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孟加拉 > 孟加拉

孟加拉旅程散记

早晨五点,城里人叫“Morning call”的电话叫醒服务准时把我们从香港的甜睡中吵醒,因为要去遥远的孟加拉,又不能让同行觉得乡下人尽给他们添麻烦而在第一时间内到达集合点,我们要前往飞机场。

    香港的早晨,如繁星闪烁的华灯随暮色消融悄然而逝,早行的港人又在重复昨天的故事。维多利亚港湾风正帆悬,波撼着香江的残夜,大屿山岚半梦半醒,冰冷的钢索拉桥把我们快速丢进匆忙的行程里。新机场是海市蜃楼,我们将从这里升腾。

  

    单调、重复、机械的程序和你望望我我瞅瞅你之后,银燕刺破长空,浮云尽收眼底,那个百年的梦就这样与我匆匆而别,留下非憾非欢非喜非忧的彷徨。禁不住把眼俯瞰,大峰林般的楼宇间还缠绕着尚未苏醒的睡莲。金色的太阳已伸出滚烫的双唇吻遍了香江大地,未曾抚慰你苍凉的胸膛到底有几多伤悲?未曾问问你百年来兴盛灿烂的真谛,未曾把你的壮美写进记忆,不知你老了,还是年轻了,从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车流已分不清南北东西。想着被太阳亲吻过的你,我去追赶赶太阳,留下粉红色的你。

    因为我的前途要途经曼谷,据说,那是一个让男人发疯的部落。一条黄迹斑残的警界线和并不坚固的栏杆阻止了我的欲望,不怕我栏杆拍遍。那个生产风情的硅谷如隔万水千山。芭堤亚煽情的熏风仿佛弹开了我冲动的心弦。南国宠乡中的温存不知让多少人魂牵梦绕,象家乡小米一样漫天遍地堆积在海边的沙滩,踩上去,肉,麻麻的,心,痒痒的,充满迷人!望梅止渴恐怕只有到曼谷机场而不能进泰国的人才有这种痛苦的快感。泰国,这个东方母仪的伊甸园,留下你妩媚妖娆的梦魇挥手兹去,压着心跳抑着呼吸让一串串曼谷的风在灵魂深处荡气回肠。这不是诗人避实而就虚的灵感之神么?

    又一次鹰击长空。来不及看看白云深处的人家,只幻觉到充满热情的云雨,青山绿水碧野仙踪在冰冷的机舱里将四溢的热情冻成一团尸肉!不让美丽却风情万种的空姐妖气十足的劝我们喝酒,一遍又一遍传送着泰国富有魅力的空中关情。香槟的甘纯和紫红色葡萄美酒交织在一起,化淤了冷却的想象。

    驾机师故意抖了抖机身,那个悦耳的声音说是遇到了气流,以此来证明人与自然抗衡的能量。我突然笑了起来,笑我们聪明又伟大的人类坐在飞机上是多么脆弱,我们弱不禁风,无为得如同孤蓬万里。我们发明飞机干什么?韩国釜山和澎湖岛上的冥纸可能还未散去,文明的成果往往蚕食着自以为的人类。我决不畏惧灾难,我只是怜悯人类,同情先哲。若那些为追求公平正义的导师们与那些愚弄百姓毁灭人性的暴君坐在同一架飞机上,一个猛子扎下去,我不信会出个子丑寅卯来。

    当达尔文的进化论让每个人都长上翅膀飞翔的时候,老鹰已不在了。

    达卡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这是一个贫穷而又陌生的地方。起落架与地面接触发出揪心撕裂的声响的时候,人类又一次战胜了自然。

    透过机窗窈然望去:尽是绿!一座小得如同乡村中学的首都候机大楼邋邋遢遢、松松垮垮的出现在我们一行人的面前,我怀疑我的同行都在评估老板此行的决策是否有待研究。在迟迟不来的行李传送带面前,老板一句话道出了商人独有的天机:“什么都搞好了,要我们干什么?”我此时才发觉文人与商人思维的先天差别!

    严格意义上讲,我对孟加拉一无所知。我读书时只知道有个孟加拉湾,是印度洋最大的海湾。当我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时,我想到了地球的广袤。人类对地球和人类本身的贪欲造就了一个疯狂而又残忍的世界。平日里,我们都陶醉在自己生活的那个圈子中自以为世界就只有这么大而属于自己的最大,当我们对人类历史进程和改造自然进行批判或褒扬的时候,欲望的膨胀也到了极点。人类就是这样似懂非懂的自由活着,在不自由中承受着。

    我们沿着薄膜隔成的甬道走过叮叮当当很长一段路程,才知道破旧的机场大楼正接受工人的手术。灯光暗淡,行人匆匆,已分不清我们是外国人还是他们是外国人。心里惦记着旅行须知上提醒的海关人员不仅刁难,而且必须给“TIPS”才能过关。我不相信,但心有余悸,因为遥想到儿时所经历的那个有病的时代逢外地人皆“特务”的恐怖,这里毕竟也是一个国家。

    同行一个个的PASS,看来这里并不恐怖,,和蔼微笑羼合着有条不紊,让这些天外来客踏上他们的国土,递上护照,双眼对视,一阵沉默,象老鼠作作嗦嗦,

    顺利出来了,我尝试着用几句蹩脚的英文加上手势与几个外国人交流——这是一群伟大而聪明的人种,他们竟然知道我要表达的意思:上厕所!简但而又超群,我断定,不,我肯定,在这里一不会饿死,二不会憋死,因为我相信这个国家一定有聋子和哑吧!

上一篇:我在孟加拉出差的日子
下一篇:孟加拉印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