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孟加拉 > 孟加拉

孟加拉国游记

2004年,本人因公到了南亚小国孟加拉,苦于没有照相机摄像机,只能用笔来记述我的所见所闻

  2月9日

  

   在温暖闷骚的卧铺车厢里晃了一夜,终于在今天7点钟到达了深圳,这个曾经的社会主义样板城,此时距上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已经堪堪6年了,相同的是都揣着一份希望,不同的是上次无助的寻觅,这次却是多了一份责任的重担。

   我抖擞起精神,扛起不多却对于一个将要远行的人来说异常沉重的行李朝罗湖海关冲去。在现在我的心理,已经对深圳没有什么值得怀旧的了,满脑子都是香港资本主义花花世界的东东。我们无数次的见过了香港,可都是通过别人的眼睛,现在我就要亲自来见识你了。

   在罗湖海关的过关口,排了长长的队,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个的消失在关口后,我实在是想冲过去拉倒了。 把一大堆的文件证明护照等等鸡毛蒜皮的东西统统塞给了那个小窗口后面的mm,我拿住了行李,准备冲……

   “等一下,你这里少了一样东西。”冷冷的一句话就象锁链一样把我牢牢地拴住了。“你少了一个xxxxxxx,不能过关。”我眼前一黑,那海关mm的脸犹如深夜里的寒潭,不起波纹,却又有冰冷而强大的威慑。

   我讪讪从关口退了回来,在众人陌生奇怪的目光之下,几乎是藏头缩梗的走出了大厅。

  我只好开始打电话了,不幸中的万幸,公司的外事人员在长沙省外办,商量着让湖南委托深圳出具证明解决问题了。 放下电话,觉得心里只打颤,虽然强烈的阳光直射在身上却无一丝暖意。两个多小时后,总算是有了消息:湖南省可以帮忙。 找到了深圳市二办,好说歹说深圳二办才答应帮忙,不过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于是我只得打了无数的长途,苦熬了四个小时总算是拿到了文件。 期间奔来跑去,连传真机都不给劲,真是应了一句话:“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确实不能写尽当时的艰辛与煎熬,期间峰回路转绝处逢生真是让人感慨。

   在去办事的路上,还是有一个插曲,写写全当轻松的调味剂。我急急的走在路上,前面的人怕的掉出来一沓子美金,我看了一眼,后面有人“唉”了半声,前面的人没反应,立马就被后面的捡走了,转过前面的十字路口,又走了六七秒钟,前面的人正准备进商店,摸了摸口袋,仿佛发现了什么,掉头就往后走了。大家说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过了关,时间紧急,飞机起飞的时间快到了,我早已无心留恋香港的景色,一路地铁坐到了香港青衣站,转乘机场快线就到机场了。火车地铁的价格吗和我打听的一模一样,香港公益事业的价格真是稳定,不象内地,三天两头的涨价。

   在机场,又是一番等待,飞机晚点了一个小时才起飞,第三世界国家的飞机都这样吗?不过晚点也有晚点的好处啊,不然我差点赶不上飞机啊。呵呵。

   起飞了,飞机里的电视机中也开始嗯嗯啊啊的念经了,是真正的念经,念的是古兰经,看来伊斯兰教对人的洗脑,才是真正的无敌啊,不然哪来这么多人肉炸弹呢?(寒一个,当时自己就在飞机上啊,赶紧打消这不吉利的念头)。作为尚未婚配的我(脸红)当然要注意观察一下乘客和空勤小姐们的面容咯。可是空少实在太多,空姐(嫂)和女乘客实在太少,仅有的几个呢,乖乖我的妈耶,我就不说啦,一色的黑脸婆外加筋肉人。

   三个小时的飞行后,夜里十点多钟,我的双脚踏上了异国的土地,这里是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异国风情也没能驱走我的疲劳,我要求客户直接带我就去了宾馆。 这是不算小的宾馆了,房间里陈设简陋,霉斑点点,小强横行,可是这也不能成为我对床眷恋的障碍,我一下就扑了上去,并且决定“亲爱的床,今晚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合你分开了。”

