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拉克 > 巴格达

“我的家,在巴格达”

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成千上万的巴格达市民沦为难民,背井离乡,四处流浪。

   近来,随着局势缓和,安全状况不断改善,一些思乡的难民开始陆续返回家园。

  

   虽然家门口有士兵巡逻,不同教区之间有水泥墙隔离,卧室的墙壁上留有弹孔,但每一个回家的难民都感到一种久违的幸福。毕竟,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家。

   12月4日,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名刚从叙利亚返乡的难民拥抱着自己的亲戚。据伊拉克红新月会说,从9月中旬开始,已经有25000-28000名伊拉克难民从叙利亚返乡。 新华社/法新

   幸福,但不够完整

   5个月前,苏哈拉·阿桑与丈夫及两个儿子被安置在一家生产氧气罐的工厂里,以为再也回不了巴格达的那个家了。

   如今,一家人已经搬回巴格达南部原先居住的公寓,又像从前一样在阳光灿烂的窗前做饭,在柔软温暖的被窝里睡觉,床头挂着阿桑最心爱的结婚照。

   “我感到幸福,”阿桑说。她的身后是花团锦簇的床罩,墙上则有一个醒目的弹孔。

   正如阿桑感受到的那样,巴格达的安全状况明显改善,可以好几天听不到汽车0声,而在2月,这座城市共发生44起汽车0事件。街头的尸体也少多了。据美1方统计,8个月前平均每天有35人暴尸街头,如今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5。10月,全伊拉克境内共发生16起自杀0事件,比去年夏天减少了一半。

   局势的好转,使得许多像阿桑那样勇敢的难民,选择结束颠沛流离,重返巴格达家中,尝试恢复从前的生活。

   于是,几年来头一次,巴格达街头有了生机。尽管仍存在一些0,但人们已经可以在大部分城区自由活动,购物、上学、工作……在安全状况最好的区域,女人可以随心所欲地着装,结婚乐队再现街头,一度遭禁的酒店门前甚至排起了长龙……

   不过,阿桑承认,她的幸福“不够完整”。她所住的公寓楼里空空荡荡,邻居们都还没有勇气回来。终日里,她能见到的唯一“邻居”是四处巡逻的伊拉克士兵。

   据伊拉克红新月会最新统计,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共有400万难民流离失所,其中140万人逃离巴格达,分散到全国各地。在近几个星期掀起的“返乡潮”中,只有两万人重返巴格达家中,其余人仍在犹豫和观望中。

   阿桑说:“我们希望更多的人重返家园。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感受安全。”

   12月6日,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南160公里的纳杰夫,警察用金属探测器检查前一天丧生的炸弹袭击遇难者的遗体。这些遇难者都是在5日的1袭击事件中丧生的。 新华社/路透

   祥和,但有些刻意

   和许多回到巴格达的人一样,阿桑对未来没有把握,但仍努力克服心头的恐惧,尽量像从前一样生活。

   现年45岁的阿桑在巴格达城东一间小小的儿童图书馆工作。近来,图书馆里常常聚集着十几个孩子,他们读书、欢笑、学英语、在雅马哈键盘上弹奏音乐……一派祥和的景象。

   图书馆的墙壁上挂满了色彩斑斓的绘画作品:鲜花盛开的公园、青葱油绿的草地,伊拉克士兵在微笑,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在握手……

   显然,这种田园牧歌式的氛围是阿桑和她的同事们刻意营造出来的。她们严禁在图书馆里出现暴力画面,使用暴力语言,谈论暴力话题,为的是引导孩子们对未来留有一份希望。

   这间图书馆去年一度歇业,因为那时候局势很糟,家长们一刻也不愿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而今,大多数孩子自己从家里来到图书馆,无需家长陪同。

   但战争显然给孩子们的心灵带来了伤害。一个扎马尾巴小辫的女孩总是闷闷不乐,因为她的父亲在一次0中成了残废。阿桑10岁的儿子15个月前在街上玩耍时,发现了两具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从此变得沉默寡言。

