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叙利亚 > 叙利亚

帕尔米拉的“骆驼祥子”

    叙利亚是一个有着4000多年历史的古老国度,从纪伯伦的《泪与笑》中,我开始了对它的向往。多情的纪伯伦使我对这个有着“沙姆”这样一个具有浪漫色彩的名字的国家有了无数浪漫的幻想。

  

    那戴着素色头巾的阿拉伯女人长长的睫毛下忽闪的大眼睛始终使我这个女性也想入非非,何况是时常想探究那长袍里的秘密的男人们。

    我曾在北京的街头多次地与来自阿拉伯国家的男人们擦肩而过,几乎每次都会看到他们的深限的眼窝中那多情的目光,这目光是我对这个人群的最初印象。

    当我身处在西亚大陆的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的废墟中时,才真真切切体验到被称作“叙利亚沙漠新娘”的帕尔米拉浪漫的魔力。

    从倭马亚王朝开朝时代,便有在叙利亚沙漠边缘地带建筑“乡村别墅”的传统。帕尔米拉就自然成了一个巨大的豪华“别墅区”。这里曾是古丝绸之路上最繁荣、最有文化底蕴的一座绿洲城市。两千年前,作为中国长安和罗马之间的贸易中转站,它居于东西商路通道上,这个重要的地理位置使得帕尔米拉持续了400年之久的繁华。

    繁荣过后,便是长达千年的冷寂。当驼铃声再次响起时,帕尔米拉又逐渐恢复了元气。而此时行走在这座古城中的,不再是王侯将相和来自长安风尘仆仆的马队驼帮。物是人非,当我们这群中国人再次来到这里时,不知踩上的是否是生命轮回的脚印。

    在帕尔米拉古集市遗迹一千多米的大道上,我寻找着昔日的辉煌,身边不时地有骆驼的蹄声随风飘过,坐在驼峰中间的美女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历史神圣的凄凉;又有一驾空驼踱到身边时,我听到了一声亲切的召唤……

    “请吧,请坐我的骆驼” ,“不了,谢谢,我要自己走过这历史……”“我不要你的钱的,请吧”。怎么可能,我心想,做的是生意,岂有免费的午餐,何必这样巧语……“真的,请相信我,你的相机一定很沉,走路很累的”。我不再和他对话,自顾地透过取景器对着石柱端详。一米范围内始终有着一匹骆驼的喘息声和驼缰绳与那雪白的皮毛轻轻的摩擦声……

    他在坚持着,始终没有放弃他的等待,也没有像其他的牵驼人那样不厌其烦地在游客耳边唧唧呱呱地絮叨。静静的,他在我的目光扫过他时做一个十分绅士的请我骑他的骆驼的手势。我一次次地对他的手势摇头,他便一次次地等待着我的目光再次掠过他。当我微笑着再次回决他时,他把右手放在胸前,他在表示他的真诚。我们就这样几乎穿过了整个帕尔米拉大街,在到达集市尽头那著名的4组石柱时,我的眼睛望向远处的石柱群,他不失时机地又做了“请”的手势,我不得不被他的执着打动。

    那匹可爱的骆驼的前腿弯了下去,继而整个身子趴在地上,那高度刚好使我的腿可以迈上它的两个驼峰之间。他坐在了我的前面,我的双手只有他的腰间的位置可以放,那样也多少会给我一些安全感。我瞬时高了起来,观看历史的视线上升了两米。

    他开始给我讲述这些石柱的故事,当说到丝绸之路时,他的情绪明显兴奋起来,他强调着说:“那是来自中国的……”我的神经在他的讲述中逐渐放松,这时他竟话题一转问开了我的年龄,我也卖了个关子让他猜猜,他说“我看20岁……”要是个中国人这样说我一定觉得这是在损我,不过我知道在他的眼里,像我这样可以到处逛的女人,年龄一定不会太大。

    远处的人群在我眼里逐渐变小,同行者的面目也逐渐要看不清了,我要求返回去,而他却并不理会,还一再说有时间的、有时间的……我有些紧张起来,不知他会不会把我带出人们的视线。于是,我用了“必须”这个词。

    他晃晃头,耸耸肩,拉转缰绳使骆驼调了头,“OK,听你的”,说得很无奈。

    我不想再坐他的骆驼了,想在低一点的角度再看看这些石柱。他对着骆驼吆喝了一声,一蹁腿下了骆驼,然后动作有些夸张地把我也抱下了骆驼。我要付钱给他,他竟有些不高兴似的连说“不要,对你是免费的,我喜欢你,真的,真的……”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那些牵骆驼的都在拼命地拉客,拼命地侃价呢。难道真有这不认钱的“祥子”?

    队友在招呼我到帕尔米拉集市中的剧场去看看,我便向他伸出右手说“我得走了,谢谢!”在我们握手的一瞬,他右手顺势轻拉了我一下,我知道在这里拥抱和一左一右地互相亲吻两下脸颊是对好友的礼遇,于是也来了个入乡随俗。他问我几时离开帕尔米拉,我说我们是前一天晚上来到这里的,马上就要离开了。他好象很失望地歪了一下头,眼神里有一股暗淡的柔光被我捕捉到了。

    “我很喜欢你,真的,确实的……”我不相信这么快就可以喜欢上一个素不相识的远方游客,对他的“倾诉”,我简直觉得有点可笑。我向他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剧场。

    待20分钟后我们一群人从剧场出来时,等候在这里的“祥子”们便又乱哄哄地拉开了客,其中有几个还努力地向我叫喊着。他也正拉着他的骆驼在门口候着,我以为他会向其他有可能成为他的顾客的人推荐他的坐骑,可没想到他不但不去拉别的客,还怒气冲冲地对那几个向我吆喝的“祥子”呵斥似的,那几个人便不再冲我招揽,对着我露出诡异的笑容。

    他拉起了他的骆驼,对我说离大门口还远,要送我到那里去。我没有再坐上那多情的骆驼,而他却始终放弃拉别的活的机会跟着我。沉默在那4组石柱前打破,他说想跟我合个影。

    在他那拿着相机的同胞手指按动快门的那一刻,我感到我的耳朵边多了一股温热的气息……

    他没有向我要照片的意思,我不明白这合影的举动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那一吻?

    他没有再跟我走到大门口,但我感到有一双眼睛始终在我背后注视者,当我走到百米之外的帕尔米拉凯旋门,转身迈上沙姆旅游公司大巴的台阶时,我看到了远处那4组石柱前有一个牵着骆驼的雕像……

  

上一篇:最古老的基督教圣地
下一篇:帕尔米拉 血与泪的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