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以色列 > 以色列

神秘、神圣、神奇的国度--以色列

从事中东非洲旅游业务三年有余,以色列一直是心中向往的国度。终于得此机会一睹其真面目,首先要感谢的,是以色列航空公司和迪森豪斯旅行社,其次是太美旅行各位可爱的领导。旅途中种种新鲜有趣的见闻,至今仍历历在目,我想我一生也不会忘记。

  抵达首都机场T3航站楼,在约定的A值机区附近见到各位以前就认识或不认识的团友,以及年轻帅气的张领队后,大家一同乘坐无人驾驶的捷运小火车,几分钟就来到了候机区域。原来,航站楼那里的柜台只是个摆设,真正的手续要在这边办理。离以航柜台还有几十米,已经看到那里戒备森严,气氛不同寻常:乘客都排着队,被一条挂绳隔离在外,里面十多个穿制服的老外各自手持笔记本,一对一地向乘客问话并作着记录。后来才知道,他们并不是以航的工作人员,而是如假包换的以色列大兵!这个国家实在太牛了,据说他们对全世界只要开通了以航航线的机场都派军人持武器前往驻扎,如果对方国不同意这一要求,以色列宁可不开辟这条航线。领队招呼我们排队,不知怎么我就排在了第一个,不一会儿,挂绳打开,我被放了进去,一个看起来不超过25岁的高个美女把我叫到一边,开始问话。为什么要去以色列,跟谁一起去,团队里有没有认识的人,行李是否自己打包的,从打包好之后一直到机场,过程中行李有没有离开过身边……美女表情十分严肃,搞得我紧张了起来。虽然之前对以航安检程序的严格和繁琐已经早有耳闻,但没有想到会是荷枪实弹的以国大兵来做检查,而且本以为我们是以旅局和以航邀请过去考察的,理应受到特别对待,即使问问也应该只是走个过场,没料到还真问得这么细!紧接着美女翻了翻我的护照,我心知不妙,因为我旧护照上几乎全是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签证,但这时候想把旧护照拆下来也已经来不及了。果不其然,美女皱了皱眉,开始了一系列更深入的询问:去过几次埃及?去过几次马来西亚?最后一次去是什么时候?去做什么?关于埃及、阿联酋什么的,我都如实作答,顺利通过,但当她问到马来西亚和印尼,由于我当年去这两个国家基本都是商签,逗留的时间比较长,而且有些签证还是在吉隆坡本地签发的,所以只能老老实实地说是去工作。又问:当时在马来西亚是为什么行业的什么公司工作?雇主是谁?你做什么职位?其实我当时是去做阿语翻译,但是心知暴露我会说阿拉伯语这一情况只会招来更多怀疑和询问,却又不敢编谎话,只好笼统地回答:翻译。美女很较真,继续问:马来西亚那么多华人(都会讲英语),为什么需要你去做翻译?这时候我真的有点害怕自己会去不成以色列了,于是额上开始冒汗,脸也开始发热,因为我和这位美女已经共度超过10分钟了,而她还没有结束的意思。想了想,我说道:因为我和当时的老板是在北京认识的,他对我的工作比较满意,所以继续带我去马亚西亚为他作翻译。这也是实情。美女用她那长着超长睫毛的大眼睛看了我几秒钟,总算放过了我,开始问其它问题:你在埃及认识什么人了吗?有现在还在来往的朋友吗?他们当中有人知道你要去以色列吗?当然都回答NO,然后埃及换成阿联酋,再来一遍,阿联酋换成土耳其,再来一遍,总之所有国家又都问了一遍。最后的问题是:这次去以色列,在空闲时间你准备做什么。这时我已经知道自己差不多过关了,心情也轻松下来,便也幽了美女一默:根据以航发到我手中的行程表,我看不出我会有什么空闲时间。美女一直紧绷的脸终于绽开了一个小小的笑容,而我,也被放行到柜台,办理更换登机牌,及行李托运手续。

  

  负责办理更换登机牌及行李托运手续的是以航的中国员工,看到同胞的脸,我都快哭出来了,这还没出国呢,我看到中国人已经感觉像看到亲人一样了。我的托运行李和背包都被贴上了黄色的标签,有些团友的背包上贴的是绿色的,五分钟后,我们知道了黄色是代表需要开箱检查,绿色代表不用了。看来我真的被当成重点怀疑对象了!

