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缅甸 > 缅甸

缅甸: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佛国

  从1990年起,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缅甸没有民主为由,开始了对缅长期的政治施压和经济制裁。《缅甸自由与民主法案》、“1前哨国家”等一系列制裁措施和标签,似乎将缅甸逐渐深埋于与外界隔绝的热带丛林之中。e时代的人们对这个“神秘”起来的东南亚国家,越来越陌生。一年前,受报社委派,记者来到这里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先前脑海中“金三角及1”、“翡翠和赌石”、“西方长期制裁下的民不聊生”等几个有限的主题词,竟一扫而空浑然不见了踪影。

  

  身在其中,观察和感受周遭的一切,才忽然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值得敬佩和尊重的、微笑又平和的佛教国度。这里的大多数人虽然不富有,但天性隐忍、按部就班、乐观满足地生活在现世修行和对来世的无限憧憬中,独特的信仰和文化造就了此间别样的风情。

  “钟声佛号闻十里,路上行人半是僧”

  缅甸是当今佛教文化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佛教于公元前三世纪自印度传入,长盛不衰。1948年脱离英联邦正式宣布独立的吴努政府在第一部宪法中就明文规定:“国家承认佛教为联邦大多数公民信仰之宗教的特殊地位”。现在5700万人口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居民笃信小乘佛教,因而有学者曾称“佛教文化就是缅甸文化”。

  僧尼多、佛塔多、寺庙多,是缅甸佛教文化的特色。50万僧尼,让人无处不见出家人;举目可见的寺庙,让你无处不闻诵经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佛塔,有人说:把大大小小的佛塔排列起来,可以从缅甸的南疆排到北部边陲,绵延1500多公里。在被誉为“万塔之城”的中部小城古都蒲甘,有5000座佛塔,据传最多时曾达40多万座。历经沧桑900载以上的佛塔现在仍有两千多座,当真是“手指之处必有浮屠”!

  缅甸佛教徒坚信建佛塔可以造福终生,修福来生。因此第一大城市仰光有不少知名的佛塔,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大金塔、和平塔和小金塔等。闻名于世的大金塔,堪称缅甸佛教文化的经典杰作。塔高110米,周围有64座小塔环绕。最为神奇的是大金塔塔身贴满超过7吨重的金箔,四周挂有1065个金铃、420个银铃,在塔顶的金伞上还镶有5448颗钻石和2000颗翡翠。当地朋友开玩笑说,虽然被西方制裁多年,缅甸仍然相当“富有”,因为在当今世界上其他哪个国家又能找出如此奢华壮观,珠光宝气的佛塔呢?大金塔相传为珍藏八根佛发而始建于公元前5世纪,历经各代修葺扩建,才现今日伟姿,是缅甸人非常引以为豪的圣地。

  为了纪念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1956年第六届世界佛教大会在仰光举办,提前四年动工修建的和平塔由此诞生。后来人们又制造了12尊姿态各异的佛像,穿着各国传统服饰,非常有趣。和平塔成为仰光人时常居家拜谒的另一所在。

  从古到今,广场向来都是城市的心脏和窗口,只有来到城市的主要广场才算真正抵达城市。仰光市政厅前的城市广场中央有两座最显眼的建筑物,一座是著名的小金塔——苏雷佛塔,不远处与之相对的是独立纪念碑。由此足见佛教与国家民族自立,对于缅甸人民及政府有着何等重要的意义。

  当代版“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之所在

  在仰光居住一年来,鲜有民间恶性暴力犯罪案件的发生。这里少有其他东南亚大城市的喧嚣繁闹,情色夜总会、各类1、灯红酒绿的广告牌等均在取缔之列,晚间九时行人便逐渐稀少,令西方游客恍若进入另一世界。一家知名海滨度假村的宣传海报如是写道,“没有喧嚣,没有纷扰,没有网络,没有按摩,全缅最知名的额布里海滩在宁静地等候着您的光临。”

  缅甸属于热带季风气候,全年没有冬季,只有热季、雨季和凉季,年平均温度25摄氏度。因此无论男女都常年身着筒裙,男子穿的叫“笼基”,女子的叫“特敏”。因为没有裤兜,男子一律把长方形钱包往后腰一别。缅甸币值小,加之塞满各种证件,腰包总是鼓鼓的,不过却没有人担心钱财会不翼而飞。此外,记者曾不止一次在街头亲眼看到,有人手提装满成捆缅币的透明塑料袋“招摇过市”,而路人竟几无侧目者。不止一位当地朋友以骄傲的语气说,仰光治安好,甚至比世界其他发达城市还要安全。即使缅甸人知道你带的皮箱里有很多钱或金银珠宝,他们也不会打你的主意。

