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格鲁吉亚 > 格鲁吉亚

探访潘基西峡谷

潘基西峡谷位于格鲁吉亚东北部,是一个东北—西南走向的狭长谷地。峡谷纵深长约30公里,南部最宽处不足5公里,其最北端距格俄边境仅约40公里。

    潘基西峡谷在外人眼里是个可怕的“恐怖谷”。到那里走一遭,亲眼目睹一下“恐怖谷”的真实面目,是记者被派驻外高加索3年多以来的夙愿。

  

    今年初,记者终于获得了宝贵机会———跟随赴格东部卡赫提区访问的中国驻格鲁吉亚大使徐建国进入潘基西峡谷。这是中国记者首次走入潘基西峡谷。

    那天,天刚刚蒙蒙亮,我们就从第比利斯出发,驱车向东行驶。经过160多公里的颠簸后,我们到达了格东部卡赫提区的行政中心城市泰拉维市。由该区警察局局长的专车开路,区长乘车全程陪同,我们一行6辆吉普车开始向潘基西峡谷进发。

    从泰拉维市北折,我们向大高加索山驶去。大约走了25公里,我们看到了一道关卡。由于有区长亲自陪同,我们的车队在通过关卡时并未停车接受检查。陪同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进入潘基西峡谷的所有车辆和人员都必须接受检查,哨卡的士兵对所有人员的护照都要一一登记。

    通过第一道关卡后,我们驶入一个平坦的河谷地带。由于正式进入了谷地,虽然记者没有感觉到“恐怖”,但不敢掉以轻心。记者驾驶的黄牌车紧紧地跟着大使的红牌车之后,又过了两道关卡。通行的道路仅能供一辆车缓缓驶过,哨卡则凭借着天然屏障,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进入峡谷腹地后,路变得更难走了。吉普车在一侧是峭壁、一侧是深深河谷的山间小路上爬行。几分钟后,记者的眼前突然一亮,谷地突然变宽了不少,前面也出现了村庄。

    俄罗斯第二次车臣战争开始后,许多车臣难民1越过格俄边境,到格境内躲避战火。由于潘基西峡谷内的居民吉斯基人与车臣人同宗同族,有着共同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越过边境的车臣族人便在那里安顿下来。这里最多时有8000多车臣难民,其中包括老人、妇女、孩子和伤员,当然也包括那些曾经参加过车臣战争的武装分子。

    陪同人员告诉记者,潘基西峡谷的居民日子过得并不太平。由于地势险恶,潘基西峡谷自古以来就常有杀人越货的亡命之徒啸聚于此。绑架和0是该地区一种古老的传统和生活方式。格境内许多绑架、0案的调查最终线索都指向此地。

    从村庄往北,海拔开始升高,我们的吉普车渐渐爬到了海拔1000多米。沿途有许多村民和孩子站在路边好奇地看着我们。这里的居民与我在电视上看到的车臣人长得都一样,还有人头戴着车臣人很喜欢的毡帽。

    在峡谷行进了近30公里后,前方便没有了机动车可以通行的公路。由于大高加索山的平均海拔较高,所以一年之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被大雪覆盖,只有在短暂的夏季,山上的积雪消融,才显现出一条条羊肠小道来。只有熟知当地地形的人才可以经过这羊肠小道往来于外高加索和俄境内的车臣共和国之间。据说,即便是十分熟悉地形的当地人,从潘基西峡谷走到格俄边境也需要两天两夜的时间。

    沿着潘基西峡谷从南走到北后,记者感觉,从表面上看,这里总体上显得很平静。陪同人员说:“在潘基西峡谷,平民和战士之间可能有着很亲密的联系,这里的平民可能就是战士的妻子或者孩子,但他们和战士是分开的。”他说,绝大多数在格比较活跃的车臣武装分子都住在峡谷和边界之间,而并非在潘基西峡谷内。

    中午吃饭时,给大家上菜的小伙子就是车臣人。卡赫提区区长拉住小伙子对记者说:“你说他像1吗?不是,他不是,他是很好的小伙子。俄罗斯人才说他是匪徒呢。”有当地百姓对记者抱怨说:“我们不是1。即使有些车臣人是,那也是因为俄罗斯人把我们变成1的。我们想要过正常的生活,就像所有人一样。”

上一篇:潘基西峡谷闪耀中国之光--探访中国承建的水电站
下一篇:格鲁吉亚记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