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约旦 > 约旦

佩特拉——玫瑰红城

佩特拉的出名是因为近代的一部好莱坞大片儿《印第安纳琼斯·最后的1》。而那玫瑰色宫殿却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巍峨地嵌刻在了约旦的山谷之中。在古罗马历史记载下的仙境,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行者和诗人DEANBURGON的文字中成了一幅历史的画卷,“MatchmesuchamarvelsaveinEasternclimearoseredcityhalfasoldastime”哪里再有如此壮丽的东方宝藏,玫瑰红城的岁月是时间一半的久长。

    从阿曼驱车260公里,传过约旦中部的漫漫沙漠,终于到达小镇摩西峪(WADIMOUSA)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信步走出小镇,周围的环境成了连绵不断的丘陵。小丘间的道道沟壑纵横交错,没走多远,就成了人力无法逾越的深渊。这里已经临近著名的WADIARABA了。向远方延伸的道道深渊的深处,就隐藏着那千年的灿烂,我的目的地佩特拉。

  

  SIG峡谷,佩特拉之门

    早就知道佩特拉的入口是一道又窄又深的峡谷(SIG)。可当看到那陡直上下的峭壁上,刀劈斧裂一样出现一线裂隙时,依然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峡谷的入口上方,依然有当年古城入口的些许痕迹。但日久天长,已经难于分辨那曾经是一道横越峡谷的拱门还是用来防守罗马人进攻的城堡了。SIG纵深一公里半,最窄处不过数米,两侧都是石壁夹道,陡峭直上两百余米。走在峡谷中,果然是抬头难见一线天。感觉有些压抑,周围紧紧挤压着我的,是几千年的风沙雨雪在石壁上雕琢出的千奇百怪的石纹。这里的岩石属于沙岩一类,该是有很绚丽的颜色的,却因为谷中光线昏暗而含混。也许为了让所有来到这里的人唯一感到的是敬畏之心吧,造物和纳巴泰古国的工匠们天衣无缝地配合着,先用这长长且压抑的峡谷把你的骄傲消磨殆尽。到走出峡谷的瞬间,正想长舒一口气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却是你的满眶视野也无法装下,以整座山崖勒就的玫瑰宫殿。它的气势和精美,让所有的游客着了定身法般目瞪口呆。

    纳巴泰古墓

    沿了山谷走去,转过山脚,路边乱石遍地。再仔细看去,里面赫然是一个巨大的露天剧场。曾经能容纳八千观众的剧场因为始终处在风吹日晒下,毁坏已经相当严重。古剧场吸收了罗马露天剧场的建筑风格,但却是在纳巴泰人统治时期所建筑,可见古王国一度的辉煌。环绕剧场的山崖上,无数石刻宫殿式的坟墓鳞次栉比,也许纳巴泰人相信死去的人都在这雄伟的宫殿中得到了永生,成了他们的保护神。

    和我们入土为安的习俗比,纳巴泰人似乎更愿意在死去后接近些天堂。国王们的墓地,更是一个赛过一个地往高处建造。这些坟墓更像一座座巨大的石雕,除去规模宏伟庄严之外,更把当时几种文化的精华近乎完美地和当地岩石的美妙质地糅合在了一起。导游手册里有考古学家们绞尽脑汁论证的各个墓地主人的名字。但对我这样的游客,坟墓的原主人是谁,如今又命名为什么,这一切似乎没多大意义。

    所有的墓室早已空空如也,不知道是纳巴泰人在离开这里的时候带走了他们的保护神,还是之后千年借居在这里的贝都因人把这里打扫干净。这些动辄以数十米为衡量尺度的墓室,不但为贝都因的族人提供了冬暖夏凉的居处,也给他们多年来赖以为生的羊群提供了遮风避雨的去处。在墓室里仰面向天,昏暗中,依稀能看到沙岩的天花板上积年烟熏火燎的痕迹。

    贝都因是一个传奇的部落。很难考证,在佩特拉居住的贝都因人和历史上消失了的纳巴泰文化有什么联系。但贝都因人以自己的吃苦耐劳闻名于当代,上世纪80年代,当联合国文教组织把佩特拉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时,约旦政府半强制地把在这里生活了千年的贝都因人逐渐移出了山谷。但贝都因人的生活和这红石古城太息息相关了,就连武装的1也无法阻止他们依然回到这里放牧他们的羊群。而欣欣向荣的旅游资源也给贫穷的贝都因人带来了外面世界的信息和金钱。

    法老的宝库

    如果究其历史,俗称法老宝库的玫瑰宫其实是曾经的一处王陵。这里之所以叫法老的宝库,是因为土著贝都因人笃信,陵墓正上方石头雕就的一个宝瓮中,有着过去强盗们埋着的埃及法老的宝藏。宝瓮上累累的枪眼,就是当年贝都因人试图打碎宝瓶,让它流淌出财宝的见证。因为岩石雕就的宝库面对的是一道天然挡风避雨的绝壁,石宫的整体结构保存完好。但细看宫殿表面的雕刻,就发现岁月的侵蚀,也在纳巴泰古国的辉煌上留下了无情的痕迹。站在和石宫同一座山体整体雕刻出的巨石门槛上,对面正是刚才走过的峡谷SIG,谷口站着又一批该和我刚才一样目瞪口呆的游人。远远看去,渺小如蚁。

    公元前600年,纳巴泰人迁移定居在佩特拉,终年不断的水源,使得他们在对来往于古约旦、红海、大马士革和其他阿拉伯要地的商旅们提供旅途所需的同时也得以课税。纳巴泰该是有过极其强大的国力的,强大到他们足以和古罗马和巴比伦分庭抗礼。

