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以色列 > 耶路撒冷

甜美的蛋糕埃拉特

3日的凌晨,醒得很早。很想写点东西,不想影响别人,就来到底层的大堂。天还没亮,一切都静悄悄的。值更闻声走出来,问我要点什么。我向他要了一杯水,坐进沙发里写起来。6点钟,天已完全放亮。出租车一次次开来,早班的厨师们陆续进来了,他们很愉快,见到大堂里的我就打一个招呼。

  9时,大家登车上路,20分钟后,耶路撒冷已在身后很远了。耶路撒冷是个比较凝重的城市,大概是因为政治和宗教方面的原因吧。但其实耶路撒冷也不尽是笼罩在浓云和晨钟暮鼓中。它宁静、美好,有美的房子,美的街道,美的花圃,美的棕榈树、椰枣树。餐馆里有深蓝、紫红花的台布,有漂亮的侍应小姐。昨天我们就餐的餐馆里,女孩子捷夫娅还殷勤地为我们服务,今天车启动时,却愕然的发现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穿著牛仔裤和一双军靴。很多个世纪来,犹太人在各个不同的民族间生活,其肤色和体态已大不相同。捷夫娅是从东欧过来的的犹太姑娘。到了埃拉特,转眼之间,她已换上0式的泳装,跃进亚喀巴湾蔚蓝色的海水中去了,像一条优雅的美人鱼。在车上,导游范萱大声地对我们说:索哈这家伙花着呢,每次都会带不同的女朋友来!索哈听不懂汉语,捷夫娅也不懂,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反应。索哈的车开得飞快,很快就开出了市区。

  说最后一点儿严肃的话题吧,请原谅。出耶路撒冷不久,路边出现了一片居住区,那高高矮矮的楼群散搁在一面山坡上。这是巴勒斯坦定居区。虽然不如市区建筑那么井然有致,但据说还是巴勒斯坦有钱人居住的。穷一些的都在东部荒凉的山里。巴勒斯坦地区最古老的原住民是迦南人,公元前13世纪腓力斯丁人侵入,并在尔后的许多年中和当地人混合,巴勒斯坦在希腊语中是“腓力斯丁人之地”。后来的巴勒斯坦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先是希伯来12个部族进入(但他们的后裔在公元前1世纪已陆续开始移往世界各地)。后又有亚述、巴比伦、波斯、马其顿、罗马等帝国统治。自公元7世纪起,穆斯林阿拉伯人从各地陆续进入这里,形成了新的巴勒斯坦人。在三千多年的历史中,巴勒斯坦人净看着别人在巴勒斯坦这块土地上攘来熙往了,没有自己太多的辉煌。自以色列建国后,大部分人流落世界各地,留在以色列的只剩了不到60万人。现在他们想返回家园,但道路漫远。今后将会如何呢?谁也不知道,恐怕阿拉法特也不清楚吧。和他们相伴的还有贝督因人,那是一群拒绝文明的人,不用电,不用汽车,不吃麦当劳。贝督因人是阿拉伯人的一支,他们净在沙漠、荒原里呆着,习惯了。他们还普遍地保留着部落。虽然以色列政府多次想使他们定居,但他们一次次拒绝,就是在荒原上居无定所,游牧羊群。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还有些犹太人在他们中间建立了若干新的定居点,这些定居点建在山顶,有高高的围墙,坚固得像古城堡。

  约旦河谷以西这一大片土地,是古犹太人出埃及后的许多年内所辛勤开拓过的。那时没有主权的概念,也没有民族之间的侧目。大家就是放羊放驼呗,贫瘠的土地有什么好争的?但是以色列自恃是上帝托付的子民,他们一定要建圣殿。宗教常是那时战争的一个主要原因。犹太人流散了,别的人又很容易满足,这块土地大多就一直是贫瘠着。被称为巴勒斯坦的土地,主要的富庶在靠近地中海那边和靠近戈兰高地那边,因为那里气候温润,戈兰高地能够供应灌溉用水。今天,戈兰高地仍然是叙以争端的焦点,那是关系到以色列生命之水的呀。

  公路向下铺展了,导游指给我们一个标注“0m”的牌子,说那是海拔0米。再往下走,就是负海拔了。死海的水平面目前约是-42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地表。为什么说“目前”呢?死海的水挥发很快,而约旦河的径流量也在减少。所以死海水面在以每年几个毫米米的速度降低。以色列政府正计划修一条管路,引地中海的水维持死海,这个世界闻名的海不能消失。

  在到达海岸边之前,有两个韩国女孩向我们求援。她们开了一辆车从特拉维夫至死海游玩,车却陷在一片泥沼里了。在以色列租赁一辆车一天要100美元,两个人真是够奢侈的。每天来死海游玩的外国人颇多,我们到达后不久,一辆辆大巴和小车陆续开来,不久,岸上就花花绿绿了。

  其实来死海只是看一看吧,死海的水咸涩得不得了,一进入水中,脸和眼睛就会觉得刺痛。在水里,后半身会很夸张地向上浮,以至于无法游泳。但死海有一个绝处:死海底的黑泥是绝好的皮肤护理霜。花5美元,有人会替你将黑泥涂满全身(涂的过程中还有些简单的按摩),在太阳下晒15分钟后冲洗干净,皮肤会觉得异常清爽光滑。用死海的水和泥制成的化妆品已行销全世界,每年给以色列带来大量的收成。

  阳光很刺目,水天一片云蒙。死海的那边就是约旦,约旦边境是一列不间断的山脉。这山脉从死海开始,一直伴我们到埃拉特。从地理上说,约旦控制这山以西的土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再加上其他原因,自1967年以来,约以的边境总的来说还是很安静的。

