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不丹 > 不丹

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八

  在边境群山的另一边,生活在联合国难民营里的迪马尔终日坐在棚屋的泥地上,仍然期盼着重返不丹,可成行的希望还很渺茫。不丹王室禁止难民返回的立场仍然没有松动,而一项由美国提出的接纳6万名难民入境的计划却提上了日程——虽然2007年初,坚持要求全员返回不丹的尼泊尔族激进分子曾令这项计划搁浅,但现在这项计划 又恢复了进展。迪马尔的孙子辈看起来对新生活充满渴望。15岁的特克·纳特说:“我们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出路。我想看看美国是什么样。”

  爷爷迪马尔却不以为然。“我去美国做啥?不丹才是我的家。”

  不丹人对王室的尊崇根深蒂固,而一位名叫佩东的妇女在这一点上更是少有人及。41岁的佩东一辈子生活在皇城根下。王宫名为“当卡”,作为历代王室的祖传居所,却只是一幢简单的木建筑,坐落在不丹东北部一处偏远的山谷里,被白雪皑皑的山峰环抱。佩东不仅在家里挂了八张特大幅的国王照片,还亲眼目睹过王室的恩泽。三年前,山谷中修成了一条公路;到最近的镇子去原本需要走两天的路,如今只要两个小时。电也通了,佩东因此得以参加夜校的识字班,织“旗拉”可以一直织到深夜。她说:“黑夜变成了白昼,都是拜国王陛下所赐。”

  现在,国君赐予了最出人意料的礼物——还政于民,而佩东却觉得难以接受。2006年12月,在位34年的第四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传位于王储,为议会选举扫清了道路,那一天,佩东跟很多不丹人都哭了。佩东敬仰第四任国王的远见卓识:他以身作则,把资金都用来办学修路,而不是拿去营造宫殿或中饱私囊。他的儿子和继位者,牛津大学培养出来的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去年来到了当卡,鼓励当地村民投票。佩东崇敬这位年轻的君主,但始终搞不懂选举的意义。她说:“我们有位贤明君主啊,为什么要民主?”

  心存疑虑的不止是乡间的农民。廷布一家名叫“P·王”的时髦夜总会,三位刚打完高尔夫的富豪正在休闲,一边唱卡拉OK,一边为国王祝酒。商人切林·托盖说:“我不想要民主,它会导致混乱,就像尼泊尔或印度那样。但国王怎么说,我们就得怎么做——甭管滋味是甜是酸,是毒药还是美味。”就连不丹的首席选举执行官达肖·昆藏·旺迪也承认,他宁愿不搞选举。“要是能选择,我们当然希望继续受国王领导。”那么为什么要变革?“很简单,因为国王想变。”

  反讽的是,发出君主制改革最强音正是国王本人。他的道理是:要是不丹以后落入一位1或无能的君主手中,该怎么办?国王的论断通常都让人心服,这次也不例外,但他一手扶植的民主制起步却有些蹒跚。连合格的候选人都很难找,部分原因在于国王坚持要求所有想参选进入国家政府的人必须是大学毕业生,而不丹拥有学士学位的人口还不到2%。尽管如此,两位政府高官吉格梅· 廷里和桑格· 乃杜还是在去年夏天辞去原职,分别去带领一支反对党参与竞选。

  

上一篇: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七
下一篇:神秘不丹:喜玛拉雅侧西的王者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