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格鲁吉亚 > 格鲁吉亚

潘基西峡谷闪耀中国之光--探访中国承建的水电站

“王记者,明后天有没有空?愿不愿意一起到峡谷去看看?”接到格鲁吉亚东部电力公司总经理李明的电话,我不禁兴奋不已,因为我知道,他所说的“峡谷”指的就是那片被人称作“恐怖谷”的神秘地区———潘基西峡谷。

    在格鲁吉亚工作快一年了,终于有机会亲身探访“恐怖谷”,并且还要在那里过上一夜。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萦绕在心头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

    品味宁静之夜

    位于格俄边境的潘基西峡谷原本是个并不十分引人注目的地方,在许多格鲁吉亚地图上甚至很难找到它的位置。但由于与车臣相邻且居民大多为车臣族穆斯林,潘基西的名声大噪,知名度甚至超过了其所处的格鲁吉亚这个外高加索国家。

    近年来,潘基西峡谷是俄和格鲁吉亚关系的“敏感点”。俄罗斯多次指责格鲁吉亚对潘基西监管不力,导致那里成为车臣匪徒的大后方和避难所。就在今年1月,俄驻格使馆还再次发表声明,称仍有约250到300名车臣1在潘基西峡谷地区活动,对俄罗斯的安全构成威胁。为此,俄罗斯不止一次地警告,将采取“先发制人”行动,对1进行打击。俄美等国的一些媒体甚至猜测,“基地”组织成员乃至拉丹本人有可能就躲藏在那里,因而将潘基西冠之以“恐怖谷”、“小车臣”、“小阿富汗”、“高加索的百慕大魔鬼三角”等令人生畏的称号。格鲁吉亚官方一再对关于潘基西峡谷窝藏车臣分子的说法予以反驳。

    一大早,我们乘坐的越野车离开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向东一路奔驰,抵达泰拉维市后取道向北,不远处高加索山脉连绵雄立,山巅的一个个雪冠在秋日照耀下反射出难以名状的迷人色彩,令人不由自主地举起相机按动快门。

    突然间,车身颠簸起来。柏油马路至此变得支离断续并逐渐被土路所取代,车轮不时地在水洼和泥泞间挣扎。“这叫杜依西村(音),是潘基西最大的车臣族聚居村,我们现在已进入了潘基西峡谷内部,”李明说。

    与我以前的想象不同,这里既看不到荷枪实弹的1,也看不到满脸络腮胡子、貌相凶猛的武装分子。只有两辆带有联合国标记的汽车停在村口,几十名村民围拢在那里等待着什么。不时可见三三两两的男人在晒太阳、聊天,身穿长裙、裹缠头巾的妇女从路边走过。

    穿村而过,越野车沿着河道继续向大山深处驶去。由于6月间这里遭遇了数十年不遇的洪水,附近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块和泥石流留下的痕迹,景象荒凉。终于,汽车在一所哨卡前停了下来。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卡杜里水电站到了。

    由中国四川电力进出口公司投资3400万美元承建的卡杜里水电站位于潘基西峡谷腹地的一处缓坡上,装机容量2.4万千瓦,是目前中格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

    据在电站多年的中方工作人员介绍,几年前,潘基西的气氛确实相当紧张,街上时常可见携带0的男人。2002年,峡谷地区还遭到了飞机轰炸,造成伤亡。卡杜里水电站的输电线路也曾被人开枪击断。在中方的多次要求下,格鲁吉亚政府派出特种部队分队驻扎在电站并在入口处设置了掩体和哨卡,每一辆进入施工区的车辆都要经过身穿迷彩军服的军人检查。此外,中方还聘用了7名当地保安在宿舍楼外构建了第二道防线。

    肩背AK—47突击步枪的保安伊奇指着院门外的一条小道说,从这里一直走下去,三四天就能进入车臣。他又指着特种兵营房旁的几辆军车解释道,这是为了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可以随时掩护中方人员撤离。

    子夜时分,顺着高高的台阶下到院中,竖起耳朵搜索中方员工们所描述的那种偶尔可闻的枪声,内心里甚至期待着能看到“拉丹”们从面前经过。不过,除了河水的潺潺声和电站机组的嗡嗡声,周围一片寂静。四野的群山隐没在暗夜中,只有山顶的积雪隐约可见。山区的寒气刺人肌肤。电站豢养的几条大狗摇着尾巴凑了过来,嗅嗅我的裤腿然后卧在脚边,仿佛与我一起品味潘基西之夜的宁静。

    打造“中国标准”

