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伊朗 > 德黑兰

似曾相识德黑兰

  德黑兰的自由之门表现了伊朗艺术家超凡的想象力。(彭世团 摄)

  

  活泼开朗的伊朗人。(彭世团 摄)

   从伊朗德黑兰机场走出来不久,你会看到一件很有气派也很有风格的艺术品,那就是自由广场的大门,大概可以称为解放门或者1。走近了,你才看出来那是一个凯旋门式的建筑。它的下部像是切开了的金字塔,它的顶部像是一本打开的书,“书”上由于有类似窗户的造型,所以又像是一座楼房。也可以把这本“打开的书”想象为一个屏风,具有屏风的亲和与展开性。中间是一个具有伊斯兰风格的拱形与桃形门,门的穹顶上,建筑给你以菱形的编织感。

    这是巴列维国王于1971年为纪念波斯帝国成立2500年而建立的,正面由2500块完整的石块拼成,塔高50米(巴列维王朝立国50年)。这是一件艺术的精品,是古波斯建筑与伊斯兰建筑风格的完美结晶,表现了伊朗艺术家的不平凡想象力与结构能力。它坚固、庄严、沉稳,同时不失舒展与精细,具有镶嵌感、拼接感与折叠感。它确实还具有一种“比历史还要古老”的古典与文雅。

    我在德黑兰发现的都是百姓的日常生活。许多地方有明渠流过,你可以说那是小小的河流在城市里流淌,发出稀溜稀溜的水声。越是相对干旱的地方越是体现出对于水的珍爱。到处都有高大的树木。越是夏季炎热的地方也越呈现出对于树木花草的依恋。到处都有商家与手工艺者的作坊,有价格不昂贵而且富有民族特色的商品。到处都会看到悠闲自在的德黑兰人,尤其是小孩子们在嬉戏。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们也不少,他们的孩子装饰得十分鲜艳,但是母亲抱孩子的姿势与我们华人习惯不太一样,她们常常是两手平托,你远远看去,好像是托着一件珍贵的礼物。

    德黑兰可以分城南、城北两大部分,两个部分的气候不尽相同。城北地势高耸,会比城南冷一些。我们在时,向北面望去,是皑皑的雪山。我们看到过这样的奇观:下雪了,薄雪花下面是碧绿的树叶,而树叶间夹杂着红果。城北有更多大的机关单位,高级住宅区与外交使领馆区。

    德黑兰的交通很拥挤,人们喜欢讲的一句话是:这里的汽油比水要便宜,所以机动车辆很多。很少看到比较豪华的车种,最多的是法国“标致”与伊朗合资的产品。德黑兰人以开车技术良好而闻名。我亲眼看到他们挤过来钻过去,无路之处有了路,使不能通行的地方通行。

    德黑兰的糖果店值得记住。他们有一种风味独特的糖品:玉米饴(波斯语叫“嘎兹”),即从玉米中提炼出糖分来,加上鸡蛋清粉、开心果的碎块和藏红花,制成一种并不过甜的,亲切自然的,别有家乡风味的糖。这种糖我们在伊犁时吃过,但限于新疆的条件,没有开心果,那个年代也没有花生米。

    德黑兰的馕饼店非常多,与新疆的馕相比,它们比较薄也比较软,同样有一种面粉烘烤的香味。与新疆一带在陶土做的大瓮中贴到瓮壁上烘烤不同,他们是将面剂子伸到很大的明火中,很快就完成一个馕饼的烤制过程。据说这里的人多半会从馕店里购买馕饼,而少有在家制作者。

    伊朗人长得大多相当漂亮,他们在公共场合的表现,也比较自然、得体、放松、活泼与开朗。

    在散步的时候,在购物的时候,在参观景点的时候,在等飞机的时候,伊朗的普通百姓都与我们攀谈,他们很开朗也很外向,对待外国人没有什么忌讳或疑虑。在德黑兰机场,出发向伊斯法罕走的时候,我遇到一对服装严整的老年人,与我交谈甚欢。他们讲到他们的子女,讲到他们旅行的目的地,讲到他们安定与幸福的生活。他们先问我们是不是来自日本,待知道是来自北京的时候,他们显得十分高兴。

    和外国人攀谈,伊朗人没有距离感。在伊朗度过了一个伊斯兰的休息日——星期五,那一天,有许多老年人坐在河边石头台阶上欣赏流水,享受初冬的阳光,用悠闲和满意的神情环顾这个明丽与自然的世界。我也坐到了那里,觉得惬意,觉得自己已经融入当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人类性宇宙性的微笑与感叹。

    伊朗的各式商店很多,你进去看看,店方的态度友好和善,但也不过分招揽兜售。你提问题,他认真回答,你与他聊天,他接过话茬去,不讲得太多也不讲得太少。他们要的价钱,大体是实价,你一定要砍,也许能略抹个零头,但没有太大的余地。你如果往下砍得太多,超出了可能性,卖货人便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他们的表现恰到好处。  

    伊朗百姓的面孔让人舒服,让人放心。你从他们的言谈举止表情动作上,看不到生活以外的、人性以外的东西。(王蒙)

  

上一篇: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世外桃源
下一篇:新德里展开乞丐大抓捕 衣衫褴褛影响市容(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