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孟加拉 > 孟加拉

孟加拉把钱借给穷人的银行家尤努斯

  没有银行家的十足派头,也没有经济学家的儒雅风度,呈现在人们眼前的穆罕默德•尤努斯总是披挂着传统的孟加拉长衫加上浅色的坎肩,还有他那满头的华发和开心的笑容。不过,当我们走近这位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时,强烈感觉到的是从其身上爆发出来的非凡智慧与勇气。

   大学教授的困惑

  

    现年66岁的尤努斯出生于孟加拉最大的港口吉大港,这是一个有着三百万人口的较为发达的商业城市。与当地许多人一样,尤努斯的父亲和母亲长期在珠宝制造行业中摸爬滚打,并最终为自己的孩子成就了一个十分殷实的家庭财富背景。也许按照一般人的推断,从吉大港大学经济专业毕业的尤努斯肯定会接过父辈手中顺风顺水的商业舵轮,然而,当尤努斯登上主席台从导师手中接过硕士毕业文凭并听到老师和同学们为自己爆发出雷鸣般掌声时,他最终还是选择留在了母校。两年后,尤努斯获得了富布莱特奖学金的资助,远涉重洋到美国田纳西州范德比尔特大学深造,并最终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而令尤努斯喜出望外的是,就在毕业前夕,自己接到了田纳西州大学经济系的邀请。

    1971年,孟加拉解放的隆隆炮声传递到千里之外尤努斯的耳里,这位难舍乡土情怀的年轻学者毅然向田纳西州大学递交了辞呈,回到了孟加拉吉大港大学经济系。昔日的母校也张开了热烈的怀抱拥抱这位海外学子,并将经济系主任这份领导职务破格送到了尤努斯的手中。

    一次意想不到的自然灾害让尤努斯开始彻底重新认识和反思自我,并最终改写了他的职业生涯。1974年,孟加拉发生特大饥荒,成千上万人因饥饿而死。看着一墙之隔的校园外成群的乞丐和遍地饿殍,远离贫穷的尤努斯第一次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揪心之痛。时隔近30年,尤努斯在自传中吐露真言,“我是教经济学的,我的梦想就是让人们有更好的经济生活,于是我常常扪心自问:我在教室里所讲授的课题到底有什么实质的好处?因为我教给学生的全都是一些关于经济学的理论,而当我真正走出教室时,看到的却是人民深重的灾难,骨瘦如柴的人们奄奄一息,整个国家都陷入了困境。所以我一定要走出大学校园,到村庄中去。”

    逃离了象牙塔的尤努斯开始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对贫困与饥饿的研究中。而苏菲亚意外闯入尤努斯的视野让尤努斯的心灵再次发生了激烈的震颤。这是乔布拉村一个生有3个孩子年轻农妇,每天从0者手中获得5塔卡(相当于22美分)的贷款用于购买竹子,编织好竹凳交给0者还贷,每天只能获得50波沙(约2美分)的收入。苏菲亚每天微薄的2美分收入,使她和她的孩子陷入一种难以摆脱的贫困循环。面对着此情此景,尤努斯感到了自己作为一名经济学教授莫大的自责和羞愧。他在自传《穷人的银行家》中这样写道:“在大学里的课程中,我对成千上万美元的数额进行理论分析,但是在这儿,就在我的眼前,生与死的问题是以‘分’为单位展示出来的。什么地方出错了?!我的大学课程怎么没有反映苏菲亚的生活现实呢!我很生气,生自己的气,生经济学系的气,还有那些数以千计才华横溢的教授们,他们都没有尝试去提出并解决这个问题,我也生他们的气。”

    心急如焚的尤努斯拉着自己的一个学生发疯似地在村里搜罗如同苏菲亚那样依赖放贷的人的名单,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列出的42人的清单上写着,借款总额为856塔卡,不到27美元。而几乎没有作片刻的犹豫,尤努斯从口袋中掏出了27美元分给了名单中的42个人,人们如同遭遇奇迹一般欢天喜地地接受了。

    看着大家的反应,尤努斯并没有以救世主自居。他想到的是:“如果你可以用这么少的钱让大家这么欢喜,为什么不为他们做得更多,为什么不为更多的人做得更多?”他拔腿跑向了当地的银行。在与银行家们展开了长达6个月的辩论后,贾纳塔银行终于答应给予贷款,条件是:尤努斯作为所有贷款的担保人。