  2月10日:

   孟加拉国人做事也如同黑人一样拖拖拉拉,说好十一点钟来接我的,磨磨蹭蹭还是拖到了一点多,在百无聊赖的坐在大厅里等待时,遇见了几个Taiwanese , 可能是来采访转播板球世界杯比赛的吧。小样的,别的人用英语问她时她说是台湾人,我和她说中国话就哑巴了,她到底是自卑还是什么啊,估计是轻蔑,嫉妒,敌视等等复杂感情纠缠在一起的生出了他们这些弯瓜,轻蔑是由于大陆很长时间没他们富有,嫉妒是大陆发展比他们快,敌视是由于他们总是被我们武力威胁吧。可是他们也该好好想一下:沦落到只能转播采访这种不如流比赛的地步了,还有什么嚣张的,也不知道这种地区性的无聊games能有多少人看。

   好歹总算把客户等来了,我拍了拍身上的的尘土,忙不迭的开始了今天的旅程,直到最后我才知道,我急着开始今天的旅程是多么的可笑啊。

   小车驶进了达卡市区的街道,刚一进入,我们的小车就立马被各种各样的车俩淹没了,窄窄的四车道上,各种各样的车辆齐头并进,摩肩接踵。 我发誓你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多种类的车辆同时在一条路上行使。街道里挤满了大卡车、小汽车、三轮摩的,人力三轮车,自行车、甚至还有宽大的牛车,间杂着或坐、或卧、或立、或行、或跑的肩挑、手提、头顶的人群蠢蠢而动。无怪乎孟加拉国有着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称号。湖南株洲的南大门市场的脏乱和拥挤大家都知道吧,整个达卡市的街道就是一个大大的南大门,并且人口密度让南大门望尘莫及。

   到了这里,中国的司机在这里简直就挪不开步,可是孟加拉的司机却照样吧车开得飞快。在这里过马路你要随时小心你的性命。满街的印度TATA牌大卡车呼啸而来,间杂着飞快的三轮车,密密麻麻地就象坦克步兵协同作战一样没有空隙。这种情景就连他们最最繁华高档的Motijbeel区也是一样,这个区的地位如同香港的中环,上海的浦东一样,是众多外资银行和写字楼的聚集地。这里的情况如此,其他的地方就不用说了。奇怪的是,这么拥挤的交通却没有大规模的堵车,始终可以比较顺利的行进。

   孟加拉街头的特点就是脏乱差,这些等我将来回到达卡市的时候再说吧,现在车子已经开出了市区,向着孟加拉西北部的城市Nawab Ganj前进。

   孟加拉的行驶方式是如同他们的宗主国英国一样是靠右行使,城际公路上车辆相对少多了,可是大家却不太爱遵守交通规则,牛车往往走在马路中间,对面的车也喜欢越过中线行使,时不时还有羊啊狗啊的窜到马路上来,这就使得窄窄的马路充满了杀机。一路上看到的几个车祸都是迎头相撞。在这种交通状况之下我不得不佩服孟加拉司机的驾驶技术之高超、反应之敏捷、胆色之过人、外加疲劳驾驶的体力之强悍。

   我们出城后七拐八拐的上了孟加拉最好的“高速公路”,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比省级的四车道的好一些的马路,不过由于车辆较少我终于可以稍稍放心了。

   在途中我们还经过了孟加拉最大的一座大桥,坐落在Jamuna (中文名是什么?)河上的Bangabandbu大桥,这桥长4.8公里,景色颇为不错,这恐怕是我看到的最好的孟加拉的建筑了。

