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沙特 > 沙特

沙特阿拉伯王国对中国穆斯林事业的贡献

一、中阿关系源远流长

   1.中阿关系历史悠久,可追溯到公元前的时代。中国古代史书上记载有许多中阿来往的有关内容,如中国1出使西域的记载,其中最著名的要算张骞(卒于公元前114年)的西域凿空。张骞是汉朝(前206—公元220)汉武帝(前156—前87)的一位1,他两次奉命出使西域,目的是与中国西部边疆接壤的部落结成联盟,以抵御匈奴的侵犯。第一次是公元前139年,张骞率人到中亚和阿富汗地区。第二次是公元前119年,到了西亚、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两河流域)和沙姆地区(今叙利亚、约旦、巴勒斯坦、黎巴嫩),其中一个分队还到了当时属于罗马帝国(大秦)版图的埃及亚历山大城①。

  

   2.通西域开辟和巩固了中国与西亚及欧洲通商的道路。公元前3世纪前后,骆驼引入中国,对穿越中亚沙漠地区的商业活动,发挥了积极推进的作用。当时中国主要出口商品为丝绸、纺织品、钢铁、磁器等,当时波斯、阿拉伯对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香料、香药、燃香、宝石、象牙、坚果等。所以这条古商道又称“陆上丝绸之路”或“陆上香料之路”,伴随这些商业活动的是文化交流,通过丝绸之路,波斯、阿拉伯的歌唱、舞蹈、音乐、绘画等艺术传到了中国,印度的佛教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了中国。

   3.由于经常发生来自匈奴和突厥人的侵袭事件,所以古商道也是时续时断,直到班超(32—102)率兵镇守西部边陲,经营西域,商道才有了安全保障。班超派手下将官甘英出使安息(波斯)、条枝(阿拉伯)和大秦(罗马帝国)等国,甘英到了波斯、条枝,没有到达大秦②。

   4.在后来的中国古籍中,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关于阿拉伯国的记载。《史记·大宛传》中记:“条枝在安息西数千里,临西海。暑湿。耕田,田稻。有大鸟,卵如瓮。人众甚多,往往有小君长,而安息役属之,以为外国。”在《前汉书·西域传》中也有类似的记载③。

   5.阿拉伯国家的名字在中国汉朝的书籍上,称为“条枝”,在唐朝(618—908)的书籍上,称为“大食”,该名字可能是波斯字“塔兹”(TaZi)的谐音,有人认为“塔兹”是阿拉伯部落“塔伊”(TaYi)的讹音,以点代面,把整个阿拉伯国家也称为“大食”(DaZi)。在元朝(1279—1368)以“回回”来称呼“穆斯林”;以“回回国”来称呼“穆斯林国家”即波斯和阿拉伯;以“回教”来称呼“伊斯兰教”。

   6.我们在阿拉伯国家的学术著作中,也可以看到通过古商道中阿之间来往的类似记载。“巴尔米拉(在今叙利亚境内)在公元130年至270年之间,已达到灿烂时代。巴尔米拉的铭文大半是属于这个时期的。巴尔米拉的国际贸易,向四方扩张,远至中国。”④

   “据称,穆罕默德圣人曾说过:‘要寻求知识,即使它远在中国’,虽然我们并不掌握有具体的历史事件,足以证明穆罕默德圣人确实说过此话,但是这并不排除穆罕默德圣人知道‘中国’这个国家的名字,因为在穆罕默德圣人诞生之前的很长时间,阿拉伯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就已经十分频繁,当时来到西亚和地中海港口的东方货物,有很大一部分是经过阿拉伯国家商道的。在公元6世纪,中国与阿拉伯国家通过锡兰有着十分重要的贸易。公元7世纪,中国与波斯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贸易,是中国商人的主要市场。”⑤

  二、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后,中国穆斯林与阿拉伯国家的联系

   1.据《旧唐书》卷四记:“永徽二年八日乙丑,大食国始遣使朝献。”永徽二年是公元651年,永徽二年八日乙丑相当于伊斯兰教历31年1月2日,是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577—656)在位的时候。这是中国史书中记载的中国与阿拉伯伊斯兰使节来往的最早记录,在中国也把这一天看作是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开始。后来阿拉伯使节不断来华,从公元651年至798年的148年中,阿拉伯遣唐使达39次之多⑥。这个统计数字当然是不完全的,伴随着这些使节活动的是阿拉伯商人和旅行家的更加活跃,但是在阿拉伯的官方史书中,或者伊斯兰的古籍中,我们并没有看到类似的记载,因此,这些使节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民间使者”即商人,他们以阿拉伯哈里发的名义向中国皇帝进贡,并记载入中国史册,中国皇帝也会以更多更贵重的礼品回赠他们,并给予他们以盛大的礼遇和款待,实际上形成了免税的商业贸易来往。