    为穷人开银行

    在银行向乔布拉村的穷人们贷出款项的最初一段日子里,尤努斯的心中的确充满了不安:穷人们能够按时还款付息吗?然而,最终的结果让尤努斯大吃一惊:那些贷款者几乎都在一年或六个月的规定期内将钱还给了银行。尤努斯于是请求银行向其他村子里更多的穷人发放贷款,可银行说什么也没有答应尤努斯的要求。道理很简单,一个村子里的穷人可以按时还款并不等于其他村子里的人也能做到,而且尤努斯也没有那么大的担保能力。

    我为什么不能建立一个银行,专门为穷人进行服务呢?一个大胆的设想掠过脑际时。说干就干。尤努斯以最快的速度将报告递交到了政府审批部门。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尤努斯在等待着政府批复的结果。

    一次突如其来的政变中,恰巧在孟加拉乡村发展学院的尤努斯和所有人都被禁止离开,他邂逅了在美国时认识的好朋友,当时巴基斯坦驻华盛顿大使馆商务参赞穆希思。尤努斯满怀热情的向这位老朋友讲述自己的理想。出乎意料的是,几天后,穆希思被认命为新政府的政务大臣。尤努斯创办穷人银行的报告也随之批复了下来。尤努斯清楚地记得,这一年的是公元1983年,而此时距离自己第一次递交申请的时间已经相距7年。

    尤努斯将自己的穷人银行命名为“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语中,“格莱珉”是乡村的意思。岁月也为格莱珉铺就了通向成功的红色地毯:1277个分行和12546个员工,如此庞大的的乡村银行网络让包括在尤努斯在内的所有建设者们引以为荣。更令尤努斯激动地是,遍及全国近7万个村庄的格莱珉分行网络已经为600多万孟加拉国人提供了总价值60亿美元的贷款,而且其中有58%的借款人及其家庭已经成功脱离了贫穷线。

    的确,我们生存的世界中并不缺乏乐善好施的有钱人,比如捐出大半家财的股神巴菲特,比如创办慈善机构的全球首富比尔•盖茨,与他们相比,尤努斯肯定是要“吝啬”多了——这位一生以帮助穷人为己任的人,却从没有对乞丐施舍过一分一毫。因为,在尤努斯看来,像慈善家般那样对待穷人,只会让穷人产生享受免费午餐的惰性,而用商业方法运作,用盈利来帮助更多的人,让穷人自己培养自我生存的能力对摆脱贫穷更为有效。

    让我们看一看尤努斯的成功妙招吧。以格莱珉“扶助乞丐项目”为例,加入该项目的乞丐首先必须有一部手机,他们可以向银行贷款143美元买一部手机,无息部分的还款时间在两年以上,另外,每个月支付2美元的服务费。银行收取的利率是10%。银行并不是要求乞丐们立即停止讨要,只是鼓励他们在向别人伸手要钱的时候,可以尝试着问需不需要打个电话,从而收取服务费,用于偿还贷款和自立生活。这个创意转变了乞丐单纯乞讨的身份,让他们变成了对社会有用的服务者,乞丐们也在这种新型工作方式中体会到了自己的价值与做人的尊严。目前,已有6万多名乞丐加入到了格莱珉银行的各种自助项目之中。

    不少人怀疑格莱珉银行的推广价值,认为其有着浓厚的地域特色,其成功经验不可复制。但客观事实颠覆了这种推断。不只是孟加拉,从马来西亚、印度、斯里兰卡到玻利维亚……,全球有23个国家仿效格莱珉模式建立了自己的农村信贷体系,就连美国这样现代金融高度发达的国家,也成功地建立了格莱珉网络并有效实施反贫困项目。

    从27美元到60亿美元,从最初向42人慷慨解囊到如今为600万穷人提供资金支持,尤努斯以自己的始终如一的行动创造了一个非同凡响的格莱珉世界,使成千上万的穷人摆脱了贫困,看到了改变生活改变命运的希望。正如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在为尤努斯的颁奖文告中所称:持久的和平,只有在大量的人口找到摆脱贫困的方法后才会成为可能。

    向传统说“不”

    一个真实故事可能让许多国家的银行家们不会轻易忘掉:在一个非常正规的国家银行界人士会议上,穿着拖鞋的尤努斯说,我发现今天来的1都是穿皮鞋的,而我是做小额贷款的,做小额贷款是与老百姓打交道的,在孟加拉国乡下老百姓很穷,很多人是赤脚的,我很大部分时间是走村串户,我已经有拖鞋穿,所以我穿拖鞋来。做好小额信贷,不能与正规金融的程序一样,就如不能穿皮鞋到稻田去一样,一定要拖鞋。我是反传统的,小额信贷也是反正规金融传统的。