  之后就是长长的去埃拉特之路了,路途要经过judean desert——这组词可以译作犹太沙漠?我不敢肯定。judean desert之后又是megev大沙漠。以色列的沙漠有一些,主要在以色列的南部。过了死海,在约以之间是古老的河谷,只是现在没有河流了。我想像过去约旦河通过死海是应该从埃拉特那里流入红海的,以后死海退走了,谷地慢慢才出现了沙漠。纪年的变化多大呀,从前青藏高原那里还是古地中海的一部分哩,现在我们飞来以色列,底下看到的就净是连绵的群山了。

  沙漠是荒凉的,以色列人不可能把它全都变为绿洲,但有时会看见一片片的绿洲,还有很多的蔬菜温室,温室的面积都很大。这种景象通常是基布兹的家园。关于基布兹我只能约略地说两句,因为我的了解很肤浅。基布兹是以色列的一种特殊的组合方式,它来自于希伯来语“群体”的意思,人们有时把它称为集体农庄。但它并非是中国的人民公社,它既不是一级政权,也不是国家法律规定的组织。事实上,他的历史比以色列国的历史还要久,它产生于20世纪初,是一些犹太人自愿组合到一起,将全部的财产充公,共同使用,共同劳动,合理分配的一种自发的经济组织。在以色列建国之前,基布兹已发展到一百多个。全部基布兹的人口占以色列全部人口的3%。以色列人称基布兹是以色列经济的基石。当然它在以色列复国主义运动中也发挥过重要作用。它不是政府设立的,但政府非常支持它。当我们看到基布兹建立的一个个现代化小城市,感到非常惊讶,那是在沙漠里建立起来的呀。

  在这条线上,还是考古学家疯狂挖掘的领地,死海古卷就是在死海对面的昆兰山洞中发现的,那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圣经抄本。以色列誉为民族精神的马萨达堡垒也在这条线上,马萨达寓义着以色列在公元70年的一次宁死不屈:那时罗马帝国侵入到这里,一千名犹太人凭借马萨达堡垒抵抗了三年。在沦陷前,他们用抽签的办法选出一群人,要求他们在罗马军攻进来之前要把自己人都杀死,最后一个人用剑自杀。今天的以色列新兵都要在这里的废墟前宣誓:马萨达不再陷落!

  傍晚时分,埃拉特到了。

  埃拉特是我们这一天轻松旅程的终点,它是为蜂拥而来的外国游客,和国内度假者预备的一块甜美的蛋糕。

  埃拉特是以色列最南部的一个较大城市,像嵌入约旦和埃及之间的一个孤岛。红海在其北面有一个分岔,分别是苏伊士湾和亚喀巴湾。亚喀巴是一个狭长的湾,湾的尽头散落着埃拉特。埃拉特高星级宾馆无数 ,海滨浴场无数,湾里停泊着无数的私人游艇。沿海滨的道路边,有无数的酒吧、餐馆,岸堤上、遮阳伞下,有无数的各种肤色的游人,,悠然自得,享受着红海吹来的湿润的晚风,和海滩上、街道旁闪烁的鲜亮颜色。它很像泰国的芭提雅,但不像它那么狂野。

  导游告知,埃拉特夜里,各酒吧都有歌舞表演,有的带些颜色,可自行去看。

  埃拉特没有教堂,也没有钟塔。埃拉特是各国各色的人和以色列人共同组成的城市,信奉不同宗教的人,只能在不同的日子里,和不同的私人场合做祈祷或斋戒。埃拉特有的只是享乐。

  潜水是红海边的一项热门旅游项目。因为这里的海水特别清湛,水里有珊瑚,有各种颜色的鱼,红的、蓝的、黄的、银色的。潜水一个小时收费35美金,提供全套轻潜用具,还提供一位教练。为男游客配女教练,为女游客配男教练。下水前,教练会给上十分钟的课,教你呼吸、处理耳膜上的水压、停止、上浮、下潜需做的各种手势,直到你说都ok了,才会带你下水。

  嗨,水下的情景真是美啊,大大小小颜色灿烂的鱼很密集的在眼前游来游去,海水起初是很淡的绿色,海底的沙子、岩石清晰可辨,还有珊瑚和锈迹斑斑的锚链……那种感觉无以描述。我最深潜到6米以下,那时水的颜色变深了,感到一点恐惧。使我感到麻烦的是,嘴里含着呼吸头,却经常习惯地用鼻子呼吸(这种方式的潜水只能用嘴呼吸),以至于有一刻上不来气了。那是我就用拇指向上的手势表示要浮上去,我的女教练拎着我就到了水面。在水面我默诵了一遍教练的指导,再重新潜下去。另一个不习惯的是潜水不能用手,只要手一动,身体就会不稳。

  中凡是在一家叫做“RED SEA STAR”海底餐厅,同样的鱼类就在窗外游来游去,那种情景不亲临其境是不会体会到它的美妙的。

  埃拉特是个边境城市,它与约旦和埃及相邻。这么多年来,西奈归还埃及和约旦自认晦气,使得以埃、以约有了几十年的和平,否则埃拉特不会这么“糜烂”。从埃拉特到以、埃海关只有10分钟的车程。很快我们就要去埃及了,所以和美丽的埃拉特说了声再见,再见中表达了一点欣喜。同时和索哈、他的女朋友,还有已经很矜熟了的范萱道别。

  

上一篇:耶路撒冷:当人生走到三分之一
下一篇:近距离感受以色列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