   阿桑说,她和同事们竭尽全力在图书馆里打造一方乐土,目的就是“打击1,希望孩子们能从各自的生活阴影中走出来”。

   阿桑自己也需要疗伤。从她家的阳台上望出去,是一条长满棕榈树的街道。就在那些棕榈树下,曾发现被逊尼派士兵割下并丢弃的头颅;而马路右侧的一处住宅楼则发生过多次0事件。

   阿桑说:“就在那条街上,许多邻居失去了亲人。”

   阿桑的丈夫法迪勒·亚辛认为,重返家园是一个“勇敢的决定”,它是“对恐惧的胜利”,“对1的胜利”。

   担忧,但仍有希望

   不过,像阿桑那样选择返乡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返乡,只能继续漂泊。

   阿布·内布拉是一名逊尼派穆斯林,他的妻子哈南是一名什叶派穆斯林。他们在巴格达西部盖扎利耶生活了17年,直到去年12月的某一天,4名“基地”组织成员将他们赶出家园。

   他们在巴格达东北部一个中产阶级聚集区安顿下来,这里的气氛相对宽容,能够接纳他们这样由不同教派组成的家庭。

   随着局势好转,内布拉很想回到以前的那个家。不久前,他回去看了看,发现那里已经被另一户人家占据了。

   据国际移民组织统计,所有被遣散的伊拉克难民中,有三分之一面临着内布拉同样的问题。

   同时,内布拉对当地的局势还有些担心。美军向当地逊尼派穆斯林志愿者支付工资,组建觉醒委员会维护治安,但内布拉并不信任这个委员会。

   “有些觉醒委员会成员就是‘基地’组织成员,”内布拉说,“我以前就认识他们。”

   美军正在有计划地撤离。内布拉认为,巴格达要获得真正的安全,唯有到伊拉克的军队和警察均由逊尼派穆斯林和什叶派穆斯林共同组成之时,否则,这座城市将永远处于目前这种不同教派分而治之的局面。

   此外,内布拉还希望政府出面帮助难民返乡,必要时应对每一个街区实施监管。他担心被安置在家附近的逊尼派难民会对什叶派的妻子不利。“他们非常愤怒,会随便杀人。”

   尽管未来还看不清楚,内布拉还是希望能好好享受目前这段和平时光。他的一个儿子最近重返大学攻读兽医,女儿也将在今年冬天上大学。

   家里的笑声明显增多了,有时候甚至会调侃曾令人谈虎色变的人和事。内布拉的姐姐在一所中学教书,她让学生带来一些代表伊斯兰文化的物件。“两个男孩对我说,他们准备带一幅穆克塔达·萨德尔的肖像,”她一边说,一边咯咯笑。

   萨德尔是伊拉克什叶派反美宗教人士,他领导的民兵组织“迈赫迪军”据称杀过不少巴格达的逊尼派穆斯林。如今,人们能够拿他开玩笑,可见已经不再害怕暴力会吞噬自己。

   阿桑提及几天前发生的一件事。她的儿子工作上遇到点麻烦,下班时天已经黑了。她的丈夫开车去接儿子,居然平安到家,没有遭遇不测。

   “以前,一到下午4点以后,我就不敢让任何人离开家门,”阿桑说,“而那天,他们晚上8点才开车回来!我真的感觉,情况大不一样了。”(唐昀)

  相关链接:伊拉克战争引发难民潮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自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已经有400万伊拉克难民逃离家园,形成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平均每7名伊拉克人中就有一人离开了自己的家园。截至今年8月,因安全因素而逃离祖国的伊拉克人仍然达到日均2000人。

   联合国难民署统计还显示,这400万逃离家园的伊拉克人中,有半数已经离开伊拉克,另外一半则在伊拉克境内寻找安全的居住地。

   中东地区伊拉克难民人数已经超过250万,其中140万在叙利亚,75万在约旦。其他分别散居于海湾国家(20万)、埃及(10万)、伊朗(5.4万)以及黎巴嫩、土耳其等国。

   联合国至今没有为这些接收了大批伊拉克难民的国家提供任何资金和技术援助。伊拉克难民已经成为这些国家的重大负担。

  

上一篇:孟加拉动物园老虎咬死人
下一篇:巴格达举行集体婚礼[组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