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缅甸 > 蒲甘

人在蒲甘 看日出日落,看万千佛塔

  人在蒲甘 看日出日落,看万千佛塔

    号称“万塔之国”的缅甸,最不能错过的就是蒲甘(BAGAN),很多人都说,没有到蒲甘,就不能算来过缅甸。

    蒲甘,缅甸的佛教圣地,一个历经55代王朝的古都。时光悄悄流逝,古城不复存在,只剩下三面残垣断壁诉说着曾经的过去,可当年鼎盛时期的5000多座宝塔寺庙却还完整地保留了2000多座,它们静静地依傍着缓缓流淌的依洛瓦底江,默默矗立在丘陵起伏的谷地,向世人诉说着当年蒲甘王朝的辉煌。

    公元1044年,阿奴律陀在蒲甘建立了缅甸历史上第一个包括缅、掸、孟等民族的统一的封建王朝——蒲甘王朝。蒲甘从此成为蒲甘王朝历代君王的都城,前后长达240年之久。蒲甘的黄金时代源于1057年,那年阿奴律陀国王征服了直通王国,用30头白象驮回宝贵的《巴利文三藏经》,同时带回的还有300名博才的高僧和大批技艺精湛的各类工匠,随后的两个世纪里蒲甘开始营建大量佛塔、寺庙。据说佛塔多达1.3万多座,另一种说法是在方圆数十公里范围内建了444万余座,蒲甘因此享有“四百万宝塔之城”的称号。

    落日时分,骑着自行车穿梭于佛塔间,于光影变换之时感受沧桑历史,猜测藏在每块砖头后面的故事;站在高塔上,看夕阳将几千座佛塔镀上黄金,然后慢慢褪色,只留下浓黑的剪影衬着满天云霞;坐在江岸上,看伊洛瓦底江在余晖中流光溢彩,直至暮霭升起在对岸的山峦叠嶂中;找家乡村小饭店,一边吃饭,一边和店主夫妇聊天,旁边,店主的女儿们铺开绷床,就着灯光绣珠绣……这就是蒲甘的美。

    住在袅乌

    赶在黎明前到达的班车并没有让我们看到连片的宝塔在熹微的晨光中拔地而起的景象,停车的地方是在老蒲甘北面8公里处的袅乌镇(NYAUNGU),这是蒲甘地区最大的一个镇,也是蒲甘的交通枢纽和游客集散地,几条小街集中了许多廉价旅馆和各种餐馆。在一群掮客的包围下,我们选择了车站附近的GOLDENMYANMAR下榻。

    舒适宁静的小旅馆伸出温柔的小手牵住我们的衣襟,让我们洗洗涮涮睡睡醒醒,赖到日头快落山才出门。现在蒲甘门票也改革了,不再限制两天时间,买票时问及能呆多长时间,答曰:永远。

    临近下山的太阳已经不再灼热,暖暖的熏风抚摩着裸露的双臂,懒洋洋漫无目的在通往老蒲甘的路上闲逛,无意间一条向右转的细沙小道把我们引向几座寺庙宝塔。这些建筑多为红砖或石料,门前的小石碑上记录着每座建筑的编号和年代,用中国的编年它们应该是宋元时期。温柔的夕阳给塔身抹上了一缕金黄,和中国的秦砖汉瓦那种宁静肃穆的青冷色调相比,这些红砖建筑就多了就几分亲近和暖意。

    钻进一座寺庙的拱门,甬道上的拱券和穹隆的拱顶描绘着成片的壁画,石青石绿赭色排列出连续的花纹,还是矿物质的颜料有如此的抗衰老能力,色泽依旧,历久弥新。

    大殿中心四尊面目慈祥佛像,各自面朝一方背壁而立,保佑着一方平安。

    充满微笑的集市

    清晨的大市场是袅乌镇最有活力的地方,每天天刚亮这里就集聚四里八乡的村民,他们头顶竹筐装满自己家产的农副产品、鸡鸭禽蛋、各种水果来摆摊出售。挂满露珠的鲜花娇艳欲滴,防晒粉的原料香楝木段也堆在地摊上叫卖。

    我喜欢逛缅人的集市,每天都会进去溜达一圈。而每次我都会有收获,一盒蜜柚、一块儿缅甸丝绸、一只漆碟……而我收获更多的是缅人的微笑,我喜欢看缅人的腼腆而真挚的笑容。大概很多如我一样的都市人都已经忘记如何微笑了,可是并不富足的缅人的笑容却如此灿烂,就像融进了金子。

