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生辉的佛陀脚印

 数以千计的身着白衣的朝圣者赤足穿过寺庙的沙地,供奉上别致的粉莲花,点起小油灯,并将水撒在一棵古老菩提树的树基上。

    成群的妇女席地而坐并靠于墙上,照着手中的册子默默颂经。

  

    其他信徒则排着密集的长队走向中央寺院,塑像,信徒们虔诚的向巨大、安详的佛陀献上祭品,神圣的场景与背后的雪山交相辉映。

    作为斯里兰卡最神圣的佛教圣地,位于科伦坡市郊的开拉尼亚寺(Kelaniya Raja Maha Vihara)聚集了如此众多的信徒,依然透出特别的肃穆。

    佛陀的故事流传了2500年之多,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Siddhartha Gautama)出生于尼泊尔的一个王族家庭,有感于人世衰老病死的痛苦,放弃安逸的生活而甘愿多年艰苦修行,浪迹四方,去寻求普度众生之良途。经静思冥索,终于在菩提伽耶一棵菩提树下顿悟得道,成为世人心中的佛陀。

    佛陀游历印度,三次至斯里兰卡,广播教义,为现今世界主要信仰之一——佛教奠定了基础。佛教教导人们通过自身修行获得救赎,一个佛教徒应该行为适度,避免情绪偏激。还要讲求道德,多行善事,节制欲望(通常靠冥想的方式),要心存怜悯,尊重他人。

     据称公元前528年佛陀为了避免一个部落两派间爆发战争而首次访问斯里兰,。佛陀引导他们通过佛教而不是战争来解决争端。传说中佛陀漂浮在空中,震慑了当地原始的土人,令他们迅速皈依佛门。佛塔就建立在佛陀飞升的地方。而佛陀在世时,佛塔用来保存他的头发。两千多年来,康提东面的摩醯央伽那(Mahiyangana) 佛塔不断的层层增建,现被尊为斯里兰卡最庄严的佛教圣地。

    5年之后,源于阻止另一场战争,佛陀二次来到斯里兰卡,而此次争斗发生于龙岛(Nagadipa)拿加王(Naga King)的家族内部。

    今天我们看到的斯里兰卡北部贾夫纳以西的Nainativu小岛上的钟形佛塔位置,据称是当年佛陀光临之地。佛塔附近有一棵茂盛的Kiri Palu树,上面的砍痕据说是佛陀当年所留。

    公元前520年,佛陀受开拉尼亚王(Kelaniya)邀请前来弘教,今天的开拉尼亚寺坐落于一座公园中的小山之上,距科伦坡中心仅7公里。几间白色的庙宇建筑(其中一间收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艺术品)座落于寺庙大院的一侧,它们涵盖有斯里兰卡寺庙的三个基本要素:一间寺院、佛塔(舍利塔)以及一棵神圣的树——即佛陀当年在下面冥思得道的菩提树。

    据说这个位于开拉尼亚的特殊佛塔建于公元前3世纪,正在当年佛陀宣讲教义的地方。后来在其附近修建的寺院被破坏、重建了数次,而目前的塑像建于20世纪早期。

     它是斯里兰卡公认最著名的佛寺,从外观上看,该寺庙与波罗那鲁瓦(Polonnaruwa)壮丽的宗教建筑一脉相承。

    那些参观过有千年历史的世界遗产保护地Tivanka Image House的人们,会在开拉尼亚Image House的外墙上发现,檐壁上雕刻着石象和鹅,滑稽、圆胖的矮人举着门窗的过梁(其中一个以手倒立,脚举石板)。

    寺庙墙上几乎所有地方都装饰有当地著名画家Soliyas Mendis创作的壁画。在寺庙大殿中是一些抽象的图案,但外面的大厅则不仅包括通常的佛陀故事,也刻画了斯里兰卡以及开拉尼亚的佛教传说。

    外面的大厅里还装饰有巨大的塑像,三尊佛陀塑像赫立其中,中间的一尊端坐塑像神态安详,背景状似喜马拉雅山脉。巨大的全景图前悬挂着金属丝网,营造出渺渺仙境。

    每年1月满月的时候,这里都将举行壮观的佛牙节(Perahera), 其知名度仅次于著名的康提佛牙节。游客任何时候到这里都会发现,有来自斯里兰卡各地的大量信徒前来圣地祈祷、供奉祭品。

    传说佛陀在来开拉尼亚弘教之前,先降落在斯里帕达(Sri Pada)山顶上,并在岩石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脚印,人们称之为亚当峰(Adam’s Peak),它不仅是佛教徒的圣地,而且也是印度裔斯里兰卡人(他们相信脚印是湿婆留下的,他在舞蹈时创造了世界)、穆斯林(他们相信,Adam被逐出天堂后曾来此地)以及基督徒(他们相信脚印是St Thomas留下的,公元50年,他来到印度南部传播基督教)的圣地。