  过了中国的边检,我们又来到以军的地盘:这次是要对我们的所有随身物品进行安检。一个穿以航制服的中国小伙子迎面走过来,带我们推开安全门,在惨白灯光照耀下的安全通道中下了好几层楼梯,来到一处神秘的所在:另外十几个以色列大兵守在这里,满脸不耐烦神色地例行着公事:或拿小刷子刷着乘客的鞋面,或费劲地按照拼音叫着中国客人的名字,或用刚刷过鞋面的小刷子指着客人,指挥他们把行李从传输带上搬上或搬下。也不知这个牙刷状的小刷子有何神奇功效,总之他们是人手一把,先仔仔细细刷一遍鞋面,再刷一遍该乘客的护照,此人就算初步过关,可以开始检查行李了。难道不是说犹太教是极为重视洁净的宗教吗?何以同一把刷子刷了鞋又刷护照呢?想不明白。跟传说中的一样,行李被开箱,所有东西都被倒在桌面上一一检查,连隐形眼镜药水都被拧开,还问我,这是什么?晕倒!难道中国的隐形眼镜药水和以色列的隐形眼镜药水差别这么大,以至于您都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吗?此处省略一万字,总之终于搞定,来到登机口候机。

  以航北京飞特拉维夫的航班是波音767机型,座位是232的分布。机上餐食尚可,只是娱乐太差,没有座位上的小电视也就罢了,就连挂在前排的大电视,也一直在播放希伯来语电影,没有中文或英文字幕。无聊之中,我只好拿出数独来玩,刚填了没几个数,坐在我旁边的外国阿姨就看不下去了,开始指点江山:这里应该是6,那里应该是8……好吧,看来犹太人的聪明真是名不虚传,本来我想锻炼锻炼我这日益转得缓慢的脑子,可您既然这么热心,我也只好领情。二人玩了半个多小时,晚餐端了上来,于是开聊,不聊不要紧,一聊吓一跳,原来这位阿姨并不是犹太人,她是生活在北京的伊朗籍的澳大利亚人,这次是跟家人及朋友去以色列朝圣,只不过呢,她们要朝的这个圣,并不是耶路撒冷,而是海法,也就是说,她们既不是穆斯林,也不是基督徒,更不是犹太信众,而是传说中的大同教的教徒,这次是要去海法,朝拜她们大同教的圣地—海法空中花园!听到这些,我的嘴张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但是这还远远比不上当我听说另一件事时的惊讶:阿姨说,在中国也有许许多多大同教的信众,并且这次跟她一起前往朝圣之旅的9人中,就有6位都是中国人!正说着,两个看起来十二三岁长得非常漂亮而且一看就很有教养的中国小女孩走了过来,问她要口香糖。原来她说的句句是真话!我这个人对不了解的事物一向充满好奇,于是立即开始发挥我“十万个为什么”的本能。通过短暂的聊天,我对这个以前闻所未闻的宗教开始有了初步的了解:大同教的直译是巴哈伊教,1844 年创立于波斯(今伊朗)。该教是由波斯伊斯兰教什叶派之一,巴伯( Bab )教派演化而成的独立宗教。创始人是后来被尊为该教"先知"的巴哈欧拉。大同教认为,上帝是唯一的,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甚至佛教所信仰的真神虽然称呼不同,但都是同一个上帝,只是这位上帝每1000年左右才向世界和人类派遣一位使者,以便向人类传达与时俱进的真理。在公元七世纪派遣了穆罕默德之后,又在19世纪派遣了巴哈欧拉,所以巴哈欧拉传达的教义,也就是他们大同教目前信奉的那些教义,是最先进、最符合当今世界现实情况的。后来我们在海法大同教空中花园游览的时候,又神奇地遇到了一位信奉该教的马亚西亚华人女孩,也是同样充满热情地向我们传教,此处先按下不表。

  总之,经过11个小时的飞行之后,我们于凌晨03:00抵达了以以色列建国后第一位总理的名字命名的本·古里安机场,见到了迪森豪斯旅行社的代表—热情的罗南先生,和后来陪伴我们一路可爱导游—儒雅的张老师。经过半个多小时夜色中的行驶后,我们顺利抵达特拉维夫PRIMA KINGS酒店,就这样,我们的以色列之行正式开始了。

上一篇:以色列政治经济
下一篇:以色列海底餐厅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