地方,直到抵挡不住廉价机票的吸引。先是朋友们纷纷前往暹粒报到,回来之后异口同声地说“热死了”、“小心泻肚子”,然后将旅游手册交到我手上说:“还是值得去的!”从订了机票那天起,我开始了柬埔寨的研读,也成就了我的吴哥之梦。从行前的追寻想象到旅行中的探索体验,从全然的陌生到详细的安排,从纸上的描述到鲜活的场景出现在面前,就这样背着行囊走在高棉大地。

    亦喜亦忧的现代化过程

  

    柬埔寨是个充满惊喜,也让人沉思的国家。几乎所有的旅行手册都警告着海关的索贿问题,然而当飞机抵达暹粒,惊讶地发现机场虽小却新,入境大厅整洁而有序,海关人员出乎意料地有效率,还在等待传说中"One Dollar"的索贿声时,落地签证已交到了手中,没回过神来,已经坐在车中开始了暹粒的旅程。

    九月的柬埔寨正是雨季,有幸体验了雨季的清凉和旱季的晴朗,看到了雨后、日出和日落不同景象的吴哥窟,感叹着吴哥文明的灿烂。坐车行驶在尘土飞扬的道路,看着暹粒大兴土木,汇聚着四面八方的游客,脑海中关于现代化的思考不断闪现。在大学时,看到连篇累牍关于现代化课题的讨论,一直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然而在柬埔寨,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问题,特别是经济依赖旅游业的国家,如何在国际化的潮流中保持区域个性成为耐人寻味的话题。从法国殖民时代起,暹粒就为外国人打造了一片梦幻天地,沿着暹粒河两岸,从五星级的莱佛士酒店和外国记者俱乐部,到各种情调的酒吧和餐厅,往往让人不知身在何处。只有直面街道两旁搭盖的低矮破旧房屋,面对着弥漫着香味却脏乱拥挤的路边食摊,看着黝黑皮肤的司机驾着嘟嘟车从身边飞驰而过,才恍然清醒这是在柬埔寨,孰喜孰忧?

    神话与世俗之间

    暹粒有着众多古迹寺庙和雕刻,最让我着迷的形象是仙女(Apsara),狮子(Singha)和神鸟(Garuda)。虽然代表着印度教的阴0和象征佛教的佛陀造型,在千年寺庙中被竖立、摧毁、取代,这些神话与世俗之间的角色却能在不断的宗教转换中幸存,为百代千年的人们所接受。Apsara被译作仙女,是印度教中天上的舞者,神的仆人,在“乳海翻腾”的壁刻中她们从浪花中跃身而出,在吴哥窟的第一缕晨光中她们苏醒起舞,让人怀想各个时代顾盼生姿的高棉女子。Singha是僧伽罗语狮子的意思,在庙宇中轴线和四角常常可以看到它们站立的身影,虽然许多面部已不存,所剩昂首半蹲的姿态依然优雅地守护着千年苍凉。神鸟是印度教中神的坐骑,有着鸟嘴巨翅人身,憨厚的造型让人忍俊不禁,得见千年前雕刻者的全情投入,执著中夹杂着诙谐。如果说在短短几天内穿梭在众多寺庙中难免有些视觉疲劳,与这些人性化造型的不期而遇往往让人精神一振,笑逐颜开。

    闪动的眼神让人看到这国家的希望

    雨季的柬埔寨,绿油油的稻田,水波荡漾的洞里萨湖,千年前完善的灌溉系统成就了雄踞中南半岛的高棉帝国。然而历经战乱,她却沦落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依靠着先人留下的古迹维持着国家收入。一些在景点叫卖的孩童,用哀怨的目光和怯生生的话语请求着,让人扼腕叹息间,不免对柬埔寨的人民感到悲怜。然而,W和暹粒孩子们眼中闪动的光芒,让人看到这个国家的希望。

    导游W是柬埔寨的第三代华侨,虽然从外貌很容易将他与高棉人区别开来,他非常认同自己是柬埔寨人。当驾车经过乡间,他会带我们到贫困的村落,希望微薄的付出,能够帮助当地的农民。在巴孔寺看日落时,他被孩子们团团包围,一路说笑嬉闹,当要离开时,孩子们尾随着他奔跑而去,正在奇怪他们在玩什么游戏,回到停车场时,发现孩子们整齐地排在车后,很有秩序地,一人领取一只铅笔。原来他趁着导游的机会来到偏远的罗洛寺区,给这里的孩子们带来文具!

    看着W对孩子们的关爱和他们简单的快乐,脑海中浮现阇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VII)的面容,这个吴哥王朝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谦卑地低垂着双眼,恬静的面容,带着对俗世纷争的无限宽容,千年之后仍为高棉人顶礼膜拜。忽然感受到佛陀心怀的温柔,如飞花无声飘落,或许正是这世代相传的温良和坚忍,让这个国家虽历经战乱,仍能重生,不禁轻声道出:“去吴哥窟吧!”

  《联合早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