    每年从11月份满月日到3月满月日期间,数以千计的朝拜者都会不辞辛苦,在夜色中爬上这座海拔2,234米的山峰。在黎明时分,他们刚好可以观赏太阳从丛林密布的群山后升起的壮观景象,这时候,朝拜者将敲响山顶的钟声,宣告他们已来到神的身边。

    离开斯里帕达山之后,据说佛陀曾在东海岸附近的一个地方停留冥想,该地介于拜蒂克洛(Batticaloa)和风光秀丽的阿鲁加姆湾(Arugam Bay)之间,公元前3世纪,这里修建了Digavapi 佛塔,用来保存佛陀的手指甲。

    最初,一些散布的部落接受了佛陀的信念,直到公元前247年,虔诚的佛教徒、阿育王的儿子玛兴达使天爱帝须王(Devanampiyatissa)皈依佛教,才使得佛教成为斯里兰卡的主要宗教。当年举行皈依仪式的石山在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古城以东约11公里,后来被称为密亨塔勒(Mihintale)或者 玛兴达山。

    佛陀当年曾在一棵菩提树下冥思,阿育王(Emperor Ashoka)让其子玛兴达(MAHINDA)从这棵树上砍下树枝,作为新佛教徒皈依的标志,玛兴达将砍下的树枝放在黄金做的花瓶里,举行盛大的仪式,将它种在阿努拉德普勒。在2300年后的今天,来瞻仰这棵世界上最古老的斯里兰卡菩提树的信众仍然络绎不绝。可以理解,这棵古树历经沧桑,衰败不堪,但它仍然活着,被用铁的支架支撑着,在这棵神树周围的平台上,围绕着一些年轻的树木。斯里兰卡寺庙所有的菩提树、甚至远至缅甸和泰国的菩提树的种子,差不多都来自这棵树,而这棵树的始祖则是佛陀当年在树阴下冥思得道的那棵菩提树。

    来密亨塔勒朝拜的佛徒以及游客必须跨越1840级台阶——传说是两千年前King Abihaya修建的,之后来到安巴斯塔拉·达嘎巴(Ambasthala Dagaba)塔,据说这里是玛兴达和天爱帝须王会面的地方。神圣的佛塔只是密亨塔勒众多的古迹中的一处,这里还有各种亭子、壁画、一处古代医院的遗址、一个状似狮子的蓄水池,水从狮子嘴里涌出来。这里有一块大石头被认为是玛兴达的床,据说,他曾在上面睡觉和冥思。举办于5月满月时的密亨塔勒节吸引着全国各地数以千计的朝拜者前来朝拜。

    许多朝拜者相信,拜访密亨塔勒等佛陀足迹所至之处,或者观瞻圣物保存地(如著名的佛牙庙或者康提佛牙寺),他们将受益匪浅。然而,科伦坡著名的 Ganggarama寺的资深和尚却表示,“这只是人们自己的意愿,经书上没有这么说,也不是事实。”

    世代更替,佛教经典一直靠师徒相承,口口相传了差不多四个世纪,从未见诸文字,直到公元前1世纪,才形成文字记录,有趣的是,这项工作不是在佛教发源地印度进行的(在那里久已失传),而是在斯里兰卡。

    这项浩大工程被选在阿卢寺(Aluvihara)的一间寺庙(靠近马德莱,位于康提的北面)里进行,这里有一间舍利塔,公元前3世纪在这里被栽种了菩提树。似乎只有生活在这个石制寺庙里的僧侣保留了在棕榈树叶1写的艺术,他们将这些树叶串起来做成书本。先将从伞干顶榈树上采集的树叶晒干,用油摩擦,然后切成统一的细长条,再费尽心力用尖头的铁笔将1以复杂的巴利语形式刻在上面。接着,将烟灰和一种树脂混合,擦进棕榈叶里,使刻下的1显出颜色。

    由于1848年英国人入侵,这里的壁画和一些保存在阿卢寺(Aluvihara)的原件曾遭到破坏,不过,英国人后来又恢复了寺庙。最终,在阿卢寺,三藏经又经过了重写,这项里程碑式的工程是在1981至1991年间进行的,而宝贵的ola树叶的原始1被保存在寺庙图书馆里。

    为了纪念公元1世纪佛教1的记录成文,在每年6月满月的时候,阿卢寺内会举行两天的露天表演活动,届时寺庙和花园被彩色的灯笼装扮成仙境乐园,“衣着华丽”的大象和充满康提风情的舞蹈演员则在大街上举行欢乐的庆典巡游。

    虽然每个寺庙的节日都有其自身的特色,但共同之处在于对佛陀的尊崇,佛陀三次光临斯里兰卡,世人永世难忘,亦令斯里兰卡这个岛国为之生辉。

    

  

上一篇:斯里兰卡对佛陀的隆重献礼 -康提佛牙节
下一篇:赫克都瓦 印度洋落日风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