   2.公元751年在怛逻斯地区,中阿之间发生军事冲突。怛逻斯位于中亚阿拉木图、塔什干和巴尔喀什湖之间,今名江布尔,在哈萨克斯坦境内。《新唐书》卷五《玄宗本纪》记:“天宝十载七月,高仙芝及大食战于怛逻斯城,败绩。”《新唐书》卷一三五《高仙芝传》记:“天宝九载,高仙芝讨石国,其王车鼻施约降。仙芝为俘献阙下斩之。由是西域不服。其王子走大食乞兵,攻仙芝于怛逻斯城,以直其冤。”⑦由于唐军中突厥人部落临阵反戈,唐军大败,石国王子“直其冤,正其位”。怛逻斯之役有大批唐军被俘,有的说2万,有的说5万,伊本·艾西尔说有10万,诸说不一⑧。怛逻斯之役是中阿关系史上唯一的一次较大规模的军事冲突,而且是由于双方被卷入当地民族和部落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引起的。看来这次军事冲突也没有影响到以后的两国关系,因为中国方面没有进行报复,阿拉伯方面也没有进一步进犯中国国境。

   3.中阿军事冲突在文化方面产生的影响却是巨大的。首先,怛逻斯战役后,中国的造纸技术传到了中亚,然后从中亚又传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后又传至欧洲;其次,中国有了第一次用中文记载的有关阿拉伯国家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生活的书籍。在被俘的中1人中,有一名叫杜环的知识分子,他在阿拉伯国家居留了12年,游历了中亚、伊拉克、阿拉伯半岛等国家和地区。公元763年,经海路自阿拉伯湾回到中国广州,回国后,写了《经行记》一书,记录了自己的观感,忠实地描述了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生活,描述他们对唯一真主的信仰,每日五时礼拜,星期五的聚礼,伊玛目的演说,禁酒,禁食猪肉,以及对各种罪犯的惩罚行刑等等。这是介绍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最早的中文书籍,是研究中国伊斯兰史的重要资料。

   4.可以完全肯定的是,伊斯兰教是通过商业渠道传入中国的,而不是通过军事手段。除了中国史书上记载的有关阿拉伯穆斯林的许多商业活动外,我们还可以在历史书籍、地理书籍、游记、小说和民间故事中,读到更多的有关内容……。从这些商业活动中,我们可以看到两点:①当时在中国的阿拉伯商人很多,在一些城市中,可能有数千人,甚至上万人;②这些商人很有钱,因此有些人当上了大官。由此产生的两个结果,可能是当时来中国做生意的阿拉伯人没有想象到的:①在中国传播了伊斯兰教;②融合了阿拉伯文化与中国文化。当时阿拉伯穆斯林商人主要聚居在中国的大城市,在这些城市中形成了穆斯林聚居区,由中国政府选派其中德高望众者,任命为长官,按照穆斯林的风俗习惯进行管理,并负责裁决和安全工作。同时协助中国政府征税,当时穆斯林商人上交税款,在中国政府财政收入中占了很大的比重。穆斯林在他们聚居区中修建清真寺,履行宗教功课。所以今天在中国最古老的清真寺,都是在大的商业城市中建立的。当时阿拉伯商人履行宗教功课和在家中时,使用的是阿拉伯语,在市场上和社会上与人们打交道时,使用的是汉语,他们的子女在家中和清真寺的小学校中,学习阿拉伯语和伊斯兰宗教知识,而在正式的学校中学习汉语以及相关的各种学科与文化,久而久之,这些人无形中成为融合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和中国儒家传统文化的先驱。当蒙古人西征后南下,入主中原后,西亚、中亚穆斯林来到中国,这一现象更加扩大。

   三、瓦哈比运动与中国伊斯兰教的改革

   1.尽管伊斯兰教1300多年前已传入中国,并在中国广大的国土上传播开来,但是中国穆斯林长期处于内外“双重封闭”状态。在中国广袤的国土上,他们处于“小集中、大分散”的情况,他们彼此之间缺乏联系和相互了解。其次,他们对世界上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不了解。长期以来,中国伊斯兰教的信仰和知识,是通过穆斯林家庭和城乡中清真寺及经堂学校代代相传的。当时清真寺的教长和经堂学校的老师们的阿拉伯语言知识和宗教知识,是经过一代代老师而传授下来的,并没有到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接触更广泛的知识天地,因而他们的知识面有限,并受到了各种思想的影响,特别是伊斯兰教中苏非派思想和中国道教虚无思想和儒家思想的影响。由于“大分散”,各地清真寺的伊玛目成为当地穆斯林心目中的领袖人物,事无巨细,都要听从伊玛目的指导,都把自己的一派看成是真正的“教门”和“圣行”。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中国的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中,开始出现要求改革的呼声。

  

上一篇:沙特阿拉伯发展小麦生产的措施
下一篇:炼油厂使用传热工质的联产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