    我在市场的一个卖漆器的小店坐了很久,只是为了挑选几件我满意的漆器。店主是个戴眼镜的姑娘,圆圆的脸。她倒不嫌我的挑剔和麻烦,耐心地推荐着货品。我几乎把她的小店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也只买了三只漆盘。交易顺利完成,我拎着我的盘子,向店主打听哪里可以吃饭。这两天将袅乌街面上的小饭馆吃了个遍,实在找不出新意。店主问我可不可以吃缅餐。我说当然。于是店主说如果我不嫌弃,可以和她们一起吃,她的母亲刚好来送饭了。饭食很简单。一碗炒饭,一盘小菜,店主的母亲一个劲儿地往我的碗里夹着菜,怕我不够吃,又将自己碗里未动的饭拨给我。我吃的很香,而且很饱。缅人的热情款待让我惊喜而感动。

    在集市上还可以买到罗衣(LONGYI),罗衣是缅甸男女皆宜的传统服装,一块桶状的棉布套在腰上,向左折过去再绕回中间掖入腰间是女性的穿法,直接在腹部打结是男性的穿法。一点乱不得的。

    骑行,穿梭在佛塔之间

    蒲甘分三个部分:袅乌、老蒲甘、新蒲甘。袅乌是交通住宿和商业区,老蒲甘是蒲甘王城遗址所在地,新蒲甘是政府为开发旅游把老蒲甘里的居民迁出建的新市镇。大大小小的塔群就星星点点散落在这相距几公里的0之间的公路两旁,租一辆自行车成了蒲甘旅游的最好选择。

    骑车在古城漫游,你才会发现,这里没有城,只有荒原与古塔。烈日下穿梭于古塔丛林。天空蓝得静止了,阳光也静止了,皮肤与千年古塔一起被炙烤着。残破的或者幸存的高低形态各异的塔,散落开去,荒野中骑车的人被古塔颠倒。

    沿着离江边最近的那条路向老蒲甘行进,出城没多远,两边就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寺庙和塔群,它们静悄悄站在土丘和荒凉的洼地之间。虽然事先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骑自行车出了袅乌后,看到散落在路两旁不计其数的佛塔时,还是禁不住要赞叹一下,怎么会这样?蒲甘很大,大得都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座佛塔。

    每一处有名有姓的寺庙宝塔前面,都会有一条沙石小路通过,门口的摊贩越多,说明这里越有参观价值。

    这些建筑形状各异风格独特,从一层到多层,内部结构是拱券通道,四门四佛或单门一佛,佛像或坐或立,墙壁和天花板上还保存了很多精美的壁画。外墙装饰着砖雕和石雕,每层四角都有小尖塔呈金字塔形上收,拱卫着中心葱形或钟形的塔顶。

    老城与新城

    留连在宝塔之间边走边看,不知不觉老蒲甘到了。公路横穿洞开的城门,把我们带进残垣里的古城。城内悄无人声,只有大树上不知疲倦的知了在声声鸣叫。

    人气最旺的阿南达寺坐落在老蒲甘东城外不远的旷野上,这座希腊风格的十字形建筑是蒲甘王朝早期的代表作。

    精美奇异的构造让人浮想联翩,深邃的拱顶通道把人带进大殿中心,四面四尊立佛居高临下审视着芸芸众生。还有它那金钟倒扣的塔顶,在蓝天白云下熠熠生辉。

    就凭蒲甘的日出和日落,已有足够的理由去缅甸。我特意在清晨爬上瑞三道佛塔看日出,爱极了那种在高处俯瞰蒲甘荒原的感觉。

    立于佛塔之上,静观云起,世事如云般变幻莫测,但在缅人心中,佛的精神却是永恒的。

    如果清晨因为无法早起而看不到日出的话,那就一定不要错过日落。每当金黄色夕阳照着苍茫大地,大地散落着无数赭红色古塔,蒲甘华美古典而苍凉。

    老城外东南不远的瑞陀都塔是看日落的绝佳去处,为了不错过夕阳辉映群塔的壮丽景色,我们早早赶往那里。这是一座很高的石塔,是少有的几座能攀登的塔之一。登上最高处的第五个平台,要爬五段陡峭台阶,光着脚踩在滚烫的石头上,可不是件舒服事,何况还要手足并用。

