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古城修在岩石上  

  在距离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16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座修筑在巨大岩石上的古城,名叫锡吉里耶。1500多年前,一位弑父夺位的国王曾因害怕鬼魂纠缠修建了这里,今天,虽然那宏伟的宫殿已经没有了从前的辉煌,但岩壁上绘制的成群天女依然以其曼妙的身姿向游人诉说这里曾经的美丽。

  

    弑父国王躲进森林

    公元5世纪,在斯里兰卡北部的僧迦罗王国,国王达图塞纳有两个儿子,长子迦叶波由妃子所生,次子目犍连则是皇后嫡出,王位的继承问题一直困扰着国王,最后,皇后一派占了上风。失望的迦叶波自立为迦叶波一世,并命人将父亲活埋在厚墙里。弟弟目犍连星夜逃往南印度的朱罗国。

    也许是担心发誓为父报仇的弟弟归来,也许是害怕父亲的鬼魂,迦叶波王放弃了600年古都——阿努拉德普勒,以东南小高原上一块200米高的巨岩为中心,建立起更具防御效力的新都——锡吉里耶。18年后,弟弟目犍连兴兵而来,迦叶波王战死沙场。目犍连成为新的国王,重迁都城回到阿努拉德普勒,废弃的锡吉里耶渐渐淹没在时间的尘埃中,直到19世纪,英国的考古学家才在丛林里发现了这座古城。

    羊肠栈道通向天宫

    僧伽罗语中,“锡哈”意为“狮子”,“里吉耶”意为“咽喉”,锡吉里耶的意思就是“狮子的咽喉”,锡吉里耶坐落的整块巨岩也因此被称做狮子岩。当年,迦叶波王参照着诗人迦梨陀裟在《云使》中对湿婆天宫的描述,在狮子岩的顶端构建了他的天宫。那是一组红砖和大理石的楼宇,高高低低布满1.6公顷的山顶。清水在宫殿地板下和花园里的鲜花丛中流动,汇入两个开满紫色睡莲的水池中。水由山下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机械送上山来,再通过管道从花园中的喷泉中喷出。山的西坡依次为台梯花园、巨石花园和水之花园。

    没有多少人亲眼目睹过盛世的天宫,熟知一切的只有国王和他的王后。模仿着通往冈仁波齐山顶湿婆宫殿的路,迦叶波王修建了一条狮腹栈道,并设重兵把守。自锡吉里耶建成之日起,这就是上到山顶的惟一道路。今天,由突出的山崖凿成的石狮子仍然守卫在那里,路从它的两爪之间进入张开的巨口,然后盘旋如肠直上山顶,即便是当年的各国使节也最多只能到达巨狮的脚下。经历了15个世纪的沧桑,巨狮只剩下一双巨爪,狮腹栈道也只剩下悬崖上浅浅的台阶和桩洞。现在游客走的是新开的栈道,虽说不像老路那样惊险,也仅容一人通过。

    岩石墙壁光亮如镜

    狮子岩西面离地约100米处的悬崖上,绘有真人大小的天女。其中大致有两类:一类金色皮肤,半裸,头上、手腕和胸前戴满珠宝缨络,多拈花垂眸,另一类肤色略深,穿薄纱紧身衣,捧花盘随后。壁画和同时期印度阿旃陀石窟的佛教壁画风格相似,却没有相似的喜悦,让人不禁要问:天女脸上的那一种凝神伤感是不是源自迦叶波王的眉头?

    壁画下的山路蜿蜒,紧贴悬崖,另一边则是一堵3米高的墙,涂料中掺了这一带特产的矿物,据说,当年墙壁像一面巨大的镜子,就是15个世纪后的今天,墙壁依然反射着微光,镜墙之名由此而来。千百年来,无数过客在墙上留下了他们的手迹,大多是关于悬崖上天女们和迦叶波王的诗歌。男人赞美说:“那些胸前挂着金链的女子吸引着我,见到她们的绝代容颜,天堂对我已经失去意义。”女性则是嫉妒:“山中那个有着鹿般眼睛的年轻女子总是让我生气,她的手中握着一串珍珠,她的美丽让我们无法相比。”

  

上一篇:巴基斯坦塔克西拉,唐僧住过的古城  
下一篇:缅甸:微笑着的万塔之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