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孟加拉 > 孟加拉

我的留学之路

  和大多数少年留学生相比,我的留学之路显得更加的崎岖甚至有些畸形。高二那年,眼见班上一位又一位同学赴异国留学,当时对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怀有深深恐惧的我,不禁也开始蠢蠢欲动。而父母当时都在境外一个小国家工作,我开始在他们打回电话时频频提到想出国上学的想法。最初他们只是安慰和鼓励我要战胜学习中的苦难,战胜自己,坚持读完高中,但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竟从此改变了我的生活甚至人生。

    妈妈因公出差到孟加拉,在那里认识了一位开诊所的河南女大夫,她已经把女儿从孟加拉送到了美国读大学。在她的劝说下,妈妈决定也让我走这条路,而这位女大夫也就成了我后来的督护人。她姓张,我叫她张阿姨。

  

    妈妈告诉我,我可以直接进入孟加拉首都一所很有名气的大学读书,因为官方语言是英文,所以那儿有不错的学习英文的环境。大学学制四年,前两年在孟加拉读学士学位课程,如果积满了学分,则可根据不同的专业转到美国大学完成后两年学业,并可以拿到美国大学的学位。我考虑了一周以后便决定去,并未做更多更周密的计划,这就导致我今后的留学之路走的格外的艰辛。

    就这样,我开始自己打听、联系并着手办理一系列出国所需的手续,包括护照和签证。首先我收到张阿姨从孟加拉寄给我的邀请函,在出入境大楼领取了出国申请表,填好后再拿到学校盖章。我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计划,更没有告诉老师,而且由于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在国外工作,学生出国探亲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老师也并没有多心,以为我也只是为暑假探亲办手续。于是,我很顺利的迈出了第一步,三周后我拿到了护照和签证。

    由于学校并不知道我的打算,所以我必须找一个恰当的理由离开学校。于是家人帮我找了所学校开转学证明,调出了档案,而事实上并不真正接收。当时的自己,没有精力考虑太多,只是一心要走,更不曾为自己这种逃避高考的行为感到太多的内疚和自责。就这样,在舅舅的护送下我搭上了离开祖国的飞机。

    飞机降落前,我怀着一种异样的心情俯视着这块陌生的土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挨一个大大小小的湖泊和路旁一排排高大的椰子树,我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陌生得连气候都与祖国是那么的不同。而我的心情却是相当愉悦的,我并没想到,我将面临的新生活是怎样的差强人意。

    下飞机后,父母的朋友来机场接我,送我到张阿姨的诊所。这位胖胖的带着很重的河南口音的女人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她看起来很和善却让我觉得压抑。大家寒暄了几句,就一起帮我安顿下来。

    这是一幢很大的房子,张阿姨买下了其中的一层。分给我的房间有两张单人床,两个运转起来响的象拖拉机似的空调,一张桌子和一个没有喷头的卫生间。说实话,来之前我并没有想到太多的细节,但眼前的现实着实让我有些失望。然而,这一切和我后来的日子相比已经是难得的“幸福时光”了……

    三天后,又来了一个北京女孩莹和一个山东男孩威。在张阿姨的安排下,我们三个一起住到了另一所公寓。可是,因为我交的生活费少,我无法和他们享有同等的待遇,这种意料之外的现实让我感到十分委屈。莹和威的房间都有空调和独立的卫生间,而我则被安排在一间3平米大的小屋,狭窄得只能放下一张床,没有空调,更谈不上卫生间,有的只是一扇窗子和一顶吊扇。孟加拉气候炎热,我只有整夜开着它才能入睡。后来我才知道我的那间小屋是给佣人住的。

    初搬到这里的前几天,我们三个孩子仍回张阿姨的公寓一起吃饭。之后她便莫名其妙地让我自己在这边开火做饭,我无奈之下出去买了油盐酱醋平生第一次做了一顿饭,菜炒的很难吃。吃饭的时候我哭了,心里苦极了,像是被父母抛弃了的孩子一样难过。就在那时,我学会了发面蒸馒头。

    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写日记时都忍不住默默地掉眼泪,感觉自己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平生第一次感到生活是如此地艰难。

   