    临近日落时分,大队人马像变戏法一样从各条小路钻出来了,大客车、小车、马车、摩托车、自行车载来众多游客,四面的阶梯上都有人在奋力攀登。

    在塔上凭高眺望,夕阳在天边缓缓下沉,连绵的远山像幕布衬托着旷野上成群的宝塔。随着时光的推移,逐渐一座座宝塔就成了一个个兀立在天边的剪影。太阳刚刚隐没在西边的山后,人们就争相下撤,怕夜幕降临看不清回家的路,抓紧天黑前的时间急急忙忙往回赶。

    相比之下,十多公里外的新蒲甘,恬淡宁静地犹如置身世外,小路深处是绿树掩映下的农舍,几只白牛懒洋洋卧在树阴下,木雕和漆器作坊里隐约晃动着艺人的身影。偶尔过来一辆摇摇晃晃的牛车,并行拉车的两头白牛漫不经心,巨大的木轮发出吱吱的响声,沙地上留下两行随意涂抹的车辙。

    蒲甘的马车

    在蒲甘看佛塔,用一天时间包租马车似乎是必须的事情,只有这样你的旅途才会变得完美。

    把大概想去的地方告诉车夫,然后一切线路让他来安排,在任何地方想停留多久是你的自由,反正最后,他总有办法带你到最棒的塔让你爬上去看那大地最华美的日落。

    蒲甘的马车

    很舒服,可以选择坐在前面,也可以坐在后面,一个人的话,就可以躺在软软的垫子上了。

    马车也挺环保的,马0后都挂了个袋子,收集排泄物。马车走在窄窄的土路上,与大大小小的佛塔擦身而过的感觉真好。

    在蒲甘坐小马车逛逛,很是轻松。

    若是遇上个好车夫,还会带你去看些旅游指南上没有写的东西,比如当地的手工作坊。

    蒲甘的邮局在新马路边上的小街里,是一幢浅色的法式建筑,宽敞的大厅里寥寥几人,不但有传统的邮寄业务,还提供电子邮件服务。

    缅甸的互联网把所有网站上的信箱都屏蔽了,只能使用缅甸政府规定的信箱。

    在蒲甘发邮件都要通过仰光的网络转发,速度极慢且不能保证送抵。有一种印刷着蒲甘落日的信封,里面可以写内容,然后按照四面的折印一叠粘好,贴上邮票就可以邮寄了。

    万千佛塔

    阿南达塔建于1091年,高50米,边长60米,四方加倒圆钟的造型堪称典范,是蒲甘现存佛塔中最大最美的一座,塔尖闪着金光,远远就看得见。四个方向都有门,我们是从北门进的,看到每个方向各有一个立佛,每个佛的手势都是不一样的,它们被公认为蒲甘最庄严美丽的佛像。尤其是南面的大佛,当你走进佛塔时,大佛笑得非常慈祥和藹,但是当你走到大佛的脚下再抬头,法相却变得庄严异常。

    阿南达塔内有很多精美的壁画,我们比较幸运,碰上了一个解说得很棒的小伙子,那些壁画描绘了蒲甘时期的日常生活,小伙子讲得很仔细,比如说那时皇族女子的发髻是向上的,普通女子的就是向下的。壁画上有亚洲人的脸,也有西方人高鼻长下巴的脸,差别很大。

    瑞喜宫塔是蒲甘塔群中唯一用石头建造的佛塔,实心的塔里供有佛骨和佛牙,故为蒲甘最受崇奉的塔。传说买张金箔贴在塔下的浮雕上会得到庇佑。

    蒲甘最高的塔当属达比纽塔,高约61米,有神庙之称。明噶拉塔和瑞山陀塔则是看日出和日落的好地方。瑞山陀塔边的寺庙内有尊20米长的卧佛,与众不同的是,入口狭窄,庙内逼仄,游人只能侧身而过,据说建此庙祈福的是被蒲甘王朝掳为人质的骠国王子。

    昏暗中一束阳光正照在卧佛嘴角的那一缕笑容上,或许那就是当年支持王子活下去的希望。

    明卡巴村在蒲甘古城以南,村后的小佛塔内有漂亮的浮雕。

    乍走进塔内,什么也看不清,慢慢地,塔壁上雕的莲花从黑暗中浮了出来,一瓣一瓣好像正在绽开。

  

上一篇:缅甸万塔之城 农历新年赶马车逛蒲甘
下一篇:中国60吨救灾物资抵仰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