  缅甸实行二手车进口政策,路上满眼是来自日本的“祖母级”旧车和各式“拼装”汽车,由于市民的温顺礼让、恪守交规,熄火抛锚者随处可见,重大交通事故却不常有。每每驾车行驶在并不宽阔、时有颠簸的仰光街头,常想这确实是一个时时令人萌生敬意的民族。人们礼貌有加,低调谦恭,平和顺从。

  弓腰欠身颔首是大众清一色表示恭敬友善的常规形体语言。无论是超市还是小商铺的服务员都热情忍让,对即使不买东西的顾客也将道谢挂在嘴边。他们多数人可能还很贫困,却能快乐地生活在现实中,对外国人保持着一种独有的主人的自尊。

  记者去年7月底曾面对面简短采访过谭咏麟,这位近年来首位到仰光观光旅游的香港明星是第一次受朋友之邀前来参加珠宝玉石展。他对缅甸和缅甸人赞不绝口,直说跟原来想像的不一样,要介绍更多朋友来。

  风灾过后,花园城市风采依旧

  繁茂的古树、干净整洁的街道、遍地的常绿植物、随处可见的盛开着的鲜花,林木深处隐约露出一角的一幢幢英式红砖建筑,特别是静卧于市区中央的大湖和茵雅湖两个清澈的湖泊……仰光“平和之城”(战乱平息)的原意当真名副其实。上世纪五十年代,建国初期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曾亲自率领自己的团队前来作为“东南亚花园城市”的仰光学习城市规划。

  5月2日强热带风暴侵袭之后,仰光市内一夜之间倒下数千棵大树,令人惋惜不已。很多楼房和建筑便在多条干道两侧凸显出来,原先的政府部门人去楼空,衰败的景象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毕竟已迁都多时。市民们反倒平静坦然得出奇,就像对待自己的城市突然失去的首都地位那样,面对几百年不遇的天灾,怨天尤人、哀叹命运、牢骚满腹的情形少之又少。他们逐渐恢复着往日的生活,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上天也仿佛格外厚待这个城市,没过多久,很多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残留树木,在雨季每日充沛的雨水滋润之下,又纷纷吐出新芽。满眼的绿色仍在,顽强的花儿仍在盛开。

  外界隔绝着缅甸,但缅甸人对外界并不陌生。仰光闹市区街头偶尔可见身着英超曼联标志T恤的本地时髦小伙,影院里也时不时放映着《蜘蛛侠》之类的美国好莱坞大片,来自中国及韩国的电视连续剧是民众的宠儿,为这座没有肯德基和麦当劳的城市平添着现代元素。和中国一样,每当放学时,各个学校门口便排起接送孩子的车辆长龙;和很多国家一样,这里也有唐人街和关帝庙,由于与印度毗邻,还能在印度街上看到几座印度神庙。

  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 中缅胞波情谊深

  中缅两国是有着2200公里边境线的近邻。陈毅元帅曾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赠缅甸友人》:“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彼此情无限,共饮一江水;彼此为近邻,友谊长积累。不老如青山,不断似流水……”形象地描绘出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缅甸是最早与我国建交的国家之一,敬爱的1总理曾九次正式出访缅甸,并称赞两国关系是睦邻友好的典范。

  缅甸人民自古以来就亲切地专称中国人民为“胞波”。关于“胞波”的来历,我国驻缅使馆文化参赞王瑞青还专门向记者讲了一个美丽传说。据缅甸史书《琉璃宫史》记载,早在帝释时代,太阳神后裔与龙公主邂逅相爱,之后龙公主生了三个龙蛋。一个沿着伊洛瓦底江向南漂流,孵化而出成为英才盖世的萨牟罗国王;一个龙蛋漂至中国,之后成为中国的皇后;另一个龙蛋触地而裂,变成宝石,从此使缅甸以“宝石之国”驰名世界。因此,“胞波”意为“同母所生”之意。

  众所周知,缅甸翡翠为世界玉石之最。但缅甸人却喜好黄金,中国人对缅玉之偏爱堪为世界之最。缅中民间广结“玉缘”大概也是由于同为“胞波”兄弟之故吧!

  八十年前,与亚洲渊源颇深的美国前总统胡佛曾由衷感慨道,“缅甸人是亚洲唯一真正感到幸福的民族”。时至今日,整个缅甸的主流社会仍完整地保留了传统的文化,特别是在信仰上,受西方的影响很小,秉持着原来的佛教。可惜,胡佛的后人及其同道似乎忽视了这种文化生命力的顽强。

  

上一篇:曼德勒--神秘的缅甸古都
下一篇:缅甸人的独特婚俗,要先同居然后结婚

.