    我就读的大学在当地是很有名气的学校,学费并不便宜,但学校的管理制度与西方是接轨的。抵达孟加拉的一周以后,学校就开学了。于是我每天忙于参观学校,熟悉教室,选课以及与导师取得联系。初来乍到,英文尚不熟练的我,经常要请教别人。莹、威和我几个同龄人每天一起坐巴士上学、放学、做功课,日子虽沉重却也有不少快乐。在他们面前我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和辛酸。

    一个月后的一个清晨,妈妈因公出差来到孟加拉。那天早晨,还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见到爸爸0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妈妈带我出去,听我讲述了抵孟以后的经历,她哭了。这一切都是她意料之外的,更与当初张阿姨许诺给她的大相径庭。看到不知所措而伤心之至的妈妈,我却突然一下子坚强起来,好象长大了许多。

    张阿姨对0突然来访更是不知所措,这完全在她意料之外。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妈妈在来看我之前已经见过了她,她向妈妈告了我近3个小时的状。对于为我所做的新安排,包括让我搬家和自己做饭的解释竟然是因为我在吃饭时没有帮她盛饭,很不懂事。

    第二天,妈妈开始忙着带我找熟人,找房子,虽得到不少好心人的帮助,但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面对张阿姨提出的增加生活费的无理要求,妈妈很气愤却又那么无能为力。在这两天里,我们还了解到孟加拉的地下水含有1成分。妈妈吓坏了,但因为工作原因她很快就离开了我,离开了孟加拉。临走时我对她说,我一定会坚强地把书念完,争取早日离开这里。这一次和妈妈分别,我没有哭。

    妈妈走后,我想了很多很多。可就在我已经做好吃苦的准备,决定要坚持读完课程的时候,妈妈在他们工作的国家为我联系了一所语言学校,坚持要我离开孟加拉,而且越快越好。就这样,我又来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国家。

    由于一些原因,我无法进入当地的正规大学就读,于是我就以提高英文水平为主要学习目的。为了拿到学生签证,我每天上午在一所国立语言学校学习当地语言,下午则到美国语言中心进修英文。

    在英文补习班里,我非常用功。2个月一期课,学费是100美元。经过考试,我从初级2班开始上课。

    第一期课,我的老师是一位美国黑人女教师——Mill。她很严肃,很少开玩笑,但是非常敬业,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在她的帮助下,我的英文进步很快。后来我又在第二期课认识了来自加拿大的白人女教师Daniell。她和Mill不同,人很风趣,而且总是非常快乐和自信。在她的课堂上,每天都有小组讨论或者小品对话。她非常注重我们互相之间的交流,让我们学会了解别人的想法和思考问题的角度。同时她又是认真负责的,对我们发言时出现的语法错误更是一丝不苟,一一纠正。初级课程的毕业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一,得到的奖励是一本袖珍牛津字典。我也送给Daniell一个中国泥娃娃表示感谢。在她的推荐下,校长特许我直升中级2班的课程,并且免交了中级1期的100美元学费。我更加努力了,自己借了高级一至三期的课本自学,最后决定直接上托福班。

    半年后,父母工作期满回国,我则留下来参加托福考试,联系学校,准备从这里直接去美国念书。但事与愿违,我并没有成功地跳到美国。随着国内各项留学政策的出台,爸爸妈妈决定让我回国。

    时别一年,我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北京。这一年来的经历让我成长了许多,也让我对家乡北京产生了从未有过的依恋。现在我正在联系中介准备办理第二次出国留学的手续,这一次,我作好了充分的准备。

    现在,每一位父母都苦心为孩子设计一条顺利的出国路,从重点小学、重点中学到重点大学,然后出国深造。然而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拥有这样的幸运。我们的成长路程充满了艰辛和泪水,但人生却是丰富多采,逆境往往能炼就出真正的强者。很多人佩服我的胆量和勇气,也有人为我当初的草率决定而叹息,但现在,这一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我学会了珍惜拥有,把握现在。我知道未来的人生路途中必将有更多的挫折与磨难,但我会勇敢地走下去。终有一天,在我年老的时候回忆起这一切,我会为自己骄傲。至少我不会后悔,一切苦难都将是我一生最宝贵的财富,为此我感谢生活!

   

  
相关专题:亚洲留学专题  


下一篇:留学在马来西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