    神庙的礼物

    佩特拉古城建立在山谷之中,但所有的主要建筑,包括神庙或国王坟墓,大多建在山腰以上的位置。而其中最大的建筑德伊神庙(DEIR)在佩特拉城尽西端的山顶之上,更需要游客付出些辛苦才能一览全貌。扛着沉重的摄影器材,面对800余级陡峭的石阶,我犹豫了。然而这犹豫和疲劳,在见到德伊神庙的的瞬间都灰飞烟灭了。正午的太阳挂在凛然的神庙顶部,那气势就压得我无法透气。山谷中的法老宝库雕刻在峡谷中的一面山崖之上,这德伊神庙,竟是用山峦之巅的一块数十米高的巨石整个雕琢而成。神庙高达45米,顶部直刺青天,除去在佩特拉的石刻建筑中处处可见的庄严之外,更多了十分霸气。我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更合适的方法来建造一所神庙。住在这里的神,抑或是创造出这神庙的人,该是会有傲视天下的气势的。

    在神庙的附近,我遇见了一个为游客牵毛驴代步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很美丽,叫阿斯玛。阿斯玛今年10岁,是土著的贝都因人。她在城里上学,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我们一前一后地走在羊肠小道上,她告诉我,她喜欢城市,喜欢有空调的高楼,但她更喜欢佩特拉。世界上有很多很漂亮的高楼,但只有一个佩特拉。阿斯玛的小伙伴们在一个转角处等她。我的镜头记下了快活的他们和他们心爱的小毛驴。山路上,红色岩壁把温暖的光线映照在她的脸上,灰土遮不住的是她明亮的眼。忽然觉得充满了被历史和庄严肃穆充满着的纳巴泰古国又复活在她明快的笑容之中。

    约旦境内的交通

    AliaQueen国际机场到阿曼间的路途大概是30分钟,的士约10约旦第纳尔。如果坐巴士,就只需要0.5约旦第纳尔。约旦的的士起价0.15约旦第纳尔。在约旦国内旅行,很有效的一种手段是利用共享小巴。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小巴都有明确的起终点,但车上的标记都是阿拉伯文。惟一的办法是告诉司机你的目的地,如果运气不错,他就会带你到站。绝大多数的小巴都会路过阿曼城中心或Abdali汽车站。

    公共巴士

    Jett Bus是约旦最常用的长途公共汽车。大巴的车身都油漆成蓝白色。去佩特拉的Jett车站在侯赛因大街上(离开Abdali车站500米左右)。也可以乘私家公司的大巴在约旦旅行。从阿曼去杰拉西的巴士从Abdali车站发车。如果你想乘私家大巴去佩特拉,那就需要去Wah-dat车站。去佩特拉的车票大概在2约旦第纳尔左右。

    食品

    和中东大部分国家一样,美食是约旦生活中极其重要的部分。食物中谷类、Cheese、新鲜果蔬占很大比例。肉类在约旦食品中反倒成了配菜。

    Mansaf是约旦最经典的菜肴。这道菜用多种香料和羊肉共同烹制,然后佐以大量的米饭。尽管这道菜也许很对中国人胃口,但其准备却极其复杂,通常需要数小时才能做好,有些不适合旅行者的时间安排。在有些规模的餐馆里,也许能享用到这道美食。另一道常见的美食是塞乳羊(StuffedBabyLamb)。做法是在烤全羊的肚子里塞满各种配料(米饭、洋葱、果仁、葡萄干等)。烤羊的准备工作也很复杂,包含了羊身的多次清洗、晾干和用多种佐料的反复揉制。和大部分的阿拉伯地区相同,这里通常的主食是菲拉菲尔(Felafel)或西瓦玛(Shwarma),大抵是炸或烤的肉类和蔬菜,塞在类似烫面烤成的大饼(Pita)里,和墨西哥食物有异曲同工之妙,美味有余,变化不足。但作为旅游食品而言,几个第纳儿就能度日却也不错。

    签证和海关

    所有非阿拉伯国家的旅行者,不论去约旦的缘由是什么,都需要签证。约旦政府允许落地签的做法,但事先获取签证依然是你顺利旅行的最大保证。提前的签证通常需要一个月左右。另加费用做加急签证,最快一到两周可以完成。旅游签证有效期三个月内必须入境。入境后每次最长可停留一个月。

    约旦大使馆地址电话

    北京三里屯东六街;电话:010-65323906自用物品如相机等,可以免税入境。消费品的关税和中国类似,如每人允许自带200支香烟,2升酒等。

    电压

    约旦和中国一样,使用220伏的供电系统。但插座是欧洲式样。大部分转换头可以在当地买到。

    佩特拉门票

    根据你停留的时间,佩特拉门票分三种,20约旦第纳尔/天,25约旦第纳尔/两天,30约旦第纳尔/三天(再送一天,共4天)。通常至少需要两天时间才能看个大概。一夫当关的古城进口有管理人员,正常开放时间是早5点到下午6点半。

     佩特拉住宿

    穆萨谷是个几乎为佩特拉而存在的小镇(WADIMUSA)。价格相差极大,从几个约旦第纳尔的Hostel或者家庭旅馆到数百约旦第纳尔全球连锁五星酒店应有尽有。镇中心距离佩特拉2公里左右,有中巴交通。再远些可以住在更现代化的WADIMOUSA(摩西谷)。这是个中型的镇子,酒吧、商店一应俱全。和约旦大部分地方一样,这两个镇上的商品相当昂贵。

上一篇:古城佩特拉  
下一篇:印度“法国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