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大象孤儿院 身世可怜不会好吃懒做

在印度洋岛国斯里兰卡,自古以来,以大象为图腾的传统一直深深根植于当地文化中。从阿努拉德普拉舍利塔下的石雕象群,到如今工艺品上无处不在、憨厚可爱的大象形象,大象在斯里兰卡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可见一斑。
  

  甚至早在30年前,斯里兰卡就为无家可归的幼象修建了世界上第一所“大象孤儿院”。

    拯救失去父母的小象

    从科伦坡乘车西行约3小时,我来到“大象孤儿院”所在地——品纳维拉小镇。尽管这里是为庞大的大象建立的居住地,“大象孤儿院”四周却见不到任何栅栏,更没有铁丝网。在茂密的椰树环绕中,耳边不时传来此起彼伏、高亢悠扬的象鸣声,时刻提醒着这里的不同。

    当地人告诉我,大象是佛教名城康提每年“佛牙节”盛会1的主角。届时每头大象的鼻子、身体和耳朵会被装饰一新,颈上挂着声音悦耳的铃铛。在万人簇拥下,领头象驮着装有佛牙舍利的银匣子,引领着1队伍迤逦而行,非常风光。但这些大象只是象群中的“幸运儿”。因为在条件恶劣的丛林中,许多没有双亲的大象从小就在死亡线上挣扎。

    为拯救大象,斯里兰卡野生动物局建造了这所“大象孤儿院”。目前,生活在孤儿院中的70多头大象均受到精心照顾,有些还在这里生儿育女,准备颐养天年。为减少政府财政负担,孤儿院定时向游人开放,一些经过训练的大象还表演节目,以吸引游人募捐。

    孤儿院里不单有无家可归的大象。建院30年来,由于人类活动范围日益扩大,对野象的生存已构成严重威胁,入选“孤儿”的范围不断扩大。如今,那些掉入陷阱受重伤、脱离群体迷途、因战火负伤及患病的幼象都有资格住进孤儿院。

    暴躁的大象要戴铁链干活

    在“大象孤儿院”里,游人可自由地给大象喂食,与这些庞然大物进行“零距离接触”。据介绍,斯里兰卡大象是全球大象家族中较为独特的分支:它们不如非洲大象块头大,耳朵尤其小。成年后,象耳朵、脸和鼻子周围的皮肤甚至还会显出一块与众不同的粉红色斑。

    山坡下密林外,几十头“优哉游哉”的大象见到游人也不怕生,旁若无人地打闹、进食。几名工作人员在河边,用毛刷为一些大象洗澡。一头受伤的小象被单独拴在树荫下,“无辜”而“可怜”的眼神让游客们善心大发,赶快买上几根香蕉,让它大快朵颐。

    与悠闲的同伴相比,几头被铁链拴着的大象格外扎眼。它们用长鼻卷着木材和树枝,步履蹒跚,让人顿生恻隐之心。工作人员说,为避免大象最终成为好吃懒做的“寄生虫”,幼象在孤儿院成年后将接受训练,帮人搬运木材。此外,虽说常年在孤儿院,大象已不具备野外生存能力,性情大多也很温和,可流淌在它们血液中的野性还是会冷不丁爆发。

    为了游客的安全,人们只好给那些脾气暴躁的大象戴上铁链。

    象粪变宝 被当成国家礼品

    近年来,“大象孤儿院”逐渐成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一家名为“马克西莫斯”的造纸公司也火了起来。这家公司的经营诀窍是“就地取材”——将象粪变废为宝,加工处理成能登大雅之堂的纸张。目前,用象粪制成的纸类产品已远销日本、欧洲和美国,连一些世界知名政要都用过这些产品。

    据介绍,象粪里含有大量纤维,1公斤象粪可造60至66张A4大小的纸张。目前,这家公司生产的纸张分深色和浅色两类,以棕榈枝叶为食物的大象的粪便制成深色的,吃椰子的大象的粪用来制作浅色的。虽然两种再循环纸用了75%的象粪,但由于使用特殊工艺,产品不仅没异味,而且手感十分细腻。

    由于公司就设在“大象孤儿院”旁边,新鲜原料源源不断。创办7年来,该公司每天可处理两吨象粪,规模从最初的7人增加到现在的122人。2002年,斯里兰卡前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访美时,曾把该公司的产品当礼品赠送,布什总统得到了有金色花纹的象粪信纸和信封等;“第一夫人”劳拉拿到有叶形花纹的精美书写纸;鲍威尔则收到了带有肉桂和香蕉香气的再循环纸。

  

上一篇:斯里兰卡的“米饭和咖哩”热情
下一篇:泰國南部動亂難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