   经过了近8~9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的精神状况还不错,吃完了晚饭刚好在这个小小旅馆里有一场孟加拉卫星台Channel I的演出,我就去看看吧。刚一进去就被人家让到了和那个台长一起坐着的贵宾位置上,让我好一阵不安,但是坐下来后没多久我就心安理得了,呵呵。 节目蛮多,大部分是歌曲,唱了一首是又一首,都是传统曲目,我没啥兴趣,到是注意到他们有一个乐器蛮有意思:一个小小的风琴,用一只手弹奏风箱设在琴箱的前方,弹奏时另外一只手就用手指头拨动风箱来发声。 在这个演出过程中又一个小小的遗憾,就是我没有带照相机,极富特色的单人独舞没有拍照纪录。那个女孩子穿着纱丽,戴满了手镯脚镯,活泼欢快的跳着印度舞蹈,配合大眼睛的左顾右盼,真是好看极了。

   看完表演,我已经无法抑制我对床的思念了,立马就投入了它的怀抱。

  2月11日

   这一觉睡下去后再睁眼可就是上午十点多了,可是我的睡眠并没多多少。为什么呢,这里的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了2个小时,前两天睡觉又少,所以,眼睛还是睁不开。我开始后悔昨天没有多睡一会儿,却傻乎乎的早早等着客户急着要上车。

   既然这么累,我又何尝不想再多睡一会儿。可是现在到了祈祷的时间了,窗户外那无处不在的清真寺顶上的高音大喇叭早就开始咿咿呀呀的唱起经来了。刚好今天又是什么穆斯林的节日,一天要祈祷五次,怎么得了咯。

   早餐有人送到房间来了,可是这里没有绿茶,也没有开水,只有纯净水。于是我向服务生要开水喝,待得服务员端过来所谓的热水时,我着实吃了一惊: 热水里满满的全是白色的絮状物上下翻滚,我只好苦笑着把服务生打发下去。虽然客户在边上很得意向我示意他的周到和对中国的了解,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没去喝它。 一个小时以后,这些絮状物才安静的漂在了水面上,我把他们捞出来,装模作样的抿了两口,最终还是靠纯净水解决了问题。

   赵丽荣的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大家还记得吧,嗯,里面老太太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什么?不记得啦? 嗨,我告诉你吧,记住了:上厕所。 你别怪我在这里叙述这样的龌龊事,因为孟加拉的入厕习惯还是有些意思的。 小宾馆里卫生间是没有手纸的,在马桶边上有一个小水罐,底部刻有古兰经,估计是洗手的。他们不用手纸擦屁屁那么肯定是用手指擦屁屁咯,嘻嘻。左手擦屁屁右手吃饭,每次看着他们吃饭时五爪金龙左右翻飞,我就烦躁。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客户要安排我出去了,跟着他上车经过了一条两面都是大片大片的芒果林的公路,二十分钟后,我来到了—----孟印边境关口。

   关口的公路上密密麻麻的停满了等待过关的印度TATA牌大卡车,每个都装满了货物。什么乱七八糟的全有,孟加拉是个农业国,没有什么工业,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靠进口。包括原料,机械等等等等。 这些货物把卡车压得龇牙咧嘴的,在孟加拉旱季的土路上扬起了浓浓的黄尘。那些印度卡车真个车身都画满了图案,什么花鸟虫鱼,神话传说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都画上了,整一个就是一幅年画,你说看的晃眼吗!

   公路边就是一块印孟界碑了,虽然那边仍然是一样的风景,可是那一边就是和中国一样古老神秘的千年古国,我还是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一条分界线,就严厉的划分了两个宗教世界,这边是伊斯兰,那边是印度教和佛教。现在想想,宗教是人们精神的寄托,都是要追求幸福和安宁,不同的宗教一定要那么严厉的区分吗?

   随着我向界碑的靠拢,孟加拉的边防军也警戒了起来,一个家伙来到了我们身边,也不说话,就是盯着我们,我只好匆匆的照了张相片就打道返回了。

   想不到客户在这里边境上也有间办公室,他们的办公室我感觉到处都是,走到哪里都有。 每个地方都有几个仆人,走到那里都有人伺候着。我可是真正的感觉到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社会了。

   随后我又走了几家客户和经销商,看了不少……(以下涉及商业机密,省去一千五百字)。

   今天还算比较充实,可是我的身体却没适应,坐车又呕吐了一把,所以早早的又和床铺约会去了

  2月12日

   今天,客户没什么安排,好像孟加拉又在1。这鬼地方三天两头的1,算一算穆斯林门节日又多,祈祷时间又占用得很长,一年时间总结下来就没什么工作的时间了,居然还要经常1,这样怎么发展经济啊? 看起来世俗国家的包容性和灵活性是宗教国家不可比拟的。 为什么说孟加拉经常1呢,据本人的观察,在孟加拉国肯定有一拨人是专门吃这碗饭的: 在孟加拉的街头,你可以经常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力三轮车,车夫拉着一个大大的高音喇叭,一个家伙则坐在车上照本宣科的不停的念着什么通知、宣言、或者是号召什么的玩艺,奇的是全国各地的“宣传车”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东东,没有标准化的东西,方式却出奇的一致,所以我判断一定有这么一帮家伙在吃1饭。

   客户没有给我安排什么事情,可是我也不能一直坐在房间里看电视吧,况且那唧唧歪歪的孟加拉语和南亚方言英语不是我所能理解的,所以只好在宾馆里溜达了。宾馆的顶楼是客户的办公室,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刚好要开经理会议了,于是我被邀请列席会议。

   资本主义的老板派头大得很:一张长条桌的尽头坐着老板,两边十来个经理们一路排下去,十几米远的那一边坐着最后的两个助手,我费老了劲才看清他们的脸。会议开始了,他们唧唧呱呱的我也不知道说些啥,只能无聊的坐着,还的装出一付认真听讲的样子,真是让我烦躁。到会的经理一个个的轮流被老板叫起来询问,那做派,啧啧,让我羡慕不已啊。 不知道是客户的架子大还是孟加拉的会议都如此,在会议的过程中一共上了一次水,一次点心,一次咖啡,撤了三次盘子,短短的两个小时的会议,仆人们在边上忙个不停。我觉得中国的会议也没这么繁文缛节吧。

   那点心是一白一棕两个丸子,这是孟加拉的特色小吃,大家如果有机会去的话一定要尝尝,白色的丸子我喜欢多一些。它可能是用乳酪做的,很软,吃在嘴里有一股农场里混合着青草芬芳的奶香味,不知道你们怎么理解,反正我吃在嘴里立刻就有了牧场奶牛的风景画。这真是我的感觉,我还从来没有从哪个食物中得到过脑际0现画面的这种感受。确实是美味啊。 这些食品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放了太多的糖,我被甜腻得受不了,还只有那白色的小丸子好一些,不过怕胖的女孩子可不能多吃啊,呵呵。这点心叫什么名字?对不起,我忘记了,将来再去的时候一定记清楚。

   会后,我急着收邮件,就在老板那里上网,老板的电脑员忙活了半天,总算把网络接上了,不过拨号上网速度还挺快。待我按照自己的习惯在网页上把信写完了,老板的电脑员告诉我,拨号上网合人民币3毛/分钟,贼贵。我花了一个小时,你说用了多少钱呢?

   在异国他乡我唯一的感觉就是累,随时随地的就想睡觉。所以,我和床的共处时间是最长的了,几乎是不停的和她约会。没有理由,我就是喜欢床了。

   异国情缘是人人都想盼望的,可是有几人能得到呢?我就不做幻想了

  2月13日:

   今天星期五是礼拜日,穆斯林们忙着做祷告,散播的到处都是的清真寺依然准时的用大喇叭播放祷告祝词,我确是仍然待着无事可做。最后客户安排我去到它的农庄里看一看。

  孟加拉人出门喜欢吃东西,短短的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还要停下来吃零食,那街边饭店的卫生状况自然是不容乐观。在好的大的饭店里,餐具洗过之后要用白布再擦一遍,虽然那白布已经有了很大一块的黑色,好歹擦出来的餐具还有些光亮,这里小地方的餐具嘛,我没看到洗的,估计也不需要怎么洗了。服务员的口袋里装了些15×15cm的报纸片,食品放在盘子里时就垫一张,吃完了擦手擦嘴也是用它,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总算到达了目的地,想不到我的客户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农庄,粗粗的估计了一下,这农庄不下20 平方公里,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镇子。路边的人们纷纷向他们的老板---也就是地主行礼,笑容一下就被淹没在车后滚滚的黄尘之中了,看着客户心安理得的接受行礼我真正的对刘文彩大地主有了一些深刻些的认识。

   庄园里有若干间小别墅,客户进了房间就躺在床上,伺候他的仆人们就一个个站在旁边供他使唤了,他一个个的把那些仆人或者是管家之类的人叫到床前,挨个询问。那做派,啧啧,我看的不禁羡慕不已啊。 如果那天我也发达了,在孟加拉买他一个大庄园,隔三差五的来视察一番,享受一下国王待遇,真是神仙日子啊。

   乘他无暇顾及我的时候,我出去溜达了一会儿,这庄园里有大片大片的芒果林,可惜来的不是时候,这季节没有芒果。鱼塘,粮田,菜地等等不一而足,这里的物产和中国差不多,农具也基本相似,中国的农民到这里一下就可以上手了。

   又到了午饭时间,我很不情愿的去吃饭了。并不是我不想吃饭,而是我对孟加拉国的烹饪术着实反感了。 他们每天吃的东西和我们也差不多:米饭、鱼肉、牛肉、鸡肉、西红柿、黄瓜。烦躁的是每天就是这么几样,西红柿和黄瓜从来就是几小块生的另外搁在一个盘子里,估计他们从来就没吃过青菜,看样子我回去以后要恶补青菜了。

   其实这些还都好忍受,最最让我不能容忍的是----咖喱。 孟加拉的每一道菜都是用咖喱调味的,一道菜的组成成份就是:主料、油、盐、咖喱。上得桌去,你满眼就是黄黄的一片,甚至连米饭也是咖喱外加香料炒制的。 偶尔一次吃咖喱没什么事,两次也还可以忍受,可是三番五次,不间断的,大量的,被强迫的食用咖喱确实烦躁。 我这几天吃的咖喱比我一辈子曾吃过的咖喱还要多的多,在此之前,我是从来就没有吃过这玩意儿。 现在只要上了桌,我的胃就开始翻腾,每次吃饭就如同受刑一般的难受。现在我又不得不吃,只好用水冲饭下肚了。况且我的身体状况是疲劳外加水土不服,因此在反胃的同时却要强迫我的胃去接受它,真是作孽啊。直到这时候我才真正的怀念起曾经被我评价为不好吃的家里的饭菜了。怪不得世界上的人都喜欢吃中国饭菜,这是不无道理的,外国人对食物这种天赐的礼品根本就没有感情,哪像中国人会动脑筋啊,最近看到一些报道说,中国的陶器的产生是由于要吃螺蛳,我坚信这是正确的。同时也感慨,口腹之欲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原始动力啊,呵呵。

  2月14日:

   今天是情人节,这里是穆斯林的国家,我又深处穷乡僻壤,所以丝毫没有节日的气氛。可是就算在国内又如何呢? 还不是只有父母的挂念吗?那个女孩究竟在哪里?我白活了这么长时间了。

  2月15日

   今天驱车8小时到了孟加拉北部的另一城市Lanjbur 这个城市比较繁华,街面上照例是乱七八糟的车辆和玩意儿挤做一堆。有幸坐了一回人力三轮车。虽然是个小三轮,可也感到安全许多,毕竟是铁包肉了。这下不用担心被飞驰的摩托和三轮撞倒了。坐在车上欣赏一下街边风景吧。 可是过了不一会儿,我就不太舒服了。这里穷乡僻壤黄种人来的少,人人都会盯着你看上几眼,老让我感到犹如芒刺在背。 想象我陪着老外在中国的大街上溜达时他们的感受怕是比我还难过,因为中国人的眼光更加直接和犀利,充满了好奇和不屑与羡慕等等种种复杂的感觉。更有甚者,还会做出一付所谓稳重和老于世故的样子围观外宾,象参观动物园一样一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一个什么玩艺 ,连我都受不了。这事发生在90年代的工业城市里简直让人羞愧。

   孟加拉这几天都在11,今天也不例外,从拥挤的街道那一头,高声呐喊者闯过来一大票人,使得本就窄窄的街道上一阵豕突狼奔(别误会,孟加拉的街道上显然不会有猪,也不会有狼,当然羊够牛是有的)。 口号是有力的,步伐是坚强的,围观的是稀少的,效果是不清楚的,外加目的是不知道的。客户介绍是和大选有关,反正我也弄不明白。

   晚上我和客户下榻在一个小小的 MOTEL ,便宜到是蛮便宜的只要几个美金,可是没热水,一身臭汗和灰尘的我只好草草地擦拭了一番作罢。 今天和客户第一次正式的逛了逛街,感觉依旧是脏乱差。我们买报纸的时候旁边水沟里的臭气几乎将我熏倒,街面上倒是蛮热闹的,可是被灰尘笼罩着让我觉得透不过气来。一路走下去,看到了不下20家的彩扩店,要么是柯达,要么是富士。这些店子也是最富有现代气息,装修最好的店子。也不知道哪里会有这么多人买这么多胶卷,总之各个店子都生意不错。晚上实在也没什么看的,匆匆结束散步我就回宾馆了。

  2月16日

   一觉起来,客户直抱怨蚊子多,我仔细的看了一下确实不少,个个的肚子都鼓鼓的,一巴掌下去就是血乎乎的一片。整个房间里不下30只蚊子,我庆幸昨晚捂得严实没被咬着,不然就成人干儿了。

   靠,这小旅店里不但没热水而且依然没有手纸,幸亏我自带了整整一大卷,不然手纸就要和便便亲密接触了。

   今天依然是1,路上不让车辆通行,我和那客户只好在那个所谓的“大堂”里坐了五个小时,这才是真正的百无聊赖呢。虽然不工作,宗教祈祷还是照常进行,清真寺的喇叭仍然是到时候就开始叫喊。下午6点,终于可以出发了。

   孟加拉的城市里电力还算充裕,可一出了城你就看吧,四下里黑乎乎的一片,城际公路上居然都没有路灯,常常是走了半个小时经过一个小镇才有些灯火,分把钟穿过了小镇后就依然是没有灯光的地方了。即便是这样很多小镇也没有电,只是在沿着马路的夜市上到处点者煤油灯,影影绰绰的如同一大片萤火虫一般。

   夜间行使在孟加拉的城际公路上确实比白天还要危险许多,因为没有路灯,可是人力车和行人却不少,在对面车灯的直射下我是根本无法看清路边的情况,我估计我来开车的话那一定是冷血夜魔,第二天报纸上一定会头版登出“冷血夜魔碾死数十人”,呵呵。人力三轮车上没有反光尾灯,于是乎每一辆人力三轮车都在底盘靠右的车轮边挂一盏煤油灯权当信号灯,可是那么弱的光线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聊胜于无吧。(孟加拉是靠左行使,当然信号灯要靠右了)。至于行人,你就自求多福吧。

   经过数小时的午夜狂奔,我庆幸自己总算能安全的到达此行的目的地:Bogra---另外的一个北部城市。 以后情愿坐火车,也不想坐夜间行使的汽车了。

  2月17日

   今天又是一天冗长的走访和等待,我不得不承认,在这几天里家里的床和饭菜又一次几乎占据了我的整个大脑,我实在是有些不愿意跑了,好在过两天就是回家的日子了。入夜后,我的车子驶进了达卡市。达卡市在夜幕的笼罩下依然是繁忙拥挤的,很多人都在为生计奔波,就连白天很少看到的年轻女人们也不例外。在这个国家,最好的建筑群就是他们的总统府,大议会,和议员官邸群了。大议会外是一个很大的草坪公园,孟加拉人把它作为一个景点向我介绍,估计这里在他们的心目中就和天安门及其广场在中国人心目中是一样的地位了。 由于这些地方基本上聚集在一起,所以这个区域规划和交通,环境等都要好多了。马路宽敞很多,树木也基本上覆盖了所有的空地。

   也许是这里环境较为幽静,所以马路边三三两两的站了很多的人。红色的路灯下,年轻的女郎们在向路过的或者特地赶来的男人们推销自己,不一会儿就有一对对的人离开人群走了,还有没做成生意不甘心的女孩子缠着男人讨价还价。 客户向我开始介绍了,这里的女孩大概30~50美元 两小时,如果在高级宾馆里,100美元就可以享受艺员级的女孩了。 然后他又说,如果你想来,要让他来安排,自己来的话臭名昭著得达卡的士司机首先就会宰你一刀,其他的方面就不用说了。不过,我这样的正统,传统,思想上进,作风正派的的男士又怎会受到这样的吸引呢 ,我对这些事权当见识了一下,一笑了之。 这些文字大家看看而已啦,千万就不要把这番话当成1指导了,将来你去了孟加拉,也不要说这些,因为那里毕竟是穆斯林的天下,我在这里说说只是为了真实的记录所见所闻而已。 不过在讨论国事的组织和人员聚集地,公然有这些事情的存在……,怎么说呢? 不得了啊。

  2月18~19日

   谈判中,没什么好说的。

   2月20日, 今天是回程的日子,孟加拉的ZIA国际机场只允许有机票的人进入,客户只能送到门口了。在机场,我头一次受到了优先的礼遇,持外国护照的人可以优先办理过关手续,不用去和孟加拉人一起挤着排队了。 又经过了一次相同的起飞,诵经的过程,我终于在三个小时后安全顺利胜利的回到了---香港。

   在机场的出口,我马上就预定了一间在油麻地的房间,去孟加拉时由于手续的问题我在深圳拖了太长的时间,香港根本就无心观景,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看看了。

   40分钟的巴士旅行后,我到了油麻地这个听的耳朵都起了老茧的地方,一路的霓虹闪烁造就让我眼花缭乱了。

   香港,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所有的场景你都见过,那些港片里,蛊惑仔们的打斗街景仿佛就在身边一样。

   到处都是食肆,拿着旅馆里的美食指南好像用处不大,因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没钱。 这里是一个花钱享乐的地方, 虽然香港政府花了大力气把所有的该想得到的方便都提供给了旅游者,可是那都是建立在大把钞票的基础之上,在这里你可以买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从没听过的品牌服装,奢侈品,直到廉价的女人街地摊货,从正规商场里的泊来电气到路边免税店里的便宜电气,应有尽有,只要你来的时候有明确的购物目标,你就一定不会空手而归。 我, 我只是在这里作为一名匆匆的过客在街上溜达着,我想要把看到的情景全部都记在脑袋里带回来。

   香港到处都是夜总会,无论大的小的全部都标榜着自己的小姐们如何如何,大的夜总会金碧辉煌,印度阿三轮流站岗。 小的夜总会则仅仅是在公寓楼的门口挂了一块牌子,虽然没有过多的宣传,可是昏暗的灯光让你一目了然里面的内容。

   走在香港的街头,我感觉香港人的分类是在是太简单, 香港只有以下五种人: 男女老中青。所有的人几乎都是一种面容一种装扮一付德行。虽然港府大力的推荐香港的旅游资源,努力的改造香港人在外地人眼中的形象,可是骨子里却可以一眼就看出他们的实质: 冷漠,唯利是图。可见他们的改造只是为港人披上了一件皇帝的新衣。不过,呵呵,好歹还有那么一件外衣,比上海人可是好多了。 毕竟香港还是做了努力的,起码在交通,公益事业,思想改造和法律规范上收到了一定的成效,这些确实值得内地学习。

   今天早些睡,明天还要抽出时间来去中环看看然后就回深圳了。

  

上一篇:雄达邦——神奇的红杉林
下一篇:大河之国 孟加拉印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