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科威特 > 科威特

神秘的沙漠之国科威特 欣喜惹狂捕蟹记

  无垠的沙漠、如火如焚的骄阳、闪烁的群星、悠悠的明月、狂舞的风沙,还有大漠中偶见的驼群和贝都因帐篷。这些是沙漠之国给我的印象。初到科威特,如果说当我第一次面对水天一色的茫茫大海时,心中会对这个与我印象中相去甚远的沙漠之国产生一阵阵疑惑的话,那么下海去捉螃蟹的经历则让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所谓出门看天色,捕螃蟹也要等到天色渐晚,待潮水割让出一湾浅滩时再去。这时侯我们便会三五成群,手拿灯叉,向海边开进。在科威特的这几年里,不知我下海捕螃蟹的经历有多少次?但刚下海的那段日子却在我脑海里记忆最深刻。 

  

    那是前年的一个仲夏之夜。入夜的大海,一艘艘船只静静地停泊在港湾中。远处明亮的路灯蜿蜒曲折,就像一串串珍珠闪闪发光。随着轻柔的海风送来的一阵阵凉爽,令长期饱受酷热的我们心情格外舒畅。经过一番简单换装后,大家便分散向海里进发了。刚踏上柔软的细沙,一阵凉意从脚心窜到了头顶,让人顿感清凉。我一边往海里移动,一边用灯左右晃荡。“嘿,往哪跑?”话音刚落,只见同事老潘从水里将叉慢慢提起来,原来一只大螃蟹被叉得严严实实。由于是只公螃蟹,大钳张开足有三十公分,他费了些劲才将螃蟹装到了桶里。“劈啪、劈啪”螃蟹的大钳与桶的磕碰声撩得我心里痒痒的。 

    见老潘已经“开张”了,我不禁睁大了双眼,往海的深处放眼望去。此时海上风平浪静,夜色飘渺里,一只只海燕展翅翻飞着,呼呼地掠过头顶。在清澈见底的海里,不时可见鱼儿在其中嬉戏,我曾妄想捉住它们,可面对这些“游泳高手”我束手无策,徒劳无功后我不再理会它们,试图在礁石和沙滩上发现螃蟹的踪影。 

    巡视中,一只伏在礁石边的公螃蟹映入了我的眼帘。我慢慢地向它靠近,谁想它竟横行霸道地向我的脚丫走来,挥动着双钳似乎想赶走我。这一下惹得我怒火中烧,提着叉子便叉将过去,满以为来个水中生擒活捉,但螃蟹居然快速从我的双脚间溜走了,弄得我有些手忙脚乱。

    “怎麽样?有收获吗?”老潘也许从不远处看到我的“举动”,向我喊道。“唉!到手的鸭子都飞了。你抓了多少?”我问道。“也就七、八只吧!”老潘将手中的桶向我举了举。“哦!厉害!厉害!”我佩服道。不行,我得先停下来观察一下,否则怎好意思空手而归?一会儿工夫,一只螃蟹又出现在我的眼前。这只螃蟹看上去尽管形态笨拙,但在水中运动起来,如风如影,神鬼莫测,要想擒它,也不是太容易的事。“不要慌,沉住气,出手要快、准,避其锋芒,攻其两肋”。一边靠近,我一边在心里提醒自己。

    走到跟前,一个干净利落的动作便将那只螃蟹叉个牢实。“嘿!还有一只墨斗鱼呢!真是自投落网!”也许是灯光的吸引,它向我游了过来。我稍稍调整了步伐,来了个如法炮制。好一只大墨斗,“扑哧!扑哧!”它喷的墨汁把我周围的海面都染黑了。初试身手,却得真经,还来了个“一箭双雕”,让我好心欢喜。接下来屡试不爽,才十几分钟的功夫,又捉到了几只,就连躲在礁石下的也被我翻出来成为手下“战俘”。“这那里是叉螃蟹,简直就是拾螃蟹”我心里暗暗地高兴到。

    缓行在齐腰深的水中,当我正在搜寻下一个目标时,突然,一条长梭梭的、闪着鳞光的东西向我快速游来。生性胆小的我有些目瞪口呆,躲闪不及同它碰个正着。“哎哟!”隐隐的刺痛令我失声叫了出来。而身子本能地一晃,灯也差点掉到水里。那条受到惊吓的鱼(后来知道是金枪鱼)几乎在海面上飞将起来,瞬间从我视线里消失了。

    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绳。尽管我时时提防着它的再次出现,但还是在得意之际“小河沟翻了船”。当我往袋子里放一只小公螃蟹时,它的钳子突然伸出将我的食指牢牢钳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从这个“鸡肋”的大钳里挣脱,血也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如果说这与捉螃蟹的乐趣相比,还算不了什麽的话,那有时失手叉在螃蟹大钳子上,而遇见的又是性情刚烈、宁死不屈的,它将大钳子仍掉逃之夭夭,我也只能万般地无可奈何了…… 

    等袋子里有十多只时,时间已经近一个半小时了。我提着沉甸甸的收获上了岸,躺在黑色的礁石上等待同伴的归来。不经意之间,望望天,满天星斗,钻石般地镶嵌在黑兰色缎子上,分外耀眼。再闭目享受着忽急忽缓的海风吹拂,此时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想不起来,工作的压力,生活的繁琐似乎在这一刻都给吹得烟消云散,整个人仿佛都融入到了大自然中去。

上一篇:往事如烟古城依旧 约旦布满岁月的尘砂
下一篇:搞笑以色列游 我用花盆泡方便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