    由中方负责建设、运营的卡杜里电站是一座冲击式水电站。被山顶水坝拦蓄住的河水通过隧道和钢管进入厂房,冲击发电机组产生电力。

    进入电站厂房,只见这里的一切都摆放得井井有条,屋中央漆成蓝白两色的发电机与墙上悬挂的中国、格鲁吉亚国旗交相映衬、分外醒目。

    电站厂长马勇涛介绍说,电站目前正在推行以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为主题的规范化管理制度:所有工作人员上岗必须身穿统一工作服、头戴安全帽;一切操作必须按程序进行而不能凭经验、想当然;所有用具从灭火器材到卫生洁具都须摆放在固定地点,并用中文、格鲁吉亚文两种文字醒目标示,就连电脑鼠标用过之后都必须摆放在桌上指定的位置。

    马勇涛说,新制度的出台并非一帆风顺。就拿定期打扫厂房为例,一开始很多格方员工认为这属于女人的活计而不愿承担。为树立新风尚,中方人员不仅制定了考核细则并通过经济杠杆进行奖惩。而且中方人员以身作则,要求格方人员做到的自己首先带头做到,并做得更好。

    正在值班的格鲁吉亚工程师米哈伊尔坦承,尽管适应新规章制度需要过程,但这些规定效果明显,令电站面貌一新。

    李明总经理表示,中方的目标是,通过努力使卡杜里电站成为格鲁吉亚的典范企业,打造出潘基西的中国标准。要让格鲁吉亚人民看到,中国企业不仅能提供价廉物美的产品,而且还拥有现代化的先进管理能力,进而通过承包格鲁吉亚电站的方式使“中国标准”打入当地市场,开拓一条海外经营的新路。

    电站的中国工人们给自己的团队起名为“星光队”———潘基西“恐怖谷”中的中国之光。

    大山深处的生活是艰苦的。交通通讯不便,最近的一个村落也在6公里之外,互联网是中方员工与家人联络的主要渠道。从厂房到坝顶,垂直距离达278米,山路陡峭泥泞,奔驰、丰田越野车都“望山兴叹”,只有俄产“尼瓦”牌小吉普能够奋勇而上,即使这样,车底盘仍不时被硌得砰然作响。

    潘基西的工作也是繁重的。每间宿舍的墙上都张贴着一张日程表:早上7点20分起床、洗漱、早餐、上班……晚上还安排有团队活动、个人总结等各项内容,直到23点就寝。

    尽管由于场地狭小,宿舍院子里只能竖起一个篮球架,但却是人们的最爱,下班后中国工人和格鲁吉亚特种兵一起在这里闪转腾挪;此外,晚上的中格乒乓球大战也常常是热火朝天。

    曾在中国参加培训的佩索和达维德热情地邀我与他们一起共进格式早餐。他们说,在中国的日子令他们永远难忘。而在潘基西,电站的中方员工把最好的宿舍让给了格鲁吉亚同事,两国职工间已结下了很深的情谊。

    体验纯朴民风

    返回途中,司机卡马斯带我们顺道拜访了他位于杜依西村中的家。除当地居民外,村中还居住着不少来自车臣的难民。放眼望去,一座座院落密密匝匝地挨挤在一起,有的房屋看上去色泽较新,阳台上还架设着电视天线,而更多的房子则只是用石块、木料堆砌而成,显得颇为简陋。虽然已近中午,但村庄中却安静得甚至有些荒凉,既无机器的嘈杂,也无人声的喧哗。深秋的田野中看不到什么作物,只见散放的牛群和马匹在静静地啃草。

    一位当地中年妇女对我们说,失业与贫困是目前潘基西车臣族居民最忧虑的问题。首尾相连的几个村落虽有3000多人,但却没有一座医院,很多孩子都是通过家庭接生来到人世间,买东西要跑到60公里开外的泰拉维。而过去,在车臣打工1天的工资比现在1个月的收入还要多。

    不过,沿路所遇到的村民看上去都很敦厚朴实。行人相遇,大家都会相互点头微笑、招手示意。看到我们到来,卡马斯的父亲热情地邀我们品尝自家柿子树上的累累硕果,而邻家的博尔恰什维利老奶奶也微笑着将大把大把的核桃塞进我们手中。

    一天一夜的采访是短暂的,但印象却相当深刻。车尚未驶出峡谷,我却已在憧憬,不知什么时候能再次来到这里。希望到了那时,潘基西峡谷中仍有温和亲切的微笑,但不再有冲锋枪和岗哨;希望到了那时,潘基西能告别贫困和荒芜,而真正成为雪山怀抱中的世外桃源。

上一篇:格鲁吉亚对俄的关系
下一篇:探访潘基西峡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