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不丹 > 不丹

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七

  尽管有强硬的独立姿态,不丹作为喜马拉雅佛教的最后堡垒,却深受一种脆弱感的困扰。其他佛教国家都已消失,其中包括1842年解体、后来并入印度的拉达克,还有邻国锡金。1975年,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国王16岁登基后不过三年,一股新兴的尼泊尔移民势力用选票抹除了独立国家锡金,使之成为印度的附属。不丹会是下一个吗?于是旺楚克国王开始采取措施,保护立国之本:不丹的佛教国身份。1991年,国王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说:“我们是小国,没有经济实力,没有军事力量。因为面积小、人口少,又深处内陆之中,因此无法扮演重要的国际角色。唯一能巩固不丹主权和特殊身份的因素,就是我们独特的文化。”

  这一立场或许很明智,却导致王室与国内最大的少数种族群体——信奉印度教的尼泊尔人——发生了直接冲突。不丹的统治者属于西北部的额朗族(也叫主巴族)和东部的沙乔普族,血统传自几百年前来此定居的1,信奉佛教;而尼泊尔人大部分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来到不丹,进入蚊虫孳生的低地地区定居。上世纪60年代后又流入了一批批新移民,有些是不丹人请来做体力劳动的,有些则是非法入境。不丹王室鼓励同化,但日益增长的尼泊尔人口还是惊动了主巴族的上层阶级。国王开始推行更严格的公民法,又下令不丹全民必须遵守主巴族的服饰和行为规范,由此引发了周而复始的抗议和拘捕,令数以万计的尼泊尔人在1990年到~ 1992年间越过边境出逃。

  哥文达·迪马尔就是其中之一,他是虔诚的印度教徒,逃出不丹前已和家人在不丹南部的齐让区安居乐业了半个多世纪。但渐渐地,他们受到的屈辱日甚一日。当局要求迪马尔穿肥大的不丹“帼”袍,与亚热带的炎热气候极不相宜,一名士兵还曾强迫他抹去前额上的印度教标记。当尼泊尔族激进分子组织抗议1时,军队用大规模拘捕作为回答,迪马尔不幸沦为阶下囚。这位69岁的老人心力交瘁,只能签署了一份“自愿移民表”,逃向外面的陌生世界。1992年初,他一抵达边境,就将身上的“帼”袍扔回不丹领土,除去了强加于他的主巴文化的最后一点残迹。

  迪马尔今年已经85岁高龄,过去的16年里,他在尼泊尔东部的一个联合国难民营里苦度残生,深陷在世界上最难解决的难民危机中。尼泊尔和不丹政府已经举行了15轮谈判,但10.8万名难民中还没有一个人获准返回不丹。对他们以及许多仍生活在不丹的尼泊尔族人(粗略估计有15万)来说,不丹王室大力弘扬佛教文化的举措正是苦难之源。

  在如今的南部地区,明显的紧张局势已经基本消失。强劲的经济增长加上逐渐宽松的文化政策,让一些尼泊尔人过上了不错的生活,但仍有很多人处在社会边缘,沦为苦力,无权申领商业执照、担任政府公职或接受高等教育。廷布的一位尼泊尔族工程师说:“我们没有得到平等对待。如果我父亲去世,我都不能给他办一个像样的印度教葬礼。”

  

上一篇: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六
下一篇: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