    诙谐中夹杂着调侃。此时的尤努斯绝非妄自菲薄的自吹自擂,更非惟我独尊的胡言乱语。只要人们稍稍循着传统的路径进行分析,就不难发现尤努斯不按规则出牌的过人之处。

    传统的商业银行的总是想像每个借款人都打算赖帐,于是他们用繁密的法律条款来限制客户,保证自己不受损失。尤努斯却有相反的哲学。“从第一天我们就清楚,在我们的体系中不会有司法强制的余地,我们从来不会用法律来解决我们的偿付问题,不会让律师或任何外人卷进来。”

    传统的信贷哲学已经将贷款抵押担保作为一种顽固的习惯,因此,在未获得任何抵押的情况下向穷人发放贷款一向被传统的银行家普遍认定为一件行不通的事。在这些人看来,穷人根本没有还款能力,向这些穷人贷款注定得不偿失。尤努斯创建的格莱珉银行正好相反。“如果我们把给予富人的相同或相似的机会给予穷人的话,他们是能够使自己摆脱贫困的。穷人本身能够创造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

    传统的银行家只是将眼光盯住那些规模大实力强的企业家,而不屑于与那些小额贷款需求者打交道。格莱珉银行却反其道而行之。他可以向穷人放出几十美元的贷款,并根据穷人的愿望和需求出发来安排和调整格莱珉银行的贷款计划。

    一个又一个的现代金融体系中的潜规则被尤努斯无情地颠覆,但这不意味着尤努斯的莽撞与盲目。因为,深植于尤努斯思想世界之中的有两个不可动摇的信念:穷人是用信用的以及贷款应作为一种1加以促进。在《穷人的银行家》中尤努斯这样写道:“我们确信,建立银行的基础应该是对人类的信任。格莱珉的胜败,会取决于我们的人际关系的力量。”“我们宣布了一个长久的金融隔离时代的终结。贷款不止是生意,如同食物一样,贷款是一种1。”

    特立独行的尤努斯如今完全可以为自己的离经叛道增添更多的鲜活元素:格莱珉银行现在每年发放贷款的规模已经超过8亿美元,平均贷款额每笔是130美元,还款率达到了99.89%,并且连续9年保持了赢利记录,远远高于世界上公认的风险控制最好的其他商业银行。

    将信念贯彻到底

    从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到到一个满头挂满银丝的老者,从一名遨游于知识殿堂的教授到穿梭于乡间田野的银行家,岁月带给尤努斯的不仅是年轮的迭加和职业的更替,同时让尤努斯深刻体尝到了建树一种全新事业的艰辛。

    正如尤努斯所言,创办格莱珉银行“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改变人们的观念。”乡村银行自创立之日起,尤努斯就给自己制定了目标——确保一半的客户是妇女。但是孟加拉是一个典型的男权和宗教禁忌的国家,妇女的社会地位受到极端的歧视和打压,她们甚至不能接触外人、不能碰钱。在这种情况下,让妇女从乡村银行贷款,并不是一个容易达到的目标。为此,尤努斯做出了很多努力。最初,他主动上门招揽生意,隔着高墙大喊:“请你贷点款吧!”他还因此被人误认为是在0良家妇女,多次受到人身攻击和威胁,即便如此,尤努斯也没有轻易地放弃。

    不断的努力总算换来了令人满意的回报。6年之后,到格莱珉银行贷款的妇女终于达到了借款人的一半。而现在,格莱珉银行贷款的600多万人中有96%是女性。那些依靠格莱珉银行贷款的妇女不仅提高了自己的经济地位,妇女们也由此慢慢赢得身边人的信赖和尊重,孟加拉国严重的男尊女卑思想也开始得到了稀释和转变。

    赢得举世公认的成就足以让尤努斯在所有的挑战和质疑者面前挺直腰杆,但尤努斯不会为眼前的鲜花和美酒停下匆匆而行的脚步。尤努斯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让格莱珉银行中剩余42%尚未脱离贫困线的借款人能在未来10年内脱离贫困,而到2030年,尤努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贫困“最终送入博物馆。”

  

上一篇:孟加拉流行疾病及社会治安
下一篇:孟加拉关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