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不丹 > 不丹

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五

吉格梅讲述的现代世界的故事,跟不丹的古老传说一样引人入胜。他说自己第一次见到电视机时,吓得躲到了床底下,害怕屏幕上愤怒的职业摔跤手“会从盒子里跳出来揍我”;还有一次,他和工友们在帕罗谷重新粉刷著名的“虎穴寺”,遭遇更是惊人:当时他站在离地800米高的崖壁脚手架上,突然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随即就在不到300米外“看见一幢形状像鱼的房子在天空中飞过”!那架飞机把他吓得差点从平台上跌下来。

  那卜吉村里的生活可没有这么惊心动魄。吉格梅每天除了在家里的水稻田和马铃薯地里长时间辛苦劳作,还给村里的房舍画传统图案,赚些外快——当然,少不得要画上几根“火焰霹雳杵”。他需要攒钱买头牛,但又说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一部诺基亚”。今天的那卜吉还不通手机,但是没关系,他只是想拥有一小片现代文明的结晶。

  

  策旺·颠度拥有世界上唯一一条用牛仔布做的“帼”袍。他还会把双手擎在空中,很有型地模仿弹吉他动作;他的起居室里挂着切·戈瓦拉的海报;他的头发经常留得很长,拢到脑后扎成马尾辫。发展中的叛逆一族?算不上。38岁的颠度是不丹唯一一家电视台、政府出资的不丹广播服务公司(BBS)的新闻部主管。身为织布工和俗家佛师的儿子,颠度努力要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找到平衡。他说:“如果我们只沿袭旧俗,就会在这里作茧自缚,被外面更广阔的世界遗忘。但如果我们只顾现代化,就会失去自己的文化。为了生存,二者缺一不可。”他对现代技术和传统文化的融合很有信心,举例说他给父亲买了一部CD播放机,老人以前从没见过这种新奇玩意儿,现在却已经能用它来为客人播放讲道和诵经。

  文化的生命力无法简单地测量。这是一场非此即彼的较量吗——每一段小甜甜布兰妮的演出录像都象征着一份无法挽回的损失,把不丹的传统向灭亡的深渊又推进一步?或者,这是否更像一局三维象棋,佛教和掌上游戏机可以在复杂的交错关系0存?

  按照像颠度这样的乐观主义者的说法,不丹的改革开放正在为本土文化注入生机。随着现代通讯条件的拓展,不丹28%的家庭拥有了电视,而手机和电脑的拥有率则分别是11%和3%,城市居民不仅跟外部世界建立了联系,彼此间的交流也多了起来。这对不丹而言可是一项重大成就,要知道这个国家唯一一条横贯全国的公路也是既狭窄又曲折,行车极慢,走完东西国界之间250公里的路途(直线距离)需要整整三天。被大山阻隔的农民现在通过国家电视台的节目联系了起来。“库佐调频”等新生的广播电台,让年轻人能聚在一起聊音乐、文化和现代化。2006年,国王甚至批准了两家独立报纸,让人们在仍被视为官方喉舌的《昆色尔报》之外,还能拥有其他的选择。

  

上一篇